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零九章 出征巢穴世界(中)

一行白鹭上青天 Ctrl+D 收藏本站

    不出所料。

    七人中,除了两名格林未见过的猎魔暗巫师不明所以外,其余五人竟然全部主动向格林走了过来。

    另外两人愕然下,也有些摸不着头脑的跟了上来,看向了格林。

    七人,每一人巫师罩上,都带着荣誉勋章印记。

    其中最强的猎魔暗巫师自然是三椒鬼,耀眼明亮的二级荣誉勋章波动下,附近不时有猎魔巫师暗中窥探着,甚至就连刚刚指挥部发放零界石时,态度也大不一样。

    仅此与三椒鬼的另外两人,全身惨白骨甲洛奇吕的妻子女巫师库雅客、格林的那位黑索塔学院前辈加必烈,则是每人两个三级荣誉勋章印记,散发着惊人波动。

    剩下四人,则都是一枚三级荣誉勋章了。

    “格林!你这个混蛋,要不是你两百年前暗算我……”

    最为激动的,竟然是格林那位黑索塔巫师学院的学长前辈加必烈。

    此时他指着格林大声咆哮着,神情,顶,点,小说 激动中巫师袍下鳄鱼尾“嘭”的一声扫在了要塞金属地板上,发出金属摩擦般的刺耳声音,恐怖力量极为惊人。

    这里的情况,很快引起了附近其他暗巫师的注意。

    一些强者冷笑了下,毫不介意的站在原地驻足观望起来,另一些性情冷漠的,则稍稍远离了些,竟然完全漠视了这边发生的一切。

    “啊?就是他打败了三椒鬼,让我们七个人猎魔战绩任务全部失败的那个黑索塔巫师学院格林?”

    加必烈刚刚咆哮完,原本两个不明所以的猎魔巫师顿时醒悟了过来,其中一名男性猎魔巫师竟像是看见了宝贝一样,稀奇的看着格林。

    这名男性猎魔巫师一副大众化暗巫师打扮,看起来稀松平常,并没有什么特点。

    而另一名原本不明所以的女性猎魔巫师,则仿佛长满黑色脓疮结疤的老巫婆。

    女巫师知道格林竟然就是两百年前那位“传说中”的猎魔巫师后。不禁“桀桀”欣喜的笑了起来,嘴巴里套着的金属假牙还残余着一些食物碎屑,恶心急了。

    “桀桀,干得不错!”

    老巫婆这般说完后,冷漠的恶狠狠瞥了库雅客一眼。

    两百年前,正是库雅客施计,将这两人骗离了服部密藏逃离方向,导致猎魔战绩任务根本就是全程没这两人的事。

    另一面,看见七人的格林,却是无比的痛苦、厌恶。

    痛苦。是因为看见七人后,已经从拉菲惨死悲伤中痊愈的格林不禁再次回忆起了那绝望一幕,心底痛苦酸楚滋生。

    厌恶,则是因为拉菲的死虽然与眼前这七名猎魔巫师无关,但罪魁祸首黑巫师服部密藏已死,猎魔战绩也不是格林能够左右的,心中怨气自然转移到了这七人身上。

    或者说,这五人身上。

    虽然本质来说,他们都是无辜的。

    面对加必烈的指责。格林还没说话,八哥竟然先从晕晕乎乎的打盹中惊醒,紧接着便像斗鸡一样毛都炸了起来,一只翅膀指着加必烈。像鸭子般沙哑叫骂起来。

    “嘎!你八爷拉你一脸鸟屎!就是你这个混蛋害得八爷我连续做了三天噩梦,睡不好鸟觉,从此得了西瓜恐惧症!我……”

    八哥神情激动极了,倒是让另一边怒气冲冲的加必烈有些发懵了。

    确实。拉菲惨死的一幕,委实让八哥连续数日精神萎靡,好几天后才渐渐淡去。可是却患上从此再也不吃西瓜的怪病了。

    格林一声冷笑,直面加必烈道:“暗算你的是她,阻拦你的则是他,蠢货。”

    格林指着库雅客和那名巫师袍燃着火焰的猎魔巫师,讥讽的说着。

    库雅客金色长发飘飞,一张白净纯洁的面庞,面对着旁边老巫婆和格林的注视根本没有在意,只是静静的站在洛奇吕身边,一副睿智而深沉的样子。

    洛奇吕全身残白色骨甲,三头犬妖精趴在脚边,更是一言不语,甚至眼睛视线都已经不在这边了。

    至于那名巫师袍燃着火焰的猎魔巫师,竟然哼唧了一声,一个得意暗笑!

    “你……”

    加必烈愤怒后,看向了三椒鬼竟突然话锋一转道:“哼哼,你才应该是最愤怒的人?我当初即使赶了过去,至多也只有两成把握而已。”

    冰冷的眼眸散发着暗红色幽光,头顶一团灰色火焰摇曳不定,枯瘦的五跟手又一次从新指上戴上了五个骷髅戒,佝偻的身躯拄着新的一根不知名动物脊柱魔法杖,三椒鬼已经注视了格林很长时间。

    瞥了一眼加必烈后,三椒鬼阴沉道:“远征中残害其他猎魔巫师的罪责,我可担待不起。哼哼,不过……那位猎魔战绩监考的大师,已经对他产生了浓厚兴趣。”

    三椒鬼目光转向了格林,竟冷笑道:“桀桀,相信此次猎魔远征结束后,那位监考大人必然会亲自奖励予你一次加入猎魔战绩的任务机会,到时候……真正的恐怖在等着你!”

    咯吱、咯吱……

    三椒鬼枯瘦的手掌因为过份紧握手中的脊椎骨魔法杖,宽大骨指节竟然发出了“咯吱、咯吱”响声,显示出他心中的愤怒。

    不单加必烈,其他几名猎魔巫师也纷纷期待的看向了格林,因为所有人都知道,三椒鬼为了库雅客手中那柄圣痕友谊之匙一次使用权,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

    格林双目同样注视着三椒鬼,眼中由最开始厌恶变了……

    欣赏自己?

    给予自己猎魔战绩任务完成机会?

    真理之面下,格林双目的厌恶中,一丝不加掩饰的嘲讽和蔑视色彩流过。

    在别的猎魔暗巫师眼中,加入猎魔战绩就等于猎魔生涯得到了巫师世界肯定,仿佛巫师学徒的圣塔资格战出线一般,成为了预备猎魔巫师。

    可是在格林看来,对自己加入猎魔战绩却简直是一种发自心底的排斥,甚至是恶心。

    而眼前的三椒鬼竟然要以破坏自己猎魔战绩任务作为报复?

    真实无知的可怜!

    真理之面下不屑的笑容中,格林直接转过头离开了,倒是八哥,依旧站在格林肩膀上用着鸭子般沙哑的嗓子,仿佛斗鸡一样指着加必烈叫骂着。

    “哼,还以为会有一场好戏。”一名二级猎魔暗巫师强者喃喃自语了一句后,撇了撇嘴。

    其他暗巫师也都一副失望表情,对于格林这般“胆怯”行为十分不爽。

    此时并没有离开巫师世界,因此并不属于猎魔远征期间,暗巫师之间此时争斗虽然触犯会一些规则,但只要不造成什么破坏,也顶多就是一点巫精惩罚警告而已。

    很显然,本源空间要塞上,区区一级猎魔巫师就算想造成什么破坏,也是无能为力,可是这个家伙竟然转头就走了。

    大多数人看来,这分明就是格林怯弱了。

    三椒鬼一声冷哼,却是一副更加气氛模样,紧紧盯着格林正缓缓离去的身影。

    离开这七人大约百米外,格林才停了下来,淡定从容的站着。

    八哥依旧一副不爽模样,骂骂咧咧道:“妈蛋的,简直气死八爷了,少爷你说出我什么时候被这么气过?嗯……除了在你这。”

    格林瞪了八哥一眼,没有说话,默默等待着。

    随着一队队猎魔明巫师、猎魔暗巫师抵达要塞广场后,大队的明巫师进入要塞底座内部,暗巫师则留在了广场上。

    一只只任务完成的机械蜂随着最后进入要塞的空间飞艇,进入了空间要塞底座内。

    喀嚓!

    突然间,要塞上空平静的天空拉开了一条漆黑的口子。

    咻、咻、咻、咻、咻、咻……

    一个个光点,百余形态肆意的身影从黑色裂缝飞出后,快速飞落在本源空间要塞广场上,其中一大半是直接进入了空间要塞底座,一小半则留在了平面广场上。

    这些都是来自七环圣塔的三级大巫师,气场威压明显的高出一级、二级猎魔巫师一大截。

    “嗯,即使巫师的数量比起上一次远征阴影谜团世界要多一些,但由于要塞更加庞大,倒也没有上一次那般的夸张拥挤。也不知此次猎魔远征的圣痕巫师们,是怎么样的安排。”

    格林与众多猎魔巫师无比期待着,一同继续向着漆黑裂缝处望去。

    好一会儿后,一个漆黑身影缓缓出现在了漆黑裂缝的另一端,向着巫师世界空间要塞望了过来。

    只有一位圣痕巫师?

    愕然中,众多猎魔巫师愕然的喃喃自语着。

    因为对于大多数猎魔远征来说,都是需要两名、甚至三名猎魔巫师共同完成的,可是如今竟然只出现了一名圣痕巫师踪迹?

    众人不禁开始暗中猜测起此次远征世界,是不是某个特殊的低级世界,又或者这位圣痕巫师是不是那些极其强大的传说级老家伙……

    格林突然身体一震,甚至把肩膀上的八哥都吓了一跳,打断了它竟然还在继续的骂骂咧咧。

    不可思议中,格林愕然惊骇道:“这、这、这……这般压抑、冷酷、暴虐的气息……这是黑索塔圣痕巫师!?”(未完待续。。)

    ps:明天就要从新疆回石家庄了,然后有一些事情要处理,只能尽量在三月上旬内保持一章不断更水准了,下旬再恢复。如有迫不得已断更,下旬三更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