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千三百六十三章 吸入地狱!

一行白鹭上青天 Ctrl+D 收藏本站

    四面八方的流光,那是时空对于企图突破它的异物挤压。

    格林以人类之身出现,看似与寻常巫师并无不同,然而在这类时空穿梭之中,却是在以自身的绝对质量进行穿梭,三足死亡乌鸦先前破开的时空之门相对于此刻格林而言,实在微不足道。

    万米的人祖真身虚影上,黑色火焰熊熊燃烧,形成了一条又一条蟒蛇般炎魂头颅,欲要伸展却被四周时空挤压,不断破灭。

    呼哧、呼哧、呼哧……

    粗重喘息声,格林三色光眸却一直在紧盯着遥远方那个光点,出手机会只有一次,否则四面八方的时空坍塌挤压,很可能将会把格林从新挤压回暗黑大世界!

    横跨世界群落,以格林的时空知识,即使有三足死亡乌鸦作为牵引,做到如此也已经是极限了。

    “格林,你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游离蒲公英话语之中,无比震撼、苦涩,又有一丝敬畏,那是对于知识的仰望。

    现在,格林已经站在了更高层知识之巅。

    也难怪,时空挤压的生物质量,几乎是判断生物能够操控绝对能量的验证,虽然不是实力的绝对评级,却是最可靠判断方法之一。

    而相对于格林,游离蒲公英真身却同样不小,远远超过一般六级生物应有的真身,那是数以亿万的蒲公英虚影汇聚,也正是如此庞大真身,为它提供着足以支撑整个军团的辅助消耗。

    如论如何,游离蒲公英再也无法将此时的格林,与自己离开冥火世界前那个一直跟随在众人身后的新晋四级圣痕巫师重合起来。

    此时格林身上的沧桑、古老、暴戾、可怖气息,那种所向披靡、无可阻挡的庞大浩瀚波澜,宛如原始蛮荒的传说级生命体,纵使游离蒲公英所认知中,曾经最巅峰状态的裁决之杖圣痕巫师,比之此事格林所表现出来的气息,也远远不如!

    这!

    就仿佛一位活生生的真灵巫师,站在自己面前。

    但他却没有任何规则之力,只是在以圣痕巫师的绝对力量,将生命层次强行提升了上去。

    “如何做到的?是时间,在流光回溯的荒诞光阴之中,忍受着无穷无尽的孤独,坚持真理知识探索,从不敢忘记自己的巫师身份,才让我能够成长到如此。但是为此,我也失去了很多很多……”

    格林喃喃着,三色光眸却又突然一亮,仰望向高空!

    “桀桀桀桀桀,给我过来吧!”

    格林伸出修长、细腻、苍白手掌,伴随着阴森暴戾笑声,手掌之上仿佛拥有着无穷无尽的吸扯力,朝着遥远处那个光点出口处抓去。

    ……

    天山海世界,邪语圣痕巫师站在满是符文的祭坛之上。

    近了,更近了,越来越近了!

    邪语圣痕巫师仿佛能够听到自己的粗重呼吸声,三足死亡乌鸦身后跟随着冲击过来的诡晶终结者,宛如一团火焰太阳,正在冲碎着沿途的一切,势必要将那团相对渺小许多的黑点淹没。

    “大师,我们……”

    “你们先走,去那处秘密基地寻找一线生机!”

    邪语圣痕巫师对着身边几名在祭坛希望之光支持下,魔力状态有所恢复的猎魔巫师说着,俨然对于这里即将发生的毁灭战争,自己能否幸存,已经没有任何信心。

    这几名猎魔巫师无足轻重,不如予以他们一线生机,说不定未来巫师世界便会因此多出一两位圣痕。

    “呱!”

    又是一道能量冲击波擦肩而过,三足死亡乌鸦险而又险,大叫着落在祭坛上,与邪语圣痕巫师并肩而立,转身凝望向那团势不可挡粉红色之光!

    虽然对于格林的强大有所认知,甚至已经对于格林放下自己所有赌注,没有留下任何后路,但将自己生死命运放在其他人手中,还是让三足死亡乌鸦无比紧张着。

    唰……

    无声无息,就在三足死亡乌鸦与邪语圣痕巫师即将暴起反击的一刻,似乎是诡晶终结者已经彻底跨入祭坛的时空影响范围,脚下祭坛之中,蓦然传来一道意志洪流……

    力量的绝对控制!

    洪流一般的引力波纹从两人之间穿过,这一刻,两人宛如浪潮之间的礁石,被千千万万道洪流涌过,一动不敢动,似乎动一下便将粉身碎骨,被周身的力量洪流击溃。

    诡晶终结者也在这一刻,清晰察觉到了变化。

    “警告!警告!发现地狱级危险任务,摧毁时空祭坛,任务奖励三亿经验币!”

    “警告!警告!这处祭坛通往未知时空,其中探测到极度危险强大能量反应,请立即撤离现场,调遣全部军团封锁这个世界,调遣最近的金属毁灭者予以摧毁!”

    “警告!警告!你正在遭受祭坛未知磁场攻击,万载晶体能量剩余百分之七十七……”

    一连串高危警报,宛如这座祭坛联系着的是地狱入口,这架原本正欲对三足死亡乌鸦与邪语圣痕巫师最后杀戮的诡晶终结者,身体猛的停在半空中,欲要逃离,却根本无法逃脱,正在与一张无形巨手角力着。

    亿亿万万引力洪流在格林力量的绝对控制下,形成一张巨手,准确无误将的诡晶终结者抓住。

    任由这名诡晶终结者黑化挣扎,也无可奈何。

    双方似乎形成了短暂僵持。

    “桀桀桀桀桀,给我过来吧!”

    突兀的,伴随着祭坛所连接时空最深处的狞笑声,似乎是那个可怖的存在这才刚刚发动真的力量,已经黑化的诡晶终结者竟再也无法再僵持下去,被那股浩瀚磅礴的可怖引力,拉扯向了祭坛中央扭曲时之门中,那个仿佛联通着地狱的大门。

    “不!”

    “嘭”的一声,最后的挣扎,诡晶终结者一只黑化手掌死死的拉住了祭坛口。

    然而身下的吸扯力实在太庞大了,几根手指在祭坛上划出了几道沟痕,诡晶终结者终究“噗”的一声,被拉扯进了扭曲的时空之门中。

    “结束了!”

    虽然早有预料,但见到这个强大诡晶终结者在格林面前,竟然连抵御之力都没有,直接被拉扯进了时空之门中,三足死亡乌鸦还是忍不住小腿一颤,一阵后怕。

    “它,它怎么样了?” ②miào②bi.*②阁②,

    邪语圣痕巫师傻傻的问着。

    “呱?还能怎么样,肯定……”

    三足死亡乌鸦正说着,突然时空之门中又是一阵波纹,两人望去,竟然是诡晶终结者的黑化头颅惊恐之中逃了出来!

    这个黑化头颅恐惧表情是那般丰富,显形易见直接铭刻在脸上。

    “哇哈哈,哪里跑?”

    “别抢,这是本体刚刚给我的任务!”

    猛然,祭坛中央时空之门中伸出一支数千米骨刺覆盖巨手,粗燥野蛮手掌所携暴风将三足死亡乌鸦、邪语圣痕巫师轻易冲散,一把将诡晶终结者黑化头颅抓住后,惊恐的哭腔声中,被重新拉扯进时空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