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三十五章 火刑架

一行白鹭上青天 Ctrl+D 收藏本站

    如果真的是一名潜入猎魔巫师的话,哪怕是城内此时可能隐藏着一两名二级蝗虫人,格林、克雷蒂亚也定然会尝试拯救。+◆

    拯救一名猎魔巫师的报酬不容小觑!

    大不了以后换个小城潜伏,调查深渊污染的数据。

    然而此时,两人却没有从这个被捆绑在火刑柱上的蝗虫人身上发现任何巫师气息,这不禁让格林、克雷蒂亚为难了。

    克雷蒂亚看向格林,格林默默摇了摇头,示意先默默关注事情进展。

    “我不是巫师!我是索兰丽,城里所有的蝣蝗子民都认识我!”

    被脱光衣服捆绑在火刑柱上的女蝗虫人大喊着,不屈不挠,眼睛中充满了坚定与理智,这是属于类似巫师探寻真理与奥义的智慧之光!

    即使被捆绑在火刑柱上,即使没有人类的外表,即使没有巫师的任何气息,格林却仿佛感到自己面对的就是一名巫师。

    一切都是因为她双目中坚定可敬的智慧之光。

    “不是巫师!?”

    暗灭神殿祭祀冷笑着,一挥手,将一张张图纸与一根半截魔法杖、猎魔武装残片、几个魔导巫器扔了出来。

    格林发现,这些图纸上绘制的都是大圆套着六星芒基础魔法阵图案,是每一名巫师学徒的基础课程知识,甚至这些魔法符文只是徒有其形,没有精神力引导。

    至于半截魔法杖、一个魔导戒指、一个魔导相连,都只是报废的无用之物而已,有着明显的战斗残损痕迹。

    仿佛这些东西带着最可怕诅咒的邪恶之物!

    围观的蝗虫人纷纷惊呼着退开了一些距离,没有任何人敢去擅自接触。

    “那从你家里搜出的这些邪恶的东西,怎么解释!索兰丽?哼!为了檀顶堡奉献出自己生命的嘀勒统领和他可敬的妻子索兰丽,根本不会与这些肮脏的东西有任何关系,一定是你把索兰丽所杀了,披上了索兰丽的皮冒充她潜入了檀顶堡。你这个肮脏邪恶的巫师!”

    暗灭神殿祭祀咆哮着,双目通红着,仿佛这个捆绑在火刑柱上的女蝗虫人便是世间最大的邪恶。

    虽然失去了暗灭神力支持,祭祀不再有曾经的神圣光辉,但蝣蝗对暗灭炎神的信仰却不会短时间改变的。

    周围的蝗虫人们,也纷纷吵闹咆哮了起来。

    “可敬的索兰丽夫人才不会与这些邪恶肮脏的巫师恶魔器具车上任何联系!她有着完美的火红智慧之光,他的纯洁不可侵染,你这个邪恶的巫师,我不许你污蔑索兰丽夫人!”

    一名蝗虫热青年大叫着,将手中的泥巴扔向了火刑柱上的女蝗虫人。

    “噗”的一声。

    肮脏的泥巴打在女性蝗虫光滑**的绿色肌肤上。

    女蝗虫人虚弱的身躯本能的侧过头躲避。泪水流落。

    再次睁开眼睛,女蝗虫人虽仍是满眼的不屈与坚定,却带着无比的痛苦悲伤。

    “我没有说谎,我就是索兰丽!嘀勒为檀顶堡奉献出了自己的生命后,为了能够打败那些邪恶的巫师,我才希望通过研究这些巫师留下的……”

    啪!

    又是一块泥巴扔在了女蝗虫人的脸上,打断了她的话语。

    一名胖乎乎的蝗虫人妇女大叫着:“我儿子死了,都是因为你这个邪恶的巫师!我要让伟大的暗灭神殿祭祀烧死你,我要亲眼看着你在火焰中哀嚎。直到烧成灰烬!”

    火刑柱上的女蝗虫人流着泪水,目视向这名蝗虫人妇人。

    “你儿子死了,是因为邪恶的巫师,不适因为巫师知识。只要我们能够破解他们的秘密。就可以避免更多的无辜蝣蝗死去,就可以把他们驱逐出这个世界……啊……”

    突然,这名女蝗虫人痛苦的大叫了起来,拼命的挣扎着身躯。却无济于事。

    暗灭神殿祭祀拿着一把刀子,划开了火刑柱上女蝗虫人的脸,血液流出。

    “大家看见了吗?”

    暗灭神殿祭祀举着血淋淋的刀子大喊着。

    “巫师竟然已经能够完美伪装成我们的蝣蝗子民了。这层索兰丽皮肤下面竟然流出了和我们一样的血液,可是却改变不了她邪恶巫师的本质!从今以后,我们要毁灭一切檀顶堡内与巫师有关的东西!”

    “吼,烧死她!”

    “烧死这个邪恶的巫师!”

    “我的儿子……”

    一名名每日在巫师阴影下存活的蝗虫人无处发泄愤怒与恐惧,此时在神殿祭祀话语下陷入一种癫狂狂热中,纷纷大吼着。

    这真是太疯狂了,似乎所有的蝗虫人都失去了理智。

    “妈妈,我怕!”

    一名幼年蝗虫人瘦得皮包骨头,身体已经受到了深渊气息的深层侵蚀,绿色肌肤上长出了一些不正常红斑,身子十分虚弱的样子。

    小蝗虫人抱住了妈妈,不敢去看。

    蝗虫人妈妈看着自己被深渊气息侵蚀的女儿,柔声道:“不要怕,等祭祀大人烧死这个邪恶的巫师后,你身上的巫师之影就会被伟大的暗灭炎神驱逐了。她是这个世界上最邪恶肮脏的东西,是伟大炎神的敌人。只要我们坚定信仰,总有一天世界会从新变得美好起来。”

    “嗯。”

    小蝗虫人有些害怕的继续看向了火刑柱。

    蝗虫人妈妈努力一笑后,渐渐抬起头,柔情的微笑逐渐转化为憎恨,成为了千千万万高呼蝗虫人中的一份子,大喊着“烧死她”的话语,不停从地上捡起肮脏的泥巴扔过去。

    啪、啪、啪、啪、啪、啪……

    美丽匀称的酮体上到处都是肮脏的泥巴,火刑柱上的女蝗虫人悲凉的看着周围狂热的蝗虫人居民。

    曾经那么爱戴她的蝣蝗子民,如今却像恶魔一样,朝着她张牙舞爪着,将要烧死她。

    再看向曾经自己敬爱、甘愿为之奉献一生的可敬暗灭神殿祭祀,如今却好似魔鬼一般,朝自己冷笑着,看自己就仿佛在看下贱肮脏的赖皮猪一样。

    恨?

    不,索兰丽没有感受到自己的恨,只是心痛于这些蝣蝗的无知,自己却没有任何能够改变的方法。

    索兰丽直视暗灭神殿祭祀,虚弱道:“是你们错了,是炎神错了!那些蝣蝗子民不是死于巫师之手,而是死于我们的无知,我们只有……”

    啪!

    狠狠的,暗灭炎神祭祀打在了索兰丽的脸上,几乎用尽了暗灭炎神祭祀的所有力气。

    火刑柱上的索兰丽“呜”的一声,吐出了一口血水,再也说不出话。

    “你这个邪恶的巫师,竟然还敢污秽伟大的炎神,你这个低贱的东西!”

    啪、啪、啪、啪……

    狠狠的,暗灭炎神祭祀抽打着索兰丽,直到累得没有力气后,喘息着,暗灭神殿祭祀规整了一下自己仪表。

    看着几乎不成人样的索兰丽,祭祀冷声道:“说,你这个邪恶的巫师,潜入檀顶堡的计划是什么?”

    索兰丽只是抬起头,却已经说不出任何话,只剩下满口的血水。

    但是从她的眼睛里,格林看到的,虽仍是那一道不屈与智慧,也多出了不舍留恋与深深失望。

    “哼!不说,还披着伟大蝣蝗子民的皮欺骗我们?”

    啪、啪、啪、啪、啪、啪……

    仿佛是抽打在围观蝗虫人的心头上,即使对巫师十分憎恨的蝗虫人平民都感到了残忍,身体不自觉一颤一颤的,自然而然捂住了怀中幼年蝗虫人的眼睛上。

    暗灭神殿祭祀一皮鞭一皮鞭的抽打着,几乎把索兰丽抽打成了一个血人。

    泥巴顺着血水流下,肮脏污秽极了。

    终于,索兰丽再也没有力气抬起她的头,睁开她的双眼,只剩下了最后的喘息声,头顶上的黑色火焰几乎淡若不见。

    “哼!这就是邪恶巫师的狭下场,属于伟大炎神的光辉将永远照耀炎魂大陆!”

    陷入癫狂的祭祀大叫着,将手中火把投到了火刑柱下的柴草树枝上,转眼间,熊熊火焰便将索兰丽淹没了。

    “啊……”

    痛苦的呜咽声中,索兰丽挣扎着,尖叫着,却终究没有任何蝗虫人理会,都只是默默的看着这一幕。

    哭嚎声渐渐停息。

    熊熊大火依旧在燃烧着,暗灭神殿祭祀带领众人散去,只剩下广场中央渐渐熄灭的火焰灰烬。

    格林、克雷蒂亚默默看着这一切的发生,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没有想到,在这个世界坚持真理与奥义追求,会被这样对待……”

    格林低声感叹着。

    克雷蒂亚将刚刚面容上的一丝失落神态完美掩饰后,却“嘻嘻”一笑,邪恶妖异道:“让他们烧吧,疯狂吧,把这些反抗巫师意志的精英都杀死了才好。”(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