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零六章 你这个怪物

一行白鹭上青天 Ctrl+D 收藏本站

    十天后。

    “噗”的一声,禁锢魔法封印阵内的噩梦之影化为一阵黑烟消散,格林的捕捉实验标本计划再次失败了。

    微微有些失望,连续数天的抓捕实验标本计划都失败了。

    格林没有表现应有的沮丧,仍然保持着巫师的沉静平稳,站在原地思索了一会儿后,突然双目一眨,似乎发现了什么。

    绘制封印魔法阵内的地板上出现了一层细微的黑色粉末,好似灰尘一般,毫不起眼。

    用手轻轻沾了沾后,用力抹了一把,格林确定眼前这些确确实实是在噩梦之影消散后出现的黑色粉末,而不是所谓的自然灰尘。

    “嗯!?看来总算有些发现了!”

    欣喜中,格林蹲下了身子。

    撕下了一张空白纸张,格林用纸张一点一点将充满*气息地板上的黑色粉末全部收集了起来,装在了一根透明玻璃试管里装作标本,等待进行下一步观察。

    实验管中只有薄薄的一层黑灰,微不足道,数量十分稀少。

    滴答、滴答、滴答……

    数个沙漏时间后,挂钟声音渐渐开始衰弱,噩梦世界又是新的一天将要过去。

    格林却一声叹息,试管中的粉末研究暂时还没有任何进展。

    唯一能够确定的是,这似乎某与噩梦世界某些恐怖生物有一些关系,在没有证据的猜测中,格林感觉这些黑色烟灰似乎是恐怖生物们的新陈代谢的皮屑!

    将所有的黑灰收集了起来,格林转头望向了房间木床上渐渐开始愈合的世界裂缝。

    “哈……”

    伸懒腰的哈欠声传来,似乎是一个美滋滋睡了一晚上正要起床女人的幸福声音。

    “嘻嘻,姐姐,最近几天你的精神都不错呢。不作那个恶梦了吗?”

    旁边的小女孩打笑着,隐隐传来了两个女孩笑闹声音。

    “嗯,可能是我真的已经放下了吧。毕竟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们以后的漫漫巫师之路不需要太多情感,只有寂寞相陪。劝你也离那个家伙远一些,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短暂的声音随着世界裂缝的愈合渐渐停息,噩梦世界再次恢复为一片寂静,整个世界开始由夜晚的破败、压抑、不详变为白天的虚幻、扭曲。

    嗯?

    格林今天似乎从巫师世界这两个女孩的话语中听出了什么。

    也许是格林自我产生的联想进行脑部,一般来说,女人谈到负心男人,必然有着一段美好回忆后的悲剧,从而由爱生恨。

    作为有过一段真挚情感经历的格林。虽然由于幼年枯燥经历,对于人类男女之间那种细腻情感十分疏涩,却也能够体会那种爱在心里的真挚。

    也许,这个房间的噩梦之影产生原因,是巫师世界人类本身?

    红毛丑陋猴子是噩梦世界的真实形体,亦或者说是黑灰的遮掩,而唤醒之光下的婴儿,则是那个女巫师学徒噩梦中的情景?

    “吱吱吱吱吱……”

    随着噩梦世界黑色太阳的冉冉升起,格林一晚上都没有研究出什么的黑灰,竟然在玻璃试管内部开始剧烈震动起来。

    似乎正在不断被噩梦世界某种神秘规则净化着。消失着。

    格林吃惊中,赶忙将玻璃试管残余的黑灰收入了维度间隙。

    “这就是噩梦世界白天时候,自己感觉十分安全的原因所在?”

    除了刚刚陷入噩梦世界的时候。格林被那个盯上自己的恐怖生物攻击了一次以外,之后十余天时间格林便一直呆在这个小屋内研究噩梦之影和冰系巫术知识,现初步了解噩梦世界构成,然后企图在噩梦世界内尝试晋级二级巫师。

    这些天倒是十分平静,没有发生什么危险。

    “看来,噩梦之影在噩梦世界白天是没有办法研究了。”

    拿出冰元素巫术魔法知识书籍,格林突然想起了一件事,索朗姆的不死之身诡异天赋,是不是噩梦世界存在着什么关系!?

    光眸闪动中。格林渐渐将胡思乱想放下,开始专心致志研究起冰元素巫术知识起来。

    ……

    又是十天后。

    再次将噩梦之影驱散后。看了眼开始恢复正常的挂钟,格林伏在地面。用纸张细心的将烟灰收集了起来。

    巫师眼中的无尽世界,无论是物质世界、虚幻世界或者虚空世界,都有一条根本的原则,亦或者是巫师知识的基础原则,那就是任何东西都不可能无中生有,都必然要遵循着一个能量与质量的守恒。

    这个噩梦之影少去的黑灰,必然代表着某些方面的减少。

    格林想要知道的是,如果自己持续不断的一次又一次杀死这个噩梦之影,并且将它掉落的黑灰‘变相封印’在维度间隙中,不让噩梦世界的白天将它净化,去从新补充,这个噩梦之影会怎么样?

    它会不会死?

    带着这样的思索,格林打算进行一次实验,更深入了解观察噩梦之影的秘密。

    记得曾经佩尔阿诺斯导师说过,如果自己晋级圣痕巫师进入噩梦世界,就尽量多在这个世界内停留一些时间。

    虽然不能彻底毁灭噩梦世界,但只要一代又一代巫师不停削弱,就能无限将这些噩梦生物寄生操控精神力的极限降低,无限趋于零。

    那么就是说,噩梦之影被杀死后,虽然能够无限重生,但确确实实在削弱着,甚至于只是这二十天来,格林便感觉到这个房间挂钟的噩梦之影已经削弱了不少。

    这个所谓的削弱不是指它本身的生命,而是指它强行寄生控制的能力。

    似乎这些黑灰便代表着它的寄生能力。

    那么,如果有一天这个噩梦之影驱散后不再能够出现黑灰的话,失去寄生控制能力的它,将怎么样?

    ……

    三个月后。

    随着夜晚降临,噩梦世界开始由扭曲虚幻转为破败真实,房间挂钟钟摆的“滴答滴答”声渐渐清晰。

    又过了大约一个沙漏时间后。

    已经开始习惯噩梦世界规则的格林自然而然将巫师知识书籍合拢,看了眼木床上渐渐开始出现的世界裂缝,好似一个扭曲的旋窝,直径狭窄的只有不到半米。

    “今天也许就能够出现一些结果了。”

    走到挂钟前,格林以噩梦之影的身躯静静等候着。

    滴答、滴答、滴答……

    钟摆随着“滴答”声渐渐拉长,一道黑色的液体从挂钟上流了下来,这个低级的噩梦之影好像是一个没有智慧、完全趋于本能生命,或者是某种噩梦世界自然现象,根本没有对死亡的恐惧,亦或者表现出对于格林的畏惧。

    不过此时,它的虚弱已经十分明显。

    面对仍旧阻拦它的格林,这个噩梦之影虽然仍依旧在攻击格林,此时虚弱的却根本无法再对巫师罩产生任何影响。

    甚至于这个丑陋的红毛猴子体内竟然发出了一丝洁白的柔和之光,宛如格林的唤醒之光。

    似乎这是格林三个多月来不停收集黑灰,导致这个噩梦之影无法再阻挡体内的东西导致。

    这个东西,很可能就是这只噩梦之影的本源!

    随着格林羊角噩髅魔法杖砸下,这一次这只噩梦之影竟然一声悲嚎后,落下了数量惊人的黑灰,而不是再像曾经那般化为大片黑烟飞进挂钟内,只在地面留下了少量的黑灰。

    滴答、滴答、滴!

    挂钟停止钟摆了!

    “这是……”

    格林眼中,一个洁白柔和光芒组成的婴儿出现了,这只噩梦之影的真实本源,竟然是这个?

    或者说,那名女巫师学徒的噩梦之源,是这个婴儿?

    “呜呜呜……”

    在格林的吃惊中,这个洁白柔和光芒的婴儿突然睁开了眼睛,朝着格林身后本能哭了起来。

    “呜呜呜呜,孩子,我的孩子!你这个怪物,快离开我的孩子!”

    格林转过了头,看向了那个从世界裂缝反向钻进来的女巫师学徒,正满脸慌张的拿着魔法杖,指着自己。(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