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 深渊魔章

一行白鹭上青天 Ctrl+D 收藏本站

    这根触须之上,一丝微不足道魔气飘散。

    “果然……”

    三色光眸在确认了这一丝深渊魔气瞬间,格林就仿佛被挑动了体内愤怒的爆炸琴弦,虽然远远没有晋级圣痕巫师后第一次见到魔羽凤凰那般强烈,但那股深入骨髓、刻骨铭心、融入灵魂最深处的恨意,却仍然第一时间让格林彻底陷入了森寒冷酷之中。

    巫师之敌!

    上古巫师对于无相古魔的恨意,融入到后代巫师每一个灵魂细胞最深处,一旦遇到无相古魔后代深渊魔族,必将其列为巫师之敌,没有原因、没有道理、全力以赴铲除。

    如此,格林动了。

    手中极度深渊魔法杖豁然挥出,惊天动地冰霜咆哮,无常怪感受着天空那股凌驾性威压,难以正面对抗抵御,以其惊人速度逃开了。

    轰轰隆隆。

    小范围集束性质极度深寒,瞬间将骸骨大地表层千米范围冻结,寒冰蔓延深入至地底,蔚蓝色寒气仿佛蒸汽一般冉冉升起,又在空中“噼啪”、“噼啪”不停爆炸出大片冰花。

    躲避格林一击的无常怪,显然被这般程度的附加冰霜之力吓了一跳!

    刚刚的感应中,冰霜之力只不过是真正力量攻击的附带而已,在这个泯灭巫师对自身力量完全控制之下,力量波纹竟然没有一丝一毫宣泄,又被其收了回去,如此力量掌控程度,委实可怖。

    唰!唰!唰!

    却见无常怪从**白色果冻中伸出三根触须,空中快速一闪即逝划开一条三角形黑色裂缝后,从里面涌出了数以万计拳头大小全球状物体。

    紧接着,这些未知的小圆球受到了无常怪意志激活,一瞬间,纷纷宛如炮弹般冲向高空中格林,破空声此起彼伏,扩散出一轮轮音爆波纹。

    这些圆球仿佛一个个虫卵。自身不停的“咕嘟”、“咕嘟”蠕动着,内部似乎正处于极其不稳定状态,并且从格林三色光眸中极个别已经呈现淡红色的能量反应来看,如此多数量。纵使对于此时程度的格林,也有一定威胁性。

    若是对于其他六级生物,如此铺天盖地大威力攻击,只怕已经算是生死存亡底牌,但对于此时格林看到这些后。却不以为意。

    数十万米光暗交错扭曲汇聚的鸿威中央,格林空荡荡左手张开,猛然向下一压。

    “斥力。”

    霎时间,风云变幻!

    在这道磅礴不可思议的斥力波动下,仿佛炮弹般冲向半空中那道光暗扭曲中心的虫卵们,纷纷如入泥潭一般,速度越来越慢、越来越慢。

    即使在竭尽全力蠕动,也难以寸进分毫。

    随着最后格林一声冷哼,四面八方光暗缭绕中,那张伸出的左手“嘭”、“嘭”、“嘭”冒出了大量鳞甲骨刺。豁然,这些虫卵遭受到更强斥力反冲,纷纷以更快速坠落地面。

    轰!轰!轰!轰!轰!轰……

    连绵不绝的爆炸,竟然是从骸骨大地的地底传出,漫天骨屑纷飞,深层细密骨灰腾空飘荡,顷刻间辽阔大地数十万米范围内被灰尘淹没。

    然而这些视线干扰对于众多升棺者而言,不值一提。

    一张数万米的五指掌印,清晰的烙印在天空光暗交错神秘黑洞的下方,骸骨大地之上。

    虫卵被强大斥力压迫入地底。这些骸骨灰尘,不过是掌印之外的爆炸罢了,万米掌印中央遭受格林斥力压迫的虫卵,纷纷哑火。成为死卵。

    抬手之间,便是如此威能,毁天灭地。

    “嘶……”

    远处,终于勉强将最后一位强大对手击败的火毒蜈蚣,才刚刚来到魔娃娃、纸人身边,便看到了这一幕。不禁骇然间本能的倒吸一口凉气,身上的暗红火焰也为之骤缩了一刻。

    “完全是一面倒的碾压,难怪这家伙会被封印到维度间隙里!”

    火毒蜈蚣竟然将格林之所以被“封印”入维度间隙原有,全部归功于格林如此毁天灭地力量之上了。

    “无常怪的速度优势在这种凌驾性浩荡力量下,实在可笑,没有任何胜算。”

    纸人同样喃喃自语着,同时心中不断估量着若是此时自己与这位泯灭巫师正面对抗,能有几分胜算,然而得到的答案却是满是空白,似乎灵魂意志在主动排斥着与泯灭巫师正面对抗的愚蠢念想。

    因为这是无疑在自寻死路!

    “不过,如果无常怪能够将体内那股隐藏力量释放出来,也许会更得体一些。”

    同为升棺者,万余年接触,其他三人都能够清晰感知到无常怪体内压抑的一道更强力量波动,虽然比之此刻泯灭巫师,仍旧不足正面对抗,但至少绝非再像此刻这般,几乎没有反抗余地。

    魔娃娃没有说话,沉默的注视着半空中,源源不断汇聚着辽阔天空光暗的格林。

    地面。

    数万米手掌心中央,一个仿佛塞在玻璃瓶的章鱼,由于周身**白色果冻保护层被这恐怖一击碾碎,这个全身通红的软体生物不断膨胀着,越来越大,几个呼吸间便恢复成了一个全身长满吸盘的数百米章鱼巨物。

    虽然,这已经是它在全力控制自己的臃肿体积了。

    “泯灭巫师,我认输。”

    巨型章鱼怪上,魔气缭绕,与曾经的魔羽凤凰没有任何区别,最直观清楚的认识到两者之间巨大鸿沟,竟然主动认输了。

    毕竟,对于这些深渊魔族先遣者而言,它们虽然已经很强了,但相对于一些世界群落中某个诡异规则世界诞生的百万年一遇突变怪物,还是太弱了。

    真正的最顶级深渊魔族,那些魔祖又怎么会舍得派遣到次元食道,这种充满不确定因素的危险之地?

    “认输?看来你比起那只魔羽凤凰的认知还要匮乏,深渊世界中已经不再流传巫师的历史了吗?可是……巫师世界每一天、每一刻、每一名巫师,都恨不得攻入你们的深渊世界,将你们的尸骨残骸挂在巫师塔顶峰,作为永世的荣耀啊!”

    格林低沉咆哮着,声音中充斥着难以形容暴躁,又有些冰寒。

    “放心,我会留下你完整的尸体制成标本,就像那只魔羽凤凰一样。”

    魔羽凤凰?巫师世界?

    深渊世界派遣入次元食道的深渊魔族太多了,然而大多数却因为光阴的错差,而分割成了不同的时间落入,漫长岁月中被次元食道消化掉了,因此它并没有听说过魔羽凤凰这个躯壳。

    至于巫师世界?

    可悲的是,巫师世界将深渊世界作为永世之敌,是因为巫师世界作为失败者,总会拥有更难忘记忆。

    相对而言,不论那场上古之战多么惨烈,作为胜利者的后代的深渊魔族们,大多数根本不会去考古发掘曾经败给深渊世界的巫师们,因为被深渊世界打败同化的世界,实在太多了。

    就像绝大多数现代巫师,很难再诉说远古巫师世界面对的异形噩梦文明。

    虽然,那同样是一场惨胜,但胜利就是胜利了。

    只有失败者,才会仇恨与渴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