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八十五章 始蝗神国

一行白鹭上青天 Ctrl+D 收藏本站

    始蝗神国。

    一个又一个简陋而实用的火红之巢林立,似乎是在近数十年内依靠蝗虫人精英们从零开始,累建起来的,承载着蝣蝗一族在无尽世界的最后传承,捍卫着蝣蝗一族在无尽世界的最后尊严。

    三百米高的一座火红之巢巢顶,埃希平躺在天台上,仰望着蔚蓝色天空白云朵朵,心中彷徨着。

    外面的世界,怎么样了?

    自从幼年被带入始蝗神国的那一刻起,埃希便被灌注着伟大蝣蝗一族终有一天,会反攻入炎魂大陆,夺回炎魂世界的思想。

    数十年前,血色之月出现,炎魂世界便被一群来自异域世界名为巫师的恐怖生物纵横肆虐着。巫师们以不可阻挡之势先后摧毁五大帝国的各个帝都后,占领了世界之心,同时用“巫师之影”污染了整个世界。

    在始蝗炎神与海之守护者的引领下,聚集起了被污染炎魂世界的大部分残存蝣蝗圣者与世界守护者,开始暗中收纳炎魂世界饱受苦难垂死挣扎的蝣蝗精英,作为希望之光引入始蝗神国内。

    亲人的分别与不舍,埃希永远不会忘记母亲的眼睛。¤↖

    始蝗神国资源有限,并不是所有的蝣蝗都能够进来,只有被圣者与守护者认定拥有剑道潜力的蝣蝗,才能进入炎魂世界的最后一片希望、和平、未被巫师之影污染的土地。

    如今,已是数十年时间过去。

    埃希看着城市中忙碌的蝣蝗们,每一名蝣蝗都似乎带着为明天希望进行奋斗的朝情,双眼中充满了所谓的希望。

    人们似乎已经开始忘记外面世界的一切!

    因为始蝗神国内实在太安逸了。

    外面是邪恶、强大巫师肆虐的灾难地域,一堵无形的空间之墙将外面分离隔绝,里面则生活着炎魂世界内全部蝣蝗精英,进行着建设与奋斗,组成了一个微型的完整炎魂世界。

    “埃希!”

    呼唤声从身后传来。是埃希青梅竹马的妻子雾魅,也是炎魂世界天资凌然的剑道天才,同样被一位蝣蝗圣者认定为炎魂世界希望,引入了始蝗神国内。

    腰间挂着两把剑刃,竟然是炎魂世界罕见的双剑流蝣蝗。

    雾魅走到了埃希身边,眼神有几分忧伤与冷漠,仿佛对外界的一切都失去温暖,眼中只有埃希一人。

    “雷瞳圣者让我召唤你去修炼炎魂剑道,你已经两天没有出现了。”

    埃希没有回答妻子的话,仍然双目失神的望着蔚蓝色天空白云飘飘。一片和谐的美丽,仿佛这是一个充满了宁静与庄重的世界,隔绝了外面的一切信息。

    任何时候,雾魅都不会将自己的冷漠带给埃希。

    嘎吱!

    雾魅坐在了埃希身边,腰间剑刃与平台接触,发出摩擦声,陪着埃希一同看向美丽平和的蔚蓝色天空白云飘飘。

    炎魂世界,真是美丽啊……

    终于,失神中的埃希朝着身边的妻子道:“你说……神国之外的世界。怎么样了?真的像雷瞳圣者说的,伟大蝣蝗一族已经成功抵御了巫师入侵,并开始战略性反攻了吗?”

    “应该是这样吧。”

    雾魅极有智慧,但在埃希身边却似乎从没有自己的主见。眼神深处永远是那么的忧伤,让人怜悯,欲要了解,悉心呵护关怀。

    吱呀!

    埃希坐了起来。速度奇快挥出手中剑刃,一抹炎魂之力划过,阵阵能量波动以埃希为中心扩散着。

    “三十年了!三十年来我们不懈的修炼炎魂剑道。为的就是夺回属于我们的炎魂世界,杀死那些邪恶、残暴的巫师,一切不留全部杀死!给我们死去的亲人报仇!可是现在呢?”

    仿佛有了一些灰心丧志,埃希手中剑刃落下。

    “你看看那些蝣蝗,每个蝣蝗脸上都带着信心,仿佛在为自己能够进入始蝗神国感到庆幸,不断享受着这短暂的安逸,已经忘记了我们当初的信念,夺回属于我们空间之墙外面的世界!”

    空间之墙,便是始蝗神国特性与规则,能够有效阻止世界之主等级生命降临神国内。

    埃希有着梦想与热血,有着属于年少的张狂,无法做出任何忍耐,也不容许世界违背自己的正义,似乎是每一个英雄未受磨练前应有的概念性格。

    雾魅看着热血的埃希,轻声道:“我们只有更强大,才能战胜那些巫师。”

    “更强大、更强大、更强大!雷瞳圣者每天都在说着这些,真正强大的蝣蝗不是应该在不断战斗中成长吗?可是你看看他们,他们已经忘记了外面的一切,他们只是在用自己的强大力量让自己能够在这个空间之墙内享受到更加安逸的生活,看着外面世界的蝣蝗们不断被巫师杀死……”

    埃希说的,似乎就是始蝗神国内的事实。

    生活在这里的蝣蝗精英们,虽然强大,被称为蝣蝗世界的最后希望,但人们却只是表面的强大而已。

    内心而言,这里的大部分蝣蝗都已经失去面对强大神秘巫师与无穷无尽残暴灵魂奴隶怪物军团的勇气。

    咚咚咚咚……

    一阵钟声响起,原本欣欣向荣的蝣蝗们纷纷微微变了脸色后,一部分人紧咬着牙齿,不断默念着“不会抽中、不会抽中”话语,向着钟声方向飞去。

    “看见了吗?”

    埃希咬着牙齿,朝着雾魅咆哮着:“这些胆小鬼,都不愿意再离开神国空间之墙保护去执行域外任务了,他们在默念着不会抽中自己执行任务!”

    “埃希……”

    雾魅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能让满富正义与热血的埃希平静下来,只能默默守护在爱心身边。

    “寄生在这座空间之墙内苟延残喘,玷污着伟蝣蝗魂意志,这样的畸形肮脏世界根本不配称为炎魂世界的希望!”

    埃希越说越是愤怒,头顶的黑色火焰熊熊燃烧着,双眼中充满着血丝,却无力改变一切。

    雾魅拉住了埃希。

    “不要再说了。这些话被别人听见,我们会被审讯的,到时候说不定会失去继续居住在神国内的资格。”

    埃希甩开了雾魅的手。

    “连你也害怕那些巫师了!?”

    埃希的声音冷漠了下来。

    “原来你和他们一样,都是怯弱的家伙,都是为自己能够在这座空间之墙内短暂安逸生活窃窃自喜的胆小鬼,失去了面对巫师的勇气!”

    被甩开了手,雾魅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所有的智慧在面对埃希的时候都仿佛失去了作用。

    雾魅确实无法说些什么狡辩的话语了。

    进入神国之前,望着被巫师之影污染的满目疮痍炎魂世界,雾魅与埃希一同发誓。一定在神国内用尽自己的一切努力,终有一天会以自身强大力量重新夺回炎魂世界。

    可是,愤怒与仇恨终究只是短暂的。

    始蝗神国内的安逸和平与外面世界的巫师之影肆虐相比,简直是一座空间之墙内的天堂,人们不断建设着这个天堂,并且越来越美好。

    这里的每一个蝣蝗,都有着极高成长潜力。

    按照当初设想,原本越来越强的发展下去,应该不断反攻巫师才对。然而事实却与之相反……

    越是强大的蝣蝗,便越是掌握极高权力,构建着自己的安全地位,不断派遣着弱小蝣蝗按照神国规则离开神国。进行所谓的反攻,无意义送死,去应付规则。

    事与愿违,便是如此。

    面对着埃希的正义与热血。雾魅感到羞愧,可是这却是始蝗神国的规则,不是埃希与雾魅两个人能够改变的。只能适应。

    “埃希,你要去哪里?”

    雾魅呼喊着,可是埃希却仿佛是一名青春期无处发泄,永远处于愤怒中的孩子,冷冷道:“我去哪不用你管,这个肮脏的世界我再也……”

    轰!

    埃希的话才刚刚说到一半,突然,一道沉闷的响雷声突然传遍天空。

    “嗯?”

    “这是……”

    埃希与雾魅同时仰起头,满目疑惑。

    街道上、火红之巢内的蝣蝗们也纷纷望向天空。

    “怎么回事,这么好的晴天,怎么突然打起了响雷?”

    “喂喂喂,不会是空间之墙的声音吧?”

    “别开玩笑了,怎么可能!这可是始蝗神国的空间之墙,那些怪物再强大也无法突破空间之墙进来的。”

    蝗虫人们短暂的混乱好奇、议论纷纷后,除了极少数在职的快速反应部队飞向天空的空间之墙应付探查任务外,大部分纷纷恢复了平静,继续做着自己的事情。

    埃希同样在仰望着天空蔚蓝色天空上一朵奇大无比诡异白云,无视了身边的雾魅。

    蓝天后,那朵白云后面,似乎又什么东西!

    必须要做些什么,阻止那些快速反应蝣蝗部队靠近,提醒人们做准备!

    仿佛发了疯一般,埃希突然咆哮了起来:“我家拿起巫器!准备战斗!巫师,是巫师!巫师们进来了!”

    望来飞行的蝣蝗们短暂一惊后,纷纷嫌弃的离埃希远了一些,继续向自己目的地飞去。

    雾魅跑了过来死死拉住埃希,哭泣道:“不要再喊了,不然执法队来了的话……”

    埃希喘息着,绝望的看着周围冷漠、陌生看着自己的蝣蝗们,双眼瞳孔颤抖,却根本不能改变什么。

    咻!咻!咻!咻!咻!

    五名蝣蝗执法队勇士飞了过来,冷漠的看着埃希,领头的蝣蝗冷冷道:“跟我们去治安部一趟,如果反抗,就地格杀!”

    埃希仿佛失了魂一般,被两名蝣蝗执法队束缚了起来。

    几人正欲飞去,突然天空再次一道“轰隆”的闷雷炸响后,一声声惨叫传来,快速反映蝣蝗纷纷从白云之上坠了下来。

    嘭嘭嘭嘭,尸体砸在地面上。

    喀嚓!

    一双纯黑色能量巨手被一道道规则锁链不断绞杀着,却全然不顾,将密密麻麻规则锁链组成的空间之墙缓缓扒开了一道裂缝,黑色的深渊气息从裂缝中涌了进来。

    黑暗未知深处,一双巨大的眼睛从裂缝中窥视了进来。(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