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千七百三十六章 双王宣战!

一行白鹭上青天 Ctrl+D 收藏本站

    嗡……

    当最后一位二圆噩梦真灵巫师穿梭时空,降临到这片混乱虚空域边缘后,肩头上漆黑色炼狱之火熊熊燃烧,黑索肩抗炼狱熔炉在虚空之中,“轰隆”、“轰隆”、“轰隆”的一步步走来,每一步都荡起层层叠叠波纹。

    可怕无匹威势,仿佛是从彼岸黄泉界深处走来的灵魂怪物,对低等生物拥有着灵魂压制。

    一代巫师之王格林,一印斗战真灵巫师、一圆噩梦真灵巫师、二圆噩梦真灵巫师、一轮机械真灵巫师、一滴海真灵巫师、二星深渊炼体真灵巫师、魔娃娃,共八人,被六环真灵巫师在巫师世界以命运杠杆魔法杖分八次撬动时空传送过来。

    如今的黑索,同样肩抗炼狱熔炉,虽没有艾巴当之王那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勇往直前,无匹霸道,无可抵御威势,但却结合着自己生与死灵魂奥义、噩梦巫师虚幻奥义、黑索真力奥义、包括此世的炼狱之火奥义、美人鱼血脉奥义,与炼狱熔炉完成了另一番融合。

    这般融合,让黑索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独特成长方式。

    此次格林之所点名黑索,除了黑索与自己本身的师徒情谊,另一点也是希望他能够在自己力所能及帮助下得到更快成长,以应对未来随时可能爆发的猎魔远征沿途第四次文明之战!

    “哦?”

    黑索得知这头小鳄鱼身份后,燃烧着熊熊噩梦之力的双眸凝望向这个小家伙,“桀桀桀桀”冷笑了一声。

    “小家伙,最好表现出你的作用,我这樽熔炉已经几千年没有好好熔炼六级生物血液成长了,桀桀桀桀……”

    相对于在场其他人,除了一滴真灵巫师海王祭外,给予小鳄鱼最直观恐怖的便是这位二元噩梦真灵巫师了。

    尤其是黑索肩头上那樽炼狱熔炉!

    那是以艾巴当之王无可匹敌战意熔炼其他怯弱生物血肉灵魂的独特成长方式炼铸,被这樽熔炉砸死的世界之主、无尽主宰,不知有多少,冲天的煞气遮天蔽日!

    小鳄鱼只感觉自己的灵魂血液都快要冻结了。

    站在小鳄鱼的视野角度,自己就仿佛一只小蚂蚁在仰望参天可怖巨人,而其肩头上那樽炼狱熔炉便是一切黑暗可怖深处的大口,吞噬一切,让人望而生畏,每一个细胞都在颤栗着。

    “呜……”

    突然,似乎是黑索的生与死灵魂奥义气息引起了小鳄鱼身上的某些异动,小鳄鱼痛苦呻+吟中,竟不自然痉挛起来,与此同时,密密麻麻无数的符文从它身体毛孔中涌出。

    痉挛的可怜小鳄鱼已经口吐白沫了,在一阵阵黑暗绝望气息中,以小鳄鱼生命力为支撑,一道巫师意志投影完成了降临。

    “桀桀,桀桀桀桀……”

    无与伦比的森冷恐怖!

    透彻骨髓心扉的压迫力,畸形扭曲的极限死寂,此道意志投影,正是黑巫王!

    而黑巫王投影因为黑索生与死气息触发降临后,因为这般多真灵巫师聚集稍稍愣了一下后,便将全部注意力集中到了众巫师最前方的三眼巫师身上,仿佛沸腾滚烫油锅中滴了几滴冰水,黑巫王彻底爆炸了。

    “格林小子,你还敢来此!?当初若是知道你有如此野心,就该随手废了你,竟敢动吾绝望之源根基,毁我探索生与死奥义投影,哼,你很快就会领略到无尽世界的真正残酷!”

    “哼!”

    格林和小八还未有所表示,一圆真灵巫师却一声冷哼后,一步站出,直视黑巫王身影森冷道:“不知好歹!巫师之王来此乃是专程为了救援你,如此大爱无私,不求回报善举,你竟如此不识抬举!”

    黑巫王双眸渐渐从格林挪移到了一圆噩梦真灵巫师身上。

    一圆真灵巫师晋级之初,便因为噩梦巫师规则与黑巫师规则的天然冲突,曾发生过一次摩擦。

    结果毫无疑问,一圆真灵巫师彻底败落。

    两者之间的关系自是不用多说,只要有足够的机会,一圆真灵巫师在格林对抗黑巫王的道路上,便是格林最天然的盟友伙伴。

    “小家伙,别以为有了点长进,就敢在我面前放肆!上次有一环真灵巫师护着你,看在安东尼奥命运杠杆魔法杖传承面子上,饶你一次,这次看谁能救你。桀桀桀桀……他吗?”

    黑巫王在次把话题引到了格林身上。

    “嗤……”

    之前一直处于无言的诡异平静中,突然,真理之面格林“嗤”声一笑,三只眼睛直视这道黑巫王投影,低沉道:“看来黑巫王被围攻这几十年来,精力仍然很充沛啊?桀桀桀桀,救援?巫师世界虽然辽阔,却绝容不下两位巫师之王,你的黑巫王罪行已经被我巫师之王法律列为罪大恶极,我这次前来乃是要将你拘捕回巫师世界接受惩罚,以维护法律威严!”

    格林面无表情,森冷道:“放心,律法是公正的,不会因为你的罪恶而忘记你曾经对巫师世界作出的贡献。你所受到的惩罚是成为巫师意志的最终是守护者,由一代巫师之王施展昼夜规则洗涤灌顶,完成意志奴役封印术。”

    这还未完,格林森冷之后声音更显得残酷了,近乎于歇斯底里的疯狂!

    “尊敬的黑巫王前辈?如果恐惧于巫师意志法律的惩罚就敬请拼命逃亡吧!桀桀桀桀,不过恕我直言,既然你先已经意志投影降临,那么就算逃到天涯海角也逃不出我真理之面追踪,逃是没用的!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老前辈,等待巫师意志下法律的惩戒吧,有了你这个巫师意志最终守护者,我也能更放心的去猎魔远征出行啊,桀桀桀桀桀……”

    “嘶!”

    格林身后真灵巫师们,显然被格林这般的直截了当惊住了,不约而同倒吸一口凉气。

    巫师世界,敢向黑巫王这般不留情面正面宣战的巫师,格林算是古往今来第一个!

    众巫师望着格林背影,简直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另一边,仿佛听到了最好笑的事,黑巫王意志投影最初呆愣后,紧接着便前仰后翻的大笑起来,指着格林几乎说不出话了。

    “好好好,即使安东尼奥在世也不敢和我面前这么放肆,你这个小家伙倒是不知天高地厚来,过来吧,混乱虚空域中心的屠宰场我会给你留下一个位置。”

    格林自信满满,“哼”了一声,不屑冷笑,朝着身后黑索道:“那么,你是怎样的选择?”

    在众巫师默默注视下,黑色火焰熊熊燃烧的炼狱熔炉,黑索紧咬牙关,凝望着身前高大巍峨背影许久,渐渐转向了黑巫王黑巫王,深吸一口气后低沉道:“黑巫王,抱歉了,我无法违逆时代的规则。”

    说着,黑索右手渐渐举起肩头炼狱熔炉。

    双眸乃是深渊最深处的寒冷,怪异怪诞的要邪,气势无双,在虚空中绽放着震撼人心的不详压抑。

    如此近距离,黑巫王仅仅是依靠泰坦损耗之戒以小鳄鱼生命力为源,降下的一缕意志投影罢了,又怎能承受如此压迫力?

    “真美啊!桀桀桀桀,既然这樽熔炉已经温养的差不多了,又与这第三具炼狱噩骨属性完美衔接,也是时候该回收利用了,那就一起过来吧!”

    轰隆……

    黑巫王投影的话才刚刚说完,连同身下的小鳄鱼一起,便被黑索肩头炼狱熔炉彻底火焰淹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