笔趣阁

第一千一百章 西西里世界

一行白鹭上青天 Ctrl+D 收藏本站

    西西里世界。

    “魔鬼树的根,已经蔓延到我们脚下,我们没有希望了。”

    磨崖山修道院,一个高瘦刚正严肃男人,手持宽柄大剑,边缘处有些青铜锈迹,散发着绿色幽光,光晕将男人笼罩,话语中说不出的悲凉。

    在男人的脚下,是由磨崖山最坚固岩石铺成的地板,山顶混合着冰渣的寒风吹过,将男人无助而绝望的眼角湿润冻结,“咚”的一声,竟突然跪倒了地上。

    前面是一尊威严女性雕像,坐在高大石椅之上,左手一个璀璨宝石,象征着指引光明,右手一柄至尊王剑,象征着西西里古王朝至高王权!

    咚、咚、咚、咚……

    一名拄着木杖的老妪走了进来,佝偻着弯背,两只浑浊之眼白茫茫一片,半边脸的肌肤被什么烧毁,露出里面的肌肉纤维组织,狰狞可怖。

    “西西里大帝是这个世界古往今来历史中,有记录的最强者,一千年前,西西里大帝率领这个世界最精锐军团与巫师世界结盟,抗击一个强大邪恶入侵敌人后,就再也没有回来,现在连我的生命也即将走到尽头。”

    老妪每走一步,脚下都泛起一层淡黄色光晕,大地之上蒸发出一丝丝地脉灵气,被这副散发着死气的躯体吸收,弥补入满是褶皱的肌肤中。

    老妪走到这个高瘦男人旁,朝着雕像微微鞠躬,一声轻不可闻叹息。

    “它的根在下面撕扯着这里汇聚的灵气,即使是在灵尊棺内,我也无法弥留这最后一口气了。”

    老妪似乎在向这个男人解释着自己出来的原因。

    高耸颧骨凹陷眼窝眼中惊讶隐去,男人低沉道:“如果不是西西里大帝带走了这个世界所有的精锐后杳无音讯,那些领主贵族又不断进行着权力战争,大陆混乱一片,让那株魔鬼树平安渡过了最脆弱的幼年时期,这个世界怎么会陷入如今的被动之中!”

    “你还在怪罪大帝当初没有带走你?”

    老妪听出这个男人口中的哀怨,白茫茫浑浊之眼看向这个男人。诡异神秘。

    男人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站立着,看向那尊威严雕像,回忆着曾经少不更事自己眼中那集智慧、威严、美丽、品德于一身的完美女人。当初的自己还只是一个朝气蓬勃英姿少年,如今虽以成为这方大陆最顶级高手之一,却仍无法忘记大帝姿容。

    这个世界,在也没有人能够达到大帝一剑贯穿山脉的无上圣力层次。

    “你错怪她了,她是我最满意的弟子。心思细腻,智慧出众,留下当时已经有所成就的你,是因为她要为这个世界留下一些希望,西西里王朝与那个遥远而强大巫师世界签署命运契约,无法背叛,西西里大帝却也同样要为这个世界的未来留下希望。”

    握着剑柄的粗燥大手紧了紧,男人难以置信的看向老妪。

    “希望?我……”

    正欲说些什么,两人脸色同时一变,骇然的感受着整个世界的震动。

    从海洋峡谷到波澜壮阔海面。从地心熔岩到山峰之巅,从毫末之间到世界本源,仿佛一个无比庞大之物狠狠的装在了这个世界上,暴躁的震动让这个世界内的一切都感到彷徨不安,仿佛末日即将来临。

    “该不会是……”

    老欧与男人一同向天空飞去,在磨崖山高空眺望,天边尽头,风起云涌,电闪雷鸣,隐隐能够看到一个庞然大物隐约轮廓。

    “西西里大帝!?”

    两人同时想到了那个名字。根据历史典籍记载,西西里大帝的力量已经超越了个人的极限,达到出手天地变幻的层次,一招一式。都伴随着世界的力量,再精妙的招式在她面前,也抵不上一剑之威,再快的速度,也不及她近乎缩地成寸之力。

    那是已经完全超越了剑圣的境界层次,在那种超凡领域。最顶级剑圣奉为传说的境界,人们将之命名为剑神!

    而在天边尽头的风云变幻狂暴之力大帝上,正有一株高不知几千米参天巨树,伸展着它蓬勃身姿,枝干叶片苍翠欲滴,无数的全新生命体正在以这株巨树为中心,进行着生命繁衍,进化规则历程与西西里世界截然不同。

    剑士与老妪吃惊中,快速向那边飞去,难道真的是西西里大帝!?

    …………

    开启千米真身,格林扒开世界之衣漏洞后,俯瞰着世界内这株世界树子体。

    “嘶……竟然已经成长到这般地步!?”

    原本听世界树分身说这个西西里世界内的种子,百年时间不过成长到三级而已,格林并未放在心上,以为又是一个与活性化世界般的轻松任务,只需要打开世界漏洞后就一切顺利。

    然而,当搭乘世界树分身横跨虚空来到西西里世界的格林,自信满满打开这方世界之衣时,真理之面感知下大吃一惊!

    单单是这株三级世界树躯干,便已经拥有七环圣塔生命树一般体积,参天入云,并且无时无刻不在成长着。

    而透过真理之面,强大感知力透过大地表层,这株世界树网状的根系四通八达,蔓延至世界遥远感知尽头,想要将这个世界树子体转移出这个世界,几乎是相当于搬运出小半个大陆,这是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即使是对于现在的格林!

    足足小半个沙漏时间后,格林扒开世界之衣的六条黑色火焰手臂缓缓收回,任由世界之衣裂缝从新弥补愈合,戴着真理之面长着牛角的头颅,转头望向虚空中的世界树分身。

    虽然能量纯度天差地别,但就世界内外两者承载体积而言,却已经极端相近。

    “有困难?”

    世界树意志问着。

    “不,这根本就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这棵世界树子体体积实在太过巨大,我没有能力帮助它。”

    似乎对此已经有所准备,世界树分身磅礴意志低沉道:“它还没有学会凝结再生世界本源能量,也就是说,它还只是寄生在这个世界的树,而非世界树或者树世界,那么……等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