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四十章 信仰崩溃(下)

一行白鹭上青天 Ctrl+D 收藏本站

    难道是某个巧合?

    凯鲁克勒还没有来得及发布取消花街的命令,却有另一件没有头绪的事情发生了,并且对城内规则破坏的危害性更大!

    圣果园,遭到了巫师之影污染!

    原因是一名饥饿极了受到深渊侵袭的蝗虫人潜入圣果园,想要偷取食物,结果被守卫杀死。←

    原本只是平平常常的一件事,所有人都没有在意,然而紧接着第二天,圣果园内竟然开始出现深渊苔藓的痕迹。

    这……

    人们联想到了一件事,深渊苔藓会随着受到深渊侵袭的蝗虫人传染!?

    随着这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传闻,顿时那些受到深渊侵蚀的蝗虫人仿佛成了过街老鼠,往日的同情、视若不见如今变成了对巫师的厌恶与憎恨。

    ……

    火红之巢内。

    克雷蒂亚看见格林回来,妖异一笑道:“她正在安慰娜月呢。”

    格林的目光从那名中年蝗虫人妇女身上收回。

    “巧合?流言?根本不可能是无端出现,这应该是那名潜藏猎魔巫师的安排。这个信仰崩塌隐藏任务如果以后还有大规模后续进展的话,说不定能够被作战指挥部定为二级荣誉勋章任务。”

    格林不禁称赞道:“隐藏在城里的这名猎魔巫师的确有远见卓识,智慧非凡。”

    “你能够在这个任务里插上一手,猎魔远征后获得的成就也必然能够高出一些,倒是这两个月的意外收获。”

    克雷蒂亚笑着问道:“怎么样,你有什么能够确认的隐藏猎魔巫师人选?”

    格林想了想,淡淡道:“今本上确定就是我猜的那人了,你呢?”

    “我列了好四个人选,还没有确定。”

    克雷蒂亚说完,扭动腰肢缓缓离开房间。想来与是去与那位凯鲁克勒统领的什么幽会爱情了吧。

    上古黑巫术魅惑收集,在执行敌后潜藏任务的时候,果然非同凡响。

    ……

    两天后。

    “不……你们不能这样对待她,娜月是暗灭炎神的忠实子民,你们不能这样对待她,呜呜呜,你们不能这样……”

    中年蝗虫人妇女与娜默哭泣着,挣扎着,却根本阻拦不了一队蝗虫人勇士将这名已经全身长出黑色绒毛、病入膏肓的小女孩带走。

    就在今天,暗灭神殿发布命令。代表炎神意志宣布要将所有受到巫师之影侵蚀的蝣蝗集中管理,以避免巫师之影的传染。

    圣果园在几名统领与神殿祭祀的忍痛下,彻底毁掉了一部分受到深渊苔藓侵袭的果树,制止了深渊苔藓的蔓延。

    而然这件事引发的恐慌情绪,却在蝣蝗勇士中开始蔓延。

    因为这意味着他们以后得到的食物将要减少,这意味着他们的特权将要降低,这意味着他们也将要像其他蝣蝗平民一样饿肚子!

    如此情形下,暗灭神殿祭祀发布了命令,逮捕檀顶堡城内的所有受到巫师之影侵蚀蝣蝗。

    娜默与中年妇女的痛声哭泣。不过是城内千百家庭悲剧的其中之一而已。

    ……

    第二天。

    “呜呜呜呜……”

    花街的数百名蝗虫人女性被抓了起来,脱光了衣服捆绑成一串,遭受着城内所有蝗虫人居民道貌岸然的怒骂,怒骂她们丢失伟大炎神信仰。违背伟大炎神教义。

    其中便有娜默受到无尽指责中低声哭泣着。

    一名名堕落的男性蝗虫人则被凯鲁克勒统领亲自每人三皮鞭的狠狠抽打,受到了一些蝗虫人所谓的拥戴。

    可是暗地中,却不知有多少双类似于娜默、娜月母亲一样的双眼,充斥着愤怒与痛苦。在低声哭泣着。

    这不是她们的错,她们只是想在这个世上活下去而已,为什么炎神却为什么要这样对代她们?

    她们曾经虔诚真挚的双眼。渐渐开始变了,变得迷茫了,怀疑了。

    凯鲁克勒统领仿佛胜利者一般高举着皮鞭,享受着胜利者一般的欢呼,受到周围蝗虫人子民拥戴,暗中转过头不经意间瞭望向高耸火红之巢顶部一抹身影。

    “蒂亚,我证实了自己的信仰!”

    正在这时,广场上突然一阵骚乱,几名蝗虫人勇士飞了出来,咆哮道:“全城戒备,一名受到巫师之影魔化的蝣蝗伤害了祭祀大人,从囚牢中逃跑了!”

    巫师之影魔化,一般是指那些深渊化畸变的怪物,却很少在这个世界的统治者蝗虫人身上出现。

    可是如今,这些勇士竟然说有蝗虫人被巫师之影魔化了?

    另一边。

    不论是格林,还是克雷蒂亚,都清晰的感应到一个充满巫师劣质血脉巫术气息的身影,微微一愣后不禁一阵冷笑。

    什么巫师之影魔化,这分明是被那名隐藏的猎魔暗巫师施展了劣质血脉巫术而已。

    “咻”的一声,格林咆哮道:“跟我来!”

    带领着数名蝗虫人勇士,格林与几名蝗虫人化为残影,追踪着巫师施展血脉巫术的气息飞行着。

    “嗯?竟然在这里?该不会是……”

    咻、咻、咻、咻、咻……

    格林带领的数名蝗虫人竟然飞回到了自己的住处,看见了一个躲在中年蝗虫人妇女身后的怪物。

    这个怪物身体已经有两米高度,通身长满了黑色绒毛,身体呈现畸形状态,一些裸露肌肤下不停的“咕噜咕嘟”蠕动着,仿佛有什么东西要挤出来,身后长出了一根畸形的尾巴。

    “妈妈,我怕……”

    怪物用着沙哑丑陋的声音说着,在其他吃惊紧张的蝗虫人听来,却仿佛咆哮嘶嚎。

    “娜月?你真的是娜月?呜呜呜,你怎么……”

    中年蝗虫人妇女哭泣着,格林却“脸色一变”,大喊着:“夫人小心,不要被这头怪物传染了!”

    说完格林身影一闪,手中炎魂剑刃手起剑落,熊熊燃烧的炎魂之力下,这头怪物便被格林轻易斩杀了。

    “哼!果然已经被巫师之影魔化,该死的巫师!”

    格林恶声咆哮着,跑到了中年蝗虫人妇女身边,关心道:“夫人你没事吧,放心,伟大的暗灭炎神意志会保佑你和你女儿平安无事的。”

    中年妇人的眼中只剩下了空洞与愤怒,却无处发泄,用着近乎嘲讽的语气道:“是啊,暗灭炎神会保佑我的,呜呜呜呜……”

    格林一声叹息,朝着身后几名蝗虫人勇士道:“把这具魔化尸体送到祭祀大人那里,只有请求祭祀大人借用伟大的暗灭炎神神力,才能够彻底将这个怪物尸体身上带来的污秽洗礼。”

    众人不知道的是,此时这具怪物尸体上,已经被悄然撒上了一层魔法石粉末。

    “是。”

    几名蝗虫人勇士带着怪物尸体向暗灭神殿飞去,格林则在安慰了了妇人片刻后,离开火红之巢,平息外面蝗虫人的糟乱。

    …………

    七天后。

    “烧死他们!”

    “烧死他们!”

    “烧死他们!”

    一名名癫狂的蝗虫人在恐惧中大吼着,此时大部分蝗虫人竟然开始荒唐的相信,只要断绝了城内受到深渊侵袭的感染者,就能断绝城内巫师之影的继续传染。

    人们开始像对待曾经的那名“索兰丽巫师”一般,去烧死这些巫师之影蔓延的爪牙,发泄自己心中每日积累的恐惧与压抑。

    虽然,这在真正的巫师看来,根本就是可笑至极举动。

    格林、克雷蒂亚悄然离开了,通过这座小城,格林已经清楚了解了深渊苔藓初步爆发的情况。

    相信用不了几年,整个暗灭帝国都会变成这个小城类似情景。

    而这,却连局部的深渊灾变都算不上。

    飞在天空中,克雷蒂亚嘴角上扬,妖邪的笑着。

    “真没想到,那名猎魔巫师竟然伪装成了神殿祭祀,我猜他下一步计划就是诋毁自身,让众人彻底丧失炎神信仰后公然打破暗灭炎神信仰旗帜了吧?嘻嘻,真是太有意思了。”

    有什么比暗灭炎神在人间代言人的自我诋毁,更能污秽暗灭炎神呢?

    娜默、娜月一家人的悲剧,不过是檀顶堡城内的一个缩影而已。

    她们的母亲,成精暗灭炎神的最忠诚信仰者将成为撕破这个信仰旗帜的先锋,崩塌千里大堤的蚁穴。

    格林潜入檀顶堡城为的只是搜集情报信息,能够意外参与到这个崩溃信仰的隐藏任务中,倒是意外收获。

    以那位猎魔暗巫师的智慧,完成后面计划也只是时间问题了。

    格林手中拿着一块血精石,喃喃着:“希望这个血晶石,并不是这个世界的稀有能量晶石。”

    “咻”、“咻”两声,两个蝗虫人身影一闪即逝。(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