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千四百三十七章 六环藻

一行白鹭上青天 Ctrl+D 收藏本站

    无尽世界,生物繁多,数不胜数。

    繁衍,作为生物本能,乃是遵从于无尽世界纷繁规则的特性,任何生物的繁衍,本身便处于纷繁规则之中,为无尽世界多姿多彩增砖添瓦。

    无论生物如何残暴,如何凶恶,终究是为生存而存在,纵使在巫师记录中最穷凶极恶残暴的深渊生物,也只是在深渊苔藓魔气下,企图创造出深渊体系规则内的纷繁罢了,而非灭绝。

    但有一种非自然生物,却要比深渊苔藓更加可怕!

    不,它甚至不应该被称作生物,它是死物!

    从没有哪一种生物,会像它一般,为了毁灭而存在,毁灭了一切后再自我毁灭,这根本不符合无尽世界的最基础平衡规则与纷繁规则。

    然而有一天,一位上古巫师智慧与运气的巧合下,在实验烧杯中创造出了一种本不应该在无尽世界中出现的东西,因为这位上古巫师以它作为真灵奉献,治理巫师世界真灵陨坑内的狂暴混乱规则,晋升为六环真灵巫师,巫师们便将它命名为了六环藻。

    这是一种以毁灭作为自我延续目的实验室产物,是违反无尽世界平衡规则的魔鬼。

    正是因为它的恐怖,即使六环真灵巫师也只能局限性的利用,否则很可能会演变为一场远比真灵陨坑更大的巫师世界灾难祸源。

    它是以巫师智慧,创造出的凌驾于现实的东西,无尽世界从未出现过的东西。

    “你是七环曾经征战过的古龙世界主宰?没想到,你竟然还在这片世界群落。”

    墨绿色丝带光晕,这是六环藻的光华,可怕的是,六环藻将能连虚空之力都能够据为己有,吸收后完成自我升华的毁灭!

    在那浩渺光晕之中,不知道沿途究竟多少金属机器人军团归为虚无,直到这头率领庞大军团的五彩时光龙翱翔出现,才终于让许多退缩的光脑ID玩家止步,聚集起来,一同对抗这个可怕的巫师怪,天网猎杀名单六环精英统领巫师怪。

    “跟随友方五彩时空古龙NPC击杀六环精英统领巫师怪!”

    “绕开六环精英统领巫师怪,冲入巫师世界,肆意破坏。”

    此时,天网光脑玩家们面临着两个不同的任务选择,两个都拥有高额经验币奖励,这些天网光脑玩家不只是自身,更有着麾下军团,将由此将产生一连串连锁反应。

    “我的家在这里,古龙大世界就是我的家,我哪也不会去!”

    古龙背上,类人生物悲腔咆哮,它的双眼已经被仇恨占据,仇恨化作永恒的湿润,让他无法看清一切事物,却让他能够更专注的锁定巫师,猎杀巫师。

    是的,它是巫师猎杀者!

    穿梭于虚空之中,猎杀大大小小巫师,从不留情,不知多少巫师军团葬送于这位主宰威能下,它被许多巫师称之为死亡阴影,罕有巫师能够逃过它的猎杀。

    为什么如此仇恨巫师?

    曾经繁盛的古龙大世界,大陆被打得支离破碎,生态大灾变数次,古龙一族就此灭绝。

    邪恶的九环真灵巫师竟然诅咒了古龙一族的血脉,那些逃离的古龙都是些相对弱小存在,却被九环真灵巫师亲自诅咒,已经被诅咒得干干净净,比死亡乌鸦还要彻底的大灭绝。

    “你们这些邪恶的外来者,入侵者,只要我还在这片世界群落,我就要杀死每一个见到的巫师,尽我毕生所能,一个不留的全部杀死!”

    “哈哈哈,杀死每一个见到的巫师,一个不留?”

    浩渺光晕之中,七环真灵巫师神秘虚影笑着。

    “巫师世界就在这里,看到了吗,你面前的所有巫师都在呐喊着,你要从谁开始杀戮?你这个可怜的虫子,没有选择逃亡异域世界群落苟且偷生,竟然企图以卵击石的报复?你肯本不明白活着的可贵,相比于一些天生就注定被毁灭,只能在玻璃烧杯中躲避命运责罚的生命,你在无尽世界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巫师对你的恩惠。”

    层层叠叠墨绿色光斑之中,那个神秘的身影空手,没有魔法杖,没有魔力加持,只是以手指指尖轻点前方一处扭曲时空中心,凝结时空之力的箭矢还未出现,便已经被六环藻之光升华毁灭了。

    无所谓状态,六环真灵巫师手指连连点动,每一次都溅起许些时空波澜,任由五彩时光古龙背影上的类人生物如何攻击,也无法造成任何威胁的样子。

    嗡!

    扭曲的时空,五彩光泽,一头数十万米的时空虚幻影子挣扎着出现,就这么直挺挺的向墨绿色翻滚不息的虚影踩下。

    “连召唤七彩时空之力都无法召唤完全,只能借用五彩,实在可笑,能活下来看来只是因为当初七环急着证明自己罢了,竟然还想着报复巫师世界。”

    “叮”的一声,清脆之音,玻璃烧杯口盖打开的声音,这个突然出现于虚空的数十万米模糊虚影怪物,就像一阵青烟,被六环真灵巫师手中的玻璃烧杯吸了进去,不见踪迹。

    “这个呢!”

    五彩时空古龙竟趁此机会,以时空之力排挤开六环藻之光,龙枪刺下。

    噗!

    龙枪竟然真的刺透了六环真灵巫师,而六环真灵巫师仿佛没有主宰之魂作为平衡消耗般,在龙枪威能下,以肉眼可见速度枯萎着,破碎着,难以置信。

    “可怜的虫子,你还不清楚我们的差距是什么吗?”

    缓缓的,破碎的六环真灵巫师身影一只手抓握着龙枪,空中则缓缓吐出一个玻璃烧杯,里面竟然是另一具六环真身。

    而在玻璃烧杯里面的六环真身,似乎还有更深层循环的样子。

    “我们的差距,在于你在尽全力维持自己的状态,以让别人无法看清你的弱小,而我,则在真灵奉献第一天就全力维持自己的弱小,让它无法感应到我的强大,以求在玻璃瓶中寻找自己的意义。这就是我们之间本质性的差距。”

    随着玻璃烧杯瓶口打开,全新的气息,又是一具完好的躯体出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