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 大爆炸

一行白鹭上青天 Ctrl+D 收藏本站

    磅礴的主宰浩荡威压,铺天盖地压迫着次元食道下方,那是至高无上主宰的威严!

    一般情况,一位愤怒之中的主宰降临,世界之主们早已唯恐避之不及,四散逃亡了,但在这次元食道,无尽世界群落绝望的流亡者们聚集在一起,情况……却截然不同!

    氛围压抑得可怕,。

    一个个原本已经绝望的流亡者们,此刻竟然如同焕发新生一般,贪婪与渴望战胜了一切,眸光炽热,抬头仰望着这个从次元食道之外窥探进来的主宰头颅,更有一些,竟一副充满热血的跃跃欲试姿态。

    如此可怖一幕,便是主宰见到,稍稍愣住惊呆了。

    偌大天空,安静得可怕,压抑与可怖。

    这里可是足足聚集了三百余位流亡者,每一个都是至少活过数个纪元的古老生物,若全部暴走,其后果……

    “咻”的一声,魔娃娃竟直接出现在这个数千米之巨,满是复眼的巨型头颅正下方。

    纵使被主宰威压笼罩压迫,也没有表现出丝毫异常,只剩下半边躯体的渺小身影,魔娃娃唯一的一只眼睛,仰望向这个散发无尽威严主宰。

    “哼,这棵老树归我们了,现在不管你出于什么原因,最好马上滚开希望之棺聚集地范围,不然就永远的留在次元食道吧。”

    嗡!

    突然,正交涉的魔娃娃,突兀之中,被一道裂缝后面数千米刀锋无声无息划过,一条斜斜黑印留在仅剩的半边身躯上。

    “卑微的东西!不过是一只大一点的蚂蚁罢了!你算什么东西,竟然敢在伟大的四皇主宰斩面前指手画脚,如此放肆!”

    主宰,有主宰的威严,更何况是一个正处于愤怒暴躁中的主宰!

    就仿佛世界之主面对一群三级生物的嘲讽,更忍无可忍的是,这个目空一切的卑微存在。竟然在威胁自己。

    密密麻麻众多复眼,四皇斩众多眼珠瞄向了这个只出现于传说中的黑暗恐怖深层虚幻之地,这里是被时间与空间放逐的次元边缘,被称之为次元食道。

    在这里。时间没有规律与意义。

    如果没有现实物质世界坐标作为介质,很可能便会发生内外咫尺天涯、超脱时空的无尽世界消化。

    不提里面被其他尝试闯荡过主宰所描绘出的一些极端可怕情况,纵使依靠主宰之魂逃出次元食道,也不知道会出现在浩瀚无垠的无尽世界哪里,时间过去了几百年、几千年、甚至几个纪元。

    这便是深层虚幻边缘的可怕。被时间与空间所放逐之地的可怕。

    诡异的是,这些深层虚幻聚集的放逐者们,在自己主宰威严下竟然没有被吓得瑟瑟发抖,反而全部都凝望着自己,可怕的压抑,极个别甚至表现出一副跃跃欲试的荒诞。

    它们疯了吗?

    不行!

    必须马上抓到光阴树,夺回自己的迷壤,远离这片深层虚幻之地。

    这里实在太诡异了。

    在这里维持现实世界坐标介质,每一分每一秒都需要消耗大量主宰之魂,若非迷壤乃是四皇斩与另一位主宰的约定交易之物。在一方特殊规则世界育养过程中被这个家伙窃走,自己无论如何也不会来到这片次元边缘的葬骨之地。

    “可恶的窃贼!”

    四皇斩愤怒极了,数以千计复眼之中,其中一个复眼突然射击出一道淡金色光柱,一闪即逝笼罩向光阴树。

    似是要将其禁锢束缚,先离开这片放逐之地再说。

    咻!

    然而,正在这时,一个阴森渺小的身影突然出现在光阴树身前。

    渺小身影,仅剩的一只胳臂朝着这道金色光柱一指,散发着浓郁灰烬虚幻气息的黑色光柱出现!

    仅剩的一只眼睛充满了阴森暴戾。原本时时保持沉默神秘的魔娃娃,此刻却仿佛正笼罩在无尽阴影之中,正处于火山喷发的边缘,压抑得让人难以**。

    魔娃娃被一层灰烬气息不断侵蚀毁灭的躯体切口处。竟然开始愈合,只不过是一个最纯粹黑色烟灰的方式愈合着!

    轰轰隆隆!

    嗡……

    先是剧烈的爆炸,紧接着便是扭曲的漩涡,黑色光柱与金色光辉相交辉映,随机双双抵消。

    如此一幕,不禁让四皇斩主宰数以千计复眼之中。一半都齐刷刷对准向挡在光阴树前的魔娃娃!

    没死?

    猛的,魔娃娃抬起了那张处于阴影之下的面庞,另一半躯体已经被黑色灰烬补满,一半正常面庞与一半黑色灰烬面庞交织拼合的诡异,黑色灰烬补全的另一支手臂,遥遥指向了时空之门探进头的四皇斩主宰。

    “此次挑战升棺内容,猎杀主宰万能之魂。”

    一瞬间,随着魔娃娃口中“万能之魂”字眼的出现,这些长久纪元被困束在次元食道的绝望流亡者们,近乎疯狂了。

    好似闻到血腥味的饥饿鲨鱼们,不知是谁先一步带头,紧接着,整个希望之棺聚集地三百余位流亡者,竟然没有一个有丝毫犹豫,铺天盖地、前赴后继、浩浩荡荡,全部一闪即逝的冲向了打开时空之门的四皇斩主宰。

    这不只是贪婪与求生的**,更是升棺者规则所带来的权力力量!

    数百位六级生物,经历次元食道数个纪元的挣扎求生淘汰,每一个都将自身潜力发掘到了极限,被不可违逆的次元食道消化规则所折磨,陷入绝望。

    为了一线生机,为了自由的渴望,不息挑战这些明知道九死一生、近乎无望的升棺者,年复一年的聚集着。

    而此时,如此多绝望的流亡者聚集处,竟然出现了一个拥有着能够让它们恢复自由,孕育着丰富万能之魂的主宰!

    死亡,早已被这些流亡者品味得淋漓尽致。

    每一秒,每一天,每个沉眠,每个纪元,这些流亡者都在充分享受着被次元食道消化所带来的死亡恐惧。

    这里的流亡者,根本不会去管顾现实世界的框架规则,管他主宰与世界之主间的不可逾越鸿沟,主宰在这里只是代表了最顶级挑战,代表了胜利后逃离次元食道消化的希望,代表了一个更强大生命体,仅此而已!

    咻!咻!咻!咻!咻!咻!咻!咻……

    这一刻,数以百计不为死亡所动的流亡者们,围绕着时空之门,宛如死亡礼花炮一般绽放。(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