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千七百九十一章 联盟大会(十一)

一行白鹭上青天 Ctrl+D 收藏本站

    三个月后。

    由最开始的满怀憧憬,到后来的枯燥无味,再到最后的烦躁无趣,联盟大会万千真灵主宰、圣痕巫师、世界之主们,经历了复杂的心理历程。

    便是一圆真灵巫师,也从最开始万众瞩目的骄傲,变为众人眼中枯燥无味的存在,只希望早些念完那些该死的提案,结束这般无聊的表决。

    站在世界之主角度,别人世界的利益关自己什么事?

    “提案:将宇宙大世界作为巫师联盟重工业科技研发中心,输送天网巫师和机械巫师核心人才,在猎魔远征期间大力发展建设,待猎魔远征成功后,巫师世界回归上古巫师世界群落所在地,宇宙大世界将作为巫师意志在这片世界群落的联络枢纽,进行管辖。”

    这份提案倒是有些意思,涉及的视野层面远非一般提案所能比拟,竟然将视野目光延伸到了猎魔远征之后。

    不经意间,真灵巫师们默默的相互望了一眼,一些真灵巫师更是毫不避讳的进行着私密意志交流,甚至于将目光投向了华帝量子之光。

    冒着浓郁黑烟的魔娃娃旁,光团中,圆鼓鼓可爱的小帝对于众人目光关注翻了个白眼,叫嚷道:“喂喂喂,你们什么意思,不是说好了匿名的吗,都这么看着小帝干嘛?小帝可以发誓,这份提案不是小帝交的!”

    “哼,没意思,巫师之王果然只是理性型生物罢了,这份提案是我交的。”

    小帝身边,魔娃娃半边躯体不屑冷笑,无所畏惧。

    “呀?你!你……不亏是小帝的好哥们,你竟然为小帝这么着想,小帝好感动!呜呜呜,天哥不在,就你对小帝最好了。”

    小帝在科幻柔和的光团中抹着眼泪,一副好感动的样子。

    说起来,单看表象外形,这两个小家伙站在一起倒是蛮般配的,都是一副小不点形态,同样有着无与伦比超常规力量。

    两个小家伙的插话渐渐转为私密交流,联盟大会成员们再次开始进行表决。

    ……

    与此同时。

    此届联盟大会万千成员中,一位不起眼的日月蛛王世界之主,赫然是由格林伪装。

    次元食道数个纪元的历练,即使是自我封印术爆发状态格林也能做到力量的百分之一百绝对控制,甚至于能够在自我封印术积累过程中暂停蓄积,发挥出百分之一百实力。

    然而昼夜守护者作为巫师世界双重规则守护者,尤其是在对黑巫王进行了巫师意志灌注后,格林对于昼夜规则控制力愈发削弱,如今不得不借用这位日月蛛王进行伪装,以骗过大多数真灵主宰,秘密参加此次会议。

    格林也知道,这般行为却绝骗不过四季守护者对自己的感知。

    不过,也无所谓了。

    “理想美好,现实骨感,这些天的提案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无关紧要的废案,只关乎于个别世界之主小利益罢了,对于联盟律法建设几乎等同于无。”

    日月蛛王通身黑白相间的花纹,日月纹路密密麻麻,躯体仅仅占了微不足道一小部分而已,六条腿出奇的长,足足百余米,看起来狰狞丑陋,充满了压迫感。

    枯燥无味中,格林喃喃自语。

    旁边是一条不停“噼里啪啦”雷霆炸动的雷鳗,蓝紫色电弧相交,但作为四级生物在格林伪装的日月蛛王五级生物身边,委实有些不自在,正无聊的吐着泡泡,偶尔进行意志表决。

    日月蛛王的另一边,则是一位红胡子元素巫师,暗巫师的连衣斗篷也遮挡不住他那一头爆炸型火红头发,喉咙深处正哼哼着黎明智慧巫师创造的流行歌曲调子,歌词大意大概是歌颂猎魔远征的辉煌憧憬,如今已经在巫师世界彻底流行起来。

    一只红绿相间的鹦鹉,鬼鬼祟祟,从雷鳗吹起的泡泡间假装不经意飞了过来,落在了日月蛛王身边。

    “喂,格林兽,你真打算就这么一直在这里隐匿啊?”

    四对复眼瞪了小八一眼,格林私密道:“走开,别被发现了,你去告诉孽云和小怜,联盟大会后跟着一环真灵巫师尽快确认失落的仙域遗迹碎片坐标,争取在最后之战前晋级真灵。”

    “嘎嘎嘎嘎,知道啦知道啦!对了,你说八爷我提议在世界之心建立一樽我们的雕像,和安东尼奥并列,大会表决会通过吗?”

    格林没有理会小八,这家伙无聊的哼哼着,缓缓飞开了。

    七天后。

    终于,一圆真灵巫师从红毛丑陋猴子手中获得提案后,红毛丑陋猴子噩梦生物哼唧了几声,稍稍一愣后,松了口气道:“哦?呵呵,最后一份提案了。”

    打开提案,一圆真灵巫师扫了几眼后道:“提案:巫师币和巫精汇率采取固定晋级模式,频繁对巫师币贬值会造成积累的财富流失,逐渐失去一般等价物属性。”

    金融规则,乃是上一任二环真灵巫师留下的宝贵知识财富!

    巫师通过操纵汇率、掌握金融命脉信息,以资源驱使联盟军团,经过几个纪元积累,那些玩弄金融规则的黎明智慧巫师们窃取掠夺资源的手段,几乎已经到达匪夷所思程度。

    巫师们掌握了如此重要掠夺手段,享受着以知识掠夺资源的轻松便利,远比无力掠夺更加快捷残酷,哪可能容忍他人染指自己的利益?

    毫无疑问,即使是对于金融规则没有任何研究的圣痕巫师们,也一致选择了否决!

    统计投票期间,一圆真灵巫师身前的黑色旋涡渐渐恢复,老巫婆强行驱散双眸中的疲倦,笑着道:“历时三个月有余,联盟大会第二项律法制定项目,总算在诸位的共同努力下有了初步进展,这也是伟大初代巫师之王的期望所在。”

    哗……

    密集的掌声,铺天盖地,也不知这些世界之主是在庆祝联盟律法进展,还是庆祝终于结束了这个无聊项目,总之再也不用听这位真灵巫师单调枯燥话语了。

    联盟律法建设,果然不是那么容易的。

    “下面开始联盟大会第三项,由诸位真灵巫师作为调解员,化解诸位的矛盾!希望各位在公平、公正、公开的情况下,和谐共处,化解联盟内部矛盾,有什么问题就说出来,没有什么是沟通不能解决的!如果没有什么问题的话,诸位就可以自行散去了,回归母界整备军团,等候联盟猎魔远征调遣。”

    按照往届联盟大会,如果说第二项法律制定是枯燥无聊的话,那么真灵巫师们作为中间调解员化解联盟内部控诉矛盾,则是真正考验真灵巫师性情的时候。

    对于真灵巫师们微不足道利益关系,也许却是几个中小型世界几个纪元的恩恩怨怨。

    自第三次文明之战后,联盟内部也算经历了相当漫长的休养生息时间,各个世界内的生物族群数量也算得到了长足发展,足以支持巫师联盟再进行一场文明之战的基础消耗了。

    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

    联盟众多世界之主、圣痕巫师纷纷散去,日月蛛王作为其中不起眼一员,混迹其中,离开了这个命运杠杆魔法杖临时撑起的元素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