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 诡异遭遇

一行白鹭上青天 Ctrl+D 收藏本站

    茶壶建筑一共三层,首先是映入眼帘的一层大厅。

    大厅中,散发着一股怪异的香味,似乎是一种植物气气味,即使以格林对巫师世界分离的一万余种气味图谱无比熟悉,却也无法对这种气味进行准确判断,这是一种气味图谱之外的气味。

    哗哗啦啦……

    大厅正中央,一汪水池,水池中央一座假山,假山上正有一尊两米高的类人生物男孩雕像,下体处源源不绝流淌着清澈水柱,哗哗啦啦落入水池中。

    咕咕咕!

    一只青蛙在水池边缘鼓动着下巴,在格林双眸望过去的瞬间,扑通一声,跳入水池中。

    辛巴率先一步走了过去,格林则真理之面满是凝重,明明没有在这里发现任何生命,那只青蛙,是怎么回事!

    “吼,泯灭巫师,快看这些鱼!”

    鱼?

    真理之面黑白色点与线结构中,水池里空荡荡一片,什么也没有,但辛巴显然不会欺骗自己,格林谨慎中一步步走了过去,看向水池中,顿时三色光眸放大,身体微微一僵。

    真的有鱼,而且足足有二十余条!

    这些鱼,每一条体长大约两米左右,鱼的其他部分与巫师世界普通鲤鱼没有太大区别,诡异的是,这些鱼竟然有着人类的一双嘴巴,红色嘴唇,门牙、犬齿、槽牙,还有那淡粉色牙龈,正在水面上吐着泡泡。

    “也不知道这些鱼的口味怎么样。”

    辛巴说着,一支狮爪便向下捞去,啪嗒啪嗒,怪鱼在石砖地板上挣扎着,尾巴不停的乱甩,带着浓浓腥臊味的水珠乱飞。一双大嘴似乎在祈求着不要吃我。

    “别……”

    格林正欲阻止,辛巴却已经一口咬下,吞食着这个对于它来说。两三口就下肚的零食,这条怪鱼竟然发出了婴儿哭声。

    “味道不错!”

    “噗通”一声。辛巴竟然再次捞起了一条鱼。

    贪婪的吞食着,格林摇了摇头,作为巫师,果然没有办法适应这些野蛮被动进化生物的生活行为,即使已经接触了一年有余。

    这些怪鱼在格林真理之面中没有任何迹象,实在太诡异,未确定它们的食用性前,格林不会有任何接触。

    恩!?

    格林再次抬起头。猛然发现,假山上的小男孩雕像似乎和之前不太一样了,好像头颅稍稍移动了一点,青灰色的眼珠一直在注视着自己,下体的水柱仍然在“哗哗啦啦”不停的流入水池中。

    盯了这个小男孩雕像好一会儿,一人一雕像对视,诡异的氛围。

    一旁的辛巴似乎对水池中这种怪鱼吃上了瘾,不停的吞食着,格林摇了摇头,正欲叫上辛巴一起继续看看楼上。突然“咚”的一声,房间里一个挂钟的钟摆开始报时。

    然而即使如此,辛巴却也不为所动样子。

    “真的太好吃了。吼,泯灭巫师,你真应该尝尝,我从未吃过如此好吃的食物”

    辛巴兴奋极了,格林摇了摇头,将口中话语咽了回去,低沉道:“那你小心点,虽然没有感到什么危险,但我总觉得这里好像不对劲。”

    格林说着。一个人自顾自的来到房间挂钟前。

    这个“咚”、“咚”、“咚”报时的挂钟,外面一层青铜锈迹。有一些分不清什么具体品类的花纹装裱,左上角又一只布谷鸟装饰。似乎是用*布谷鸟风干制成的标本,看起来惟妙惟肖。

    而挂钟里面的钟表时刻,则一共有三十六格,而且并非均匀分布,十分奇怪,不知道是那个世界的计时时间,那个世界又有什么样的规则。

    在挂钟前研究了一会儿后,格林皱了下眉头,辛巴竟然还在吞食着那些怪鱼,一点也没有要跟着自己上楼的样子。

    “不上去看看吗?”

    格林的问话,辛巴并没有理会。

    嘎吱、嘎吱、嘎吱、嘎吱……

    木质的楼梯,踩在上发出朽木的支撑变形声,格林扶着楼梯把手,沿着环形一点一点向二层走去,与此同时,楼上的“嘎吱”、“嘎吱”声,隐隐传来,竟然与格林脚下的“嘎吱”声渐渐合为一体,像是在寻找着格林的节拍一样,格林停下,上面的“嘎吱”声,也随之停下了。

    哈……

    似乎有人在自己脖颈后面哈气,有些湿冷,这般把戏,倒与黑索塔学院中的破败之塔黑暗楼梯有几分相似。

    “哼。”

    一口气不停踩着发出“嘎吱”、“嘎吱”木质楼梯,格林上了二楼。

    空旷的房间,除了一张巨大的金色狮皮地毯外,木质地板上,一个摇摇椅正在不停“嘎吱”“嘎吱”摇晃着,却是一个大青蛙叼着烟斗,耷拉着眼皮,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

    “欢迎远道而来的客人,自从上一次后,我已经十几个纪元没有和一个陌生人交谈了。”

    大青蛙一边吐着烟圈,一边说着。

    然而,格林却目不转睛的盯着地面的这张金色狮皮地毯,一副难以置信神色,好一二会儿后才反应过来,阴沉道:“你是谁?”

    这张狮皮地毯,赫然是辛巴的皮毛,但格林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这种荒诞事情的发生,即使是这所谓的次元食道!

    “我是谁?谁是我?是谁我?是我谁?谁我是……”

    只见这只老青蛙肚子越来越大,仿佛就要撑不住了的样子,“嘭”的一声,整个身体散落成遍地小青蛙,“呱呱呱呱”跳着,钻进了狮皮地毯下面,紧接着这个狮皮地毯仿佛获得生命活了起来,以那扁平的姿态。

    “辛巴!”

    格林向楼下咆哮了一声,没有任何回应。

    “我好饿,泯灭巫师,我真的好饿……”

    这张狮皮地毯哀嚎的咆哮着,一边是可怜,另一边却是被饿疯了的疯狂,扁平的地毯站了起来,低吼道:“你为什么不让我吃了你,你明明那么美味,为什么!?”

    随着狮皮的吼声,地面上木质地板竟然缓缓出现了一个狰狞扭曲笑脸,而这张狰狞扭曲笑脸,似乎有点熟悉,想了好久后,格林突然想起了一点遥远模糊记忆。

    这……

    这竟然是当初在东珊瑚岛毕瑟尔城,被阿罗沃滋巫师那只红眼青蛙一口吞掉的子爵府老管家,幼年时期格林最痛恨的刻薄家伙。

    地板上,这张狰狞人脸笑得那般阴沉,凝视着格林,稀松的头发在不断抖动中,竟然从地板上冒出了几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