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深渊魔族!

一行白鹭上青天 Ctrl+D 收藏本站

    雷霆魔眼周身,雷霆渐渐趋于宁静。

    原本无所事事的远古之心,此时竟然成为了魔羽凤凰的守护者,防止任何可能干扰其陷入恐惧幻境,将其唤醒的存在,两只企图干扰的人面蛛分身先后被阻击拦截。

    在众人的注视中,“噗”的一声,干枯的独臂木乃伊手中的糟木斧头落下了,朝着一动不动、全身鲜血淋淋的魔羽凤凰落下,正中其身体!

    “成了!”

    雷霆魔眼难以置信中,意志惊呼着,透出激动。

    由于这具魔羽凤凰躯体实在太强了,即使以恐惧魔眼的力量,也仅仅只能拖拽拉扯一小块血肉而已,并且纵使陷入恐惧幻境之中,躯体仍旧在源源不绝再生着,想要依靠这些数量有限恐惧魔眼将魔羽凤凰彻底封印,难以实现。

    如此,这具恐惧木乃伊,便是雷霆魔眼的最后手段之一。

    以其强大恐惧威慑力,若是成功,即使以眼前魔羽凤凰的强大体魄,也足以一次性拖拽入恐惧缝隙最深处。

    此时,只见随着独臂木乃伊手中糟木斧头砍在魔羽凤凰肩上,魔羽凤凰一些相对完好的肌肤上,汗渍明显多了一些,不住分泌流淌,躯体本能的再生恢复速度也明显降低,甚至就此停了下来。

    木乃伊身上的黑烟顺着手中斧头,朝着魔羽凤凰灌注着,同时,身上一只只哀嚎骷髅花纹的恶心虫子,似乎得到了什么指示,纷纷从木乃伊绷条下面爬了出来,朝着魔羽凤凰体内钻去!

    强大的体魄对于这些虫子没有任何作用,它们遵守的并非物质规则,而是恐惧规则!

    凡是被这些虫子钻进去的地方。魔羽凤凰躯体便会留下一个手指粗细黑洞,并且在缓缓向四周腐烂蔓延。

    “为什么不杀了我?为什么不让我得到解脱?为什么……”

    独臂木乃伊低邪沙哑的咆哮着,连接着其身后的绷带。则在水波镜幕内未知存在不停拖拽中,再次发出好似有人在用两块破旧糟木不停摩擦的噪音。被雷霆魔眼前的水波镜幕拖拽回散发着低沙邪笑喃昵的恐惧缝隙。

    魔羽凤凰仿佛与独臂木乃伊斧头连为了一体,任由那条水波镜幕充满低沙邪笑喃昵的腐烂绷条拖拽着,渐渐拉扯向水波镜幕虚幻之中。

    近了,更近了,越来越近了!

    只有最后一小段距离了,甚至于水波镜幕内,那些恐惧裂缝深处的怪物们已经发出了迫不及待渗人惨笑声沙。

    水波镜幕后,缩小至拳头大小的雷霆魔眼微微颤抖。

    次元食道磨炼。不知不觉,自己果然已经不再是当初的那个卑微小魔眼了!

    凝望着这具坚实强大的体魄,一根根魔羽上缭绕的精纯魔气,已经衍生到巅峰的战斗本能,雷霆魔眼气魄顿生。

    从这一刻起,能从这座蛛丝冥殿走出去的,便将是贯穿之门集结地制定新一代规则的最强猎食者!

    而自己……

    “哼哼哼哼,骗你的。”

    突然,就在雷霆魔眼兴奋至巅峰顶点之时,被独臂木乃伊被拖拽至水波镜幕最后一段距离。同样也是与雷霆魔眼最近距离的魔羽凤凰,发出一声冷冰残暴狞笑。

    或者说,是从它的体内发出!

    雷霆魔眼瞳孔骤缩。几乎想都不想,周遭雷霆大作,然而一条黑影却比它更快,无视了这些粉碎雷霆后,一支长满密密麻麻黑色细密鳞片的爪子,一把将雷霆魔眼抓住了!

    “恐惧魔眼召唤者,有趣的能力。”

    在蛛丝冥殿所有人的惊恐之中,已经被独臂木乃伊完全控制的魔羽凤凰胸口,一个婴儿般肉嘟嘟却满是黑色鳞片的类人怪物。钻出了一半。

    怪物正露出森寒大口狞笑着,没有眼睛、头颅、耳朵。却唯独有一张张开一百八十度的大口,贯穿了整个面庞。齐森森獠牙之中,一条猩红舌头伸了出来,上面还残留着咀嚼过后,一只只钻进魔羽凤凰躯体的哀嚎骷髅花纹恶心虫子的残屑。

    “深渊魔族!”

    已经在冥蛛王虚弱时期展开反攻压制的格林,见到这一幕,深深吸了一口气,三色光眸暴睁。

    是时候了!

    “拉菲美妙时光自我封印术,解封!”

    嗡!

    宏大磅礴之力自格林体内爆发,对抗着四面八方蛛丝冥殿压制力,气息节节攀升,让处于冥化尽头的冥蛛王主动追击战斗身影蓦然停在半空,已经恢复黝黑的双眸骇然。

    另一边。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魔爪之中,雷霆魔眼挣扎幅度近乎歇斯底里,整个蛛丝冥殿都回荡着暴躁雷音,一道道光暗不断闪动,惊人的粉碎雷霆将魔爪上的深渊魔气一遍遍消耗着,然而这个怪物却仿佛拥有着无穷无尽魔气一般,不为所动。

    “为什么不杀……”

    独臂木乃伊,空洞眼窝冒着黑烟,斧头砍在魔羽凤凰躯体上,口中沙哑的哀嚎再次传来,恐惧黑烟顺着斧头源源不绝灌注入魔羽凤凰躯体,希望能够影响到这个从魔羽凤凰腹中伸出一半的深渊魔族。

    嘭!

    突然,猩红色舌头直接贯穿了木乃伊脑袋!

    这个才刚开口的木乃伊,此时的恐惧与不详气息竟是那般可笑。

    随着红舌将木乃伊拽回到自己身前,这个魔族怪物没有抓握雷霆魔眼的另一只手,猛的将魔羽凤凰右肩上的恐惧斧头拔了下来,朝着这个不停低沙“为什么不杀了我”的独臂木乃伊就是手起斧落,手起斧落,手起斧落……

    转瞬之间,这个干枯木乃伊被砍成了不知道多少碎块。

    一旁原本负责守护魔羽凤凰不被人面蛛分身干扰恐惧幻境的远古之心,被这瞬间急转的情势惊骇,伸出一条光阴断层手臂,欲要救助雷霆魔眼。

    “嘿嘿嘿嘿,光阴断层?”

    脱离恐惧幻境的魔羽凤凰,发出着与腹中深渊魔族截然不同音调,却是同样的残酷邪笑,几乎是一瞬间,一只手臂上便聚集了难以置信程度的深渊魔气,快若闪电,上一刻还在蓄力之中,下一刻竟然直接插入了光阴断层之内,朝着那颗浑黄色宝石包裹的远古之心抓去!

    光阴断层以惊人速度分解着这支魔爪上的深渊魔气,随之又是魔羽,再然后是血肉,然而魔羽凤凰却不管不顾,没有丝毫停顿,只听见“噗”的一声,骸骨之爪将昏黄宝石紧紧握住。

    “啊……”

    光阴规则生物在魔气侵体的远古之心惨叫声中,扭曲着溃散开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