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 浊蜥猎食者(上)

一行白鹭上青天 Ctrl+D 收藏本站

    冰冷的眼眸中央是一条束瞳,透出冷血动物的特有冰寒。

    远处突然出现的不加掩饰凛然压迫力,让贯穿之门附近十二猎食者之一浊蜥,蓦然睁开了沉眠许久的眼眸,打破了已经沉寂几十年的寂静。

    “嘶嘶嘶!”

    口中伸出一条红色芯子,浊蜥仿佛嗅到了空气中的危险味道,沉眠中保护着躯体的四双翅膀逐渐展开,露出里面缩成一团的蟒蛇身躯,密集的细鳞宛如水晶之石,让其有了半透明体魄,缩成球的庞大躯体,渐渐舒展开来。

    凝望着前方半空中,打扰了它休眠的七个渺小身影,浊蜥知道,又是一个企图成为猎食者的挑战者。

    然而与曾经那些已经进入它腹中的挑战者不同,这七个气息连为一体的诡异家伙,力量之强悍,远非之前那些挑战者能够企及。

    “竟敢惊扰吾之沉眠,渺小的东西,你也是来挑战吾之王位的吗?”

    虽然一共有七个身影,但已经抬起鳞甲头颅,庞大身躯居高临下俯瞰的浊蜥,却将束瞳眸光凝聚在最中间那个扭曲着四面八方光暗的神秘身影之上。

    此刻随着躯体从蜷缩成一团的球状彻底舒展开来,水晶蛇尾不经意间便“嘭”的一声,落在大地之上,一条沟痕蔓延,显示出其体内蕴藏的爆炸性力量。

    作为由最初跌跌撞撞,到此时已经达到自身进化巅峰的存在,浊蜥在次元食道的长期沉眠,为它带来了悠久而漫长生命,浑厚的底蕴,它有自信,自己已经成为广袤无垠次元食道中真正最顶级强者之一。

    “桀桀桀桀,我对这里的贯穿之门很感兴趣,不过听说只有在这里成为猎食者,才能获得贯穿之门世界之心碎片掠夺权,所以……请你自己让开。或者被我杀死,并将你的尸体做成实验标本用来威慑后面敢于挑战我的人。”

    六具泯灭之源分身神色各异,有傲然而笑的,有淡漠凝视的。随着格林的脚步,不断向着浊蜥缓缓靠近。

    “嘶,小东西,是时候让你体会一下贯穿之门猎食者的可怕了!”

    浊蜥已经由最初的沉重,转变为你死我活的毅然。伴随着这声愤怒咆哮,“嗡”的一声,蛇尾猛的化为残影,仿佛划破空间一般,除了戴着真理之面的格林外,其他六具泯灭之源分身竟然全都没有反应过来。

    “靠……”

    “嘭”的一声,一具泯灭之源分身仿佛炮弹一般,被蛇尾一瞬间抽飞了不知道多远,划破天空消失了。

    格林本体感应中,那具泯灭之源分身并无大碍。冷笑连连中,极度深渊魔法杖杖尖汇聚出一朵泯灭火焰,噼里啪啦,伴随着令人不安的高频率震荡,扭曲四面八方光暗的黑色电弧一闪即逝。

    铺天盖地的浊液,那是浊蜥的本源之力,具有侵蚀思维的能力,对于被动进化生物尤其可怕,但对于度过心劫的圣痕巫师而言,威胁作用却不值一提。

    三色光眸快速分析着这些黑灰色液体的属性。泯灭电弧轻易穿破浊液之墙后,“噗”的一声,在格林精妙入微控制下,正中浊蜥水晶鳞甲的心脏位置。

    “竟然拥有如此强大防御能力。没能消泯洞穿!”

    不提格林惊讶于自己泯灭电弧竟然只能对这条浊蜥造成表层伤势,另一边,浊蜥则无比骇然之色,自己引以为傲的水晶鳞甲,竟然在这道电弧攻击下,只是单单一击。便被彻底击溃,破坏了内层一部分机体组织。

    “你……”

    而格林本体则在没有判断出这些黑灰色液体属性前,较为谨慎的避开了这些浊液污染。

    嘭!

    突然,一个泯灭之源分身的人类小不点形态,一拳轰在了浊蜥头颅上,八十五万度的可怖攻击力,霎时间让周围荡起一层刺耳音浪,连带着大地之上骸骨都碎裂了一层,让遥远处一些暗中窥视的弱小生物心惊胆战着!

    嘭!

    一道残影,另一具泯灭之源分身则一声低沉咆哮,神色冷漠的一拳轰在了浊蜥腹部,拳尖之上,竟然爆发出一股扭曲空间的力量。

    不愧为浊蜥引以为傲的水晶鳞甲,纵使泯灭之源分身一拳之下八十五万度可怖攻击,却仍然只是震荡攻击传递,没有能够摧毁这片鳞甲。

    “恩?”

    格林惊讶的发现,战斗并没有像自己所想象那般,随着六具泯灭之源分身一拥而上,将这条浊蜥彻底压制得还无还手之力后,由自己一击致命。

    其中三具泯灭之源分身被灰黑色液体染上后,纷纷一副头痛欲裂模样,痛不欲生,躯体不稳要重新化为魔力返还的样子。

    “咦,竟然能够影响到思维,这种能量够倒是具有相当研究价值,桀桀桀桀,我对你的生物标本期待更大了些呢。”

    格林阴沉沉笑着,手中一闪,突然多出一物,琥珀环!

    此刻格林本体与分身看似在本质攻击上,看似只相差二十余万度元素增幅而已,但战斗力而言,却是天然之别,这正是因为格林本体的巫器以及元素之力带来的战斗多样化增幅。

    正在这时,“咻”的一声,那具被浊蜥一尾巴抽飞的泯灭之源分身,竟然再次飞回到格林身边,虽然略有损伤,却没有影响到作战能力。

    “都怪你,非要这个时候进行凝练人祖血脉实验,害得连我们都无法展开真体,被这个家伙当做小不点。”

    这具泯灭之源分身一边朝格林抱怨着,一边看向被浊液染上,痛不欲生的三具泯灭之源分身。

    “他们怎么了?”

    “哼,你应该庆幸没有开启真体,不然现在就和它们一样了。小心它体内的毒液,千万别被沾染。”

    格林本体则在说话间,将三具染上浊液的痛不欲生泯灭之源分身,散为魔力回归体内。

    作为最纯粹的被动进化产物,泯灭之源分身只有格林最基础情绪思维,模拟被动进化的能力,因此几乎是将浊液的功效发挥至最强,沾之必死。

    没想到在这里,竟然碰到了一个极度克制格林泯灭之源分身的奇异能力。

    看似坚硬强大的东西,往往都会有其脆弱微薄的一面!

    说完,格林真理之面下三色光眸闪动,锁定住浊蜥的动态轨迹,一道元素瞬移消失了。

    “等等我!”

    “嘭”的一声,这具泯灭之源分身脚下轻易龟裂蔓延出一道百米脚印,身体一闪即逝弹出,冲向了正在被另外两具泯灭之源分身压制的浊蜥战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