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千三百章 虚空行者文明!

一行白鹭上青天 Ctrl+D 收藏本站

    要远虚空之外,古老遗留监牢!

    “杀……”

    轰轰隆隆!轰轰隆隆!轰轰隆隆……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

    高空之中,咆哮沸腾,尸体宛如雨点般坠落,惨烈至极,下方一处破损残垣殿堂,几个高大身影寂静的压抑,久久伫立。

    “这些深渊魔族实在太强大了,我们已经倾尽自己所有努力,失去虚空虚影世界根基,即使在这里苟延残喘再继续拖延一两年,又有什么用?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希望了!没有想到,古老的虚空行者文明,竟然在我的上手彻底断送,走向灭亡!”

    虚空行者文明,最后一任虚空灭世者之王,摘下了他头顶上象征着虚空行者文明权力与传承的皇冠,感受着体内最后的微弱永恒之魂,淡紫色双眸中,竟然流下了一滴虚空之泪。

    “当”的一声,虚空之泪化为一颗虚空陨石,落在地上。

    游历于虚空,探索着一个个覆灭文明的历史遗迹,虚空行者文明所诞生存在的历史岁月实在太悠久了,以至于许多世界群落之中都遍布着它们的传说,作为散播文明之间相互了解的火种,沟通着一片片世界群落。

    昌盛的文明,独特的艺术,古老的历史,悠久的传承。

    然而这一切,都已经不复存在,无穷无尽的深渊魔龙,在一个个深渊魔族、深渊魔祖的咆哮召唤下,早已将虚空行者文明冲击得支离破碎,仅剩几个小聚集点在依靠古老文明传承,拼死抵抗着。

    然而,却也仅仅是无用的挣扎罢了,这些小据点也同样在被一一覆灭。

    曾经在虚空行者古老意志统治下的世界,一个又一个的被深渊苔藓彻底侵蚀,世界之心被受孕污染,世界生态系统规则发生天翻地覆变化。无穷无尽的魔化生物为深渊魔族们带去着永不枯竭爪牙随从,为深渊魔龙们带去无穷无尽的食物。

    汹涌磅礴、无穷无尽的深渊军团下,所有阻拦在深渊魔族军团面前的一切虚空战士,都没有意义。

    深渊文明实在是太强大了!

    那漫天的战火。那滚滚的魔云,纵使以虚空灭世者之王与数位虚空灭世者苦苦经营数千年的阵地,被深渊魔族们找到藏身点后,在这些无穷无尽深渊魔物冲击下,也已经渐渐受到侵蚀。千疮百孔。

    虚空行者一族最后一支精锐虚空军团,正在走向覆灭,成为历史。

    虚空行者文明从此将失去最后的血脉传承,最后的历史,最后的希望。

    “吾王!”

    虚空之力缭绕的铠甲,蝎子巨人单膝跪地,一只甲钳拄在地面上,声音中透出不甘与悲壮,悲痛欲绝,晶甲肌肤上满是各色各样宝石。透出磅礴的活性力量。

    “叮”的一声,虚空灭世者之王一只虚空手掌拿着皇冠,将皇冠交给了单膝跪地蝎子巨人甲钳上。

    残垣大厅内,身边数个苟延残喘虚空灭世者形态各不相同,明明身体中充斥着无穷怒火,此时双眸却不禁热泪盈眶,无比凄凉。

    体内过分虚弱的主宰万能之魂,已经无法再支撑他们再继续战斗了,甚至无需战斗,它们也已经在走向死亡。回归虚无。

    “去吧,虽然他曾经破坏了虚空行者一族的规则,企图以力量掌握虚空行者一族的王位权力,因此在这座古老监狱困禁了五个纪元。接受孤独的惩罚,。但此刻,他却已经是虚空行者一族,唯一的灭世者了。”

    虚空面具下,这名声音苍老、痛苦、凄凉的灭世者之王,双眸瞭望向高空中一个个拼死抵抗深渊魔族军团们的虚空战士。两行泪水凝结为虚空星陨落在地面,发出清脆的响动。

    挥手,竟是最后的无言,示意蝎子巨人离去,自己却与最后的这几位虚空灭世者一声由低沉道高昂呐喊咆哮,燃烧着最后的万能之魂,冲向了无边无际魔云,冲向了那一张张魔云汇聚的狰狞嘲笑魔祖之脸上,还有那一道道嘶吼咆哮中,相互交错一闪即逝的深渊魔龙军团。

    一位文明传承的王者,就这么选择了终结。

    “哼哼哼哼哼哼,竟然潜在这里躲藏了一万年,不过终究还是要随着你那落魄的古老文明,一起葬送在深渊的意志之下。”

    那张被无穷无尽深渊魔龙缭绕的狰狞魔云巨脸上,魔祖巨口森冷的笑着!

    不同于巫师文明的学习融合,深渊文明只有摧残与毁灭。

    那是极度黑暗的残暴毁灭意志,将一切外物同化于己,将所有侵占世界深渊魔化,毁灭一切的纷繁美丽,这是一个无尽世界黑暗森林之中,真正邪恶、残暴、可怕、极端的恐怖世界!

    ……

    蝎子巨人手持皇冠,朝着这座虚空行者最古老监牢的最深层走去。

    自从一个纪元前,虚空行者文明抵抗军团被彻底溃败之后,灭世者之王便选择将这里作为隐藏点,所有人都知道了灭世者之王的内心所想。

    毕竟,那是他的儿子啊!

    一步一步,蝎子巨人经过冲冲机关,走向了一层层封印禁锢最深层,那个被一条条厚重镣铐禁锢的落魄身影,跪匐在地上,双眼被蒙上了一层灰雾死寂。

    谁又能想到,曾经,他曾是整个虚空行者文明的最强者,灭世者之王的骄傲!

    “我听到了你的紊乱心跳,哼哼哼哼哼,冥珠蝎子王,你的身体在告诉,你在恐惧?”

    低沉而沙哑的喃昵,被锁镣禁锢的身影似乎在嘲弄着世间的一切,岁月的洗礼让他少了几分曾经的傲慢轻狂,多了几分孤苦厚重,那是一层层锁镣岁月洗礼后,在他身上烙印下的永恒惩罚!

    “是的,我在恐惧。”

    一步一步,冥珠蝎子王走向了那个匍匐在这里已经不知道多少纪元的落魄身影,声音中充满了悲凉,只听见“咔嚓”一声,蝎子王竟然主动打开着落魄匍匐身影的禁锢!

    “我之所以恐惧。是因为……”

    嘭!

    突然,那道原本还匍匐在地的身影,竟然原地消失了。

    下一刻,冥珠蝎子王一声难以置信惊呼。身体竟然猛地离地而起,被这个仅剩一根牛角的身影,一只手提了起来,高举过头顶!

    痛苦的**声传来。

    “呼哧,呼哧。愚蠢的东西,这些镣铐从来就没有对我起过作用!真正困束住我的,只有这里的上古平衡封印,还有我双眼上的不灭印记烙印!每过一千年,这里就会有一次短暂的虚空潮汐经过,虽然十分渺小,但我却是虚空行者文明的骄傲!我用自己的皮作为献祭卷轴,我以及左慈几十次打开时空之门的尝试,你知道这些孤苦岁月我是多么痛苦吗!是那个老东西叫你来这里的?告诉我,他让你过来干什么!”

    仅剩一根的牛角的怪物。癫狂的咆哮着,它的胸前已经没有了任何皮肤,血淋淋一片。

    原来,它之所以跪匐在地,是因为它隐藏自己的潜逃计划!

    他,实在是太可怕了!

    “梅尔隆威石,灭世者之王已经不在了,帝国也已经不在了,现在,你将是虚空行者文明的最后继承者。这是虚空之冠!戴上它,你将是虚空行者文明的灭世者之王,你会得到所有虚空灭世者之王的经历记忆,包括你父亲最后遗言与期望。”

    安静。压抑。

    身体的颤抖,难以置信,梅尔隆威石抬起头颅,被不灭印记蒙上的双眸凝望向手中的冥珠蝎子王,虽然什么也看不见。

    一顶纯紫色的王冠,静静落在梅尔隆威石头颅上。

    嗡……

    一瞬间。蒙在梅尔隆威石双眸上的不灭印记被王冠吸收,一缕缕灵魂记忆涌入梅尔隆威石身体,那是所有佩戴过这顶王冠的虚空灭世者之王,共同记忆传承!

    也包括……他的父亲。

    “我的儿子,我的骄傲,你想要的一切,我都会给你,只是我不忍心看着你在没有成熟的时候,将我为你准备的最好礼物破坏。只是,请原谅你的父亲,没有把这个礼物保存好。”

    一阵无端的阴冷之风拂过,被梅尔隆威石提在手上的冥珠蝎子颤抖着,诡异的凝望向四面八方。

    梅尔隆威石却浑然不觉,双眸中“嘀嗒”、“嘀嗒”,泪珠化为虚空星陨,掉落在地上。

    噼里啪啦!

    正在这时,一道时空之门在其身后打开了,那是曾经数十次献祭后,一张古老契约召唤坐标的力量!

    “呃啊……”

    咆哮声中,梅尔隆威石丢下了冥珠蝎子王,双手扒在正在缓慢张开的裂缝,不断撑开着,看到了一个渺小卑微的异域生物恐惧惊骇的仰望着自己,一声咆哮。

    “我绝不会让虚空行者文明,断送在我的手上!啊……”

    ……

    虚空星陨大世界。

    正在为下方强烈时空波动中透发出的深渊意志惶恐、海涵、愤怒、仇恨的格林,突然猛的抬起头,瞭望向混乱风暴之上,一道道散发出浩瀚磅礴、不可抵御威慑气息的庞然大物。

    铁血星河文明的三世死星!六世死星!

    母巢文明的刀锋母巢!

    诡化师文明的摩天界!

    这片世界群落的三个文明最恐怖激烈战争,即将要在这里再次爆发了,争夺着下面的未知秘密。(未完待续。)

    PS:  第二更三千字大章,谁再说前文文明介绍没用?

    白鹭渐渐开始恢复激情的感觉了!

    嘻嘻,求下订阅,领取一行白鹭上青天大神之光,求下月票、推荐票、打赏!

    谁猜到了这个剧情?

    不必着急,这也仅仅是一个小剧情介绍,仍旧是铺垫,白鹭的无尽世界,很辽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