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零七章 大胆猜测

一行白鹭上青天 Ctrl+D 收藏本站

    思绪瞬息变化。

    格林仿佛想到了某些深层次东西,突然从维度间隙拿出唤醒之灯,同时引动巫师世界本源意志将自己由虚幻扭曲凝为实体后,在女巫师眼中消失不见。

    这名女巫师学徒在梦境中发生的一切,就仿佛格林看向维度间隙中的一切,反映似乎慢了很多,对于种种离奇现象并没有表示惊讶,也不会去真正相信。

    毕竟,谁会去相信一场梦呢?

    哪怕这个梦再真实,它也只是一场梦而已。

    至于有些传记小说中,会出现梦境中预言指引的情景,这在巫师眼中无法捉摸的无尽世界命运之下,预言本身就是遭到极端排斥的。

    除了理想中无所不能的“神”以外,任何预言都是荒诞无知的。

    在格林消失的一瞬间,女巫师便冲向了这个婴儿,并一把抱在了怀中,眼里流下了痛苦的泪水。

    “是妈妈的错,一切都是妈妈的错,你怨恨妈妈也是应该的。妈妈不应该把那个负心的男人怨恨牵扯到你,一切都是妈妈的错,呜呜呜……”

    呜呜呜的哭泣声音,正是格林第一天来到这座城堡时候,所听到的女人哭泣声音。

    格林仿佛一个隐身的人,默默观察着一切。

    “呀呀咿呀……”

    婴儿发出了欢快的笑声,似乎十分享受在妈妈怀里的温暖,睁开的眼睛无比明亮,嫩嫩的小手向女魔法学徒洁白的脸蛋伸着。

    “我的孩子……”

    女巫师学徒将婴儿紧紧的抱在怀里,亲吻着,哭泣的笑着。

    渐渐的,在格林眼中,噩梦世界原本破败气息的小屋竟然开始散发出金灿灿光芒。美丽的宛如美妙梦幻,绝非是什么噩梦!

    哗哗啦啦……

    女巫师学徒与怀中婴儿化为漫天的金色光点消散,向着世界裂缝内飞去。随之暂短的美妙也渐渐消失,房间内的钟表“滴答滴答”声再次响起。

    与此同时。木床上的世界裂缝竟然在噩梦世界的深夜中渐渐愈合了。

    “呜呜呜,是我的错,是我的错……”

    女巫师学徒的哭泣声音从渐渐合闭的世界裂缝中传来,另一边,妹妹似乎也被吵醒了过来。

    “姐姐,怎么了,又做恶梦了?”

    女巫师学徒抑制住了自己的啜泣声音。

    “一切都过去了,曾经的一切。都是我们的经历而已,未来的生活才是我们将要面对的。当初是我的错,不应该因为他而把肚子里那个孩子……”

    声音随着世界裂缝的合闭停止。

    格林来到窗子前,看向噩梦世界远方朦朦胧胧的雾气,整理着这些天来进入噩梦世界后的发现。

    首先是刚才。

    刚刚女巫师学徒进入噩梦世界,那种强大的感觉,竟让格林心生一种无力抵抗的仰望感觉,那种感觉,就仿佛在面对巫师世界冬之守护者!

    这绝不是什么正常现象。

    对方穿越时空降临,那一瞬间竟然让时空发生了某种说不清楚的扭曲。挂钟甚至都完全停止。

    而且对方竟然在喊自己怪物?

    在对方的眼中,自己是一个噩梦世界的怪物?

    格林驱散了巫师世界本源意志,又将唤醒之灯放入维度间隙后。看向了自己一片扭曲、充满噩梦气息的手掌,沉思起来。

    通过这个房间内的那个婴儿噩梦之影,格林首先知道的便是,这个噩梦之影本质,是那名女巫师学徒的愧疚。

    一般而言,心理的创伤会通过梦境渐渐愈合,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那名女巫师学徒的心理创伤,是因为她经过一段情感纠葛后,打掉的肚子里的孩子。为此一直心存愧疚,希望通过梦境去愈合这个愧疚与心理创伤。

    正常情况下。刚刚这个房间里发生的事情应该早就开始了。

    可以说在刚刚的那一瞬间,在女巫师学徒临噩梦世界这个房间的一瞬间。她代表的就是整个世界意志规则,因为这由是她创造的梦。

    可是……

    格林拿出了透明玻璃瓶中收集的黑灰。

    就是因为这些黑灰,格林猜测是噩梦世界恐怖生物新陈代谢的皮屑,包裹了那个婴儿,由此女巫师学徒原本的心理愈合之梦却变成了永恒的噩梦,不断打击着女巫师学徒。

    若是其他世界精神意志薄弱的生物,碰到这样的情况恐怕早已受到某些影响了,可是巫师作为精神力与知识进化的载体,最基本的特点便是时刻保持着巫师理智,甚至永不间断冥想加以巩固。

    如此,这个噩梦之影影响的永远只是梦境,根本不会由梦境影响到巫师的现实判断!

    巫师世界远古时期以前,这个噩梦世界里生活的恐怖生物们控制其他生物族群的方式,就是这样?

    格林以自己此时收集到的线索,用着自己的巫师智慧猜测着。

    可是细细一想之下,很多地方却仍无法完善,毕竟格林得到的线索实在太少了。

    格林一言不语,仍在整理着思路。

    这个房间噩梦之影本身,是那个婴儿,而婴儿本身是女巫师学徒精神因为愧疚歉意,希望通过梦境来弥补精神创伤而潜意识创造出来的载体。

    可是这个婴儿载体,却被黑灰包裹,成为了自己眼中那个红色长毛丑陋猴子的形象,进而成为了女巫师学徒的噩梦。

    自己无意间的行为,等于破去了噩梦表层,让女巫师实现了本身应有的梦境。

    也就是说,噩梦之影,只是恐怖生物的影像?

    应该等明天再看一看,这个房间的挂钟还会不会出现……

    等等!

    自己好像忽略了什么!

    突然,格林身体一震后,声音冷颤的自问道:“怪物?那个女巫师学徒说自己是怪物,离开她的孩子。那么此时的自己在她眼中,是不是就是一只噩梦之影,也就是那个丑陋的红毛猴子!?”

    此时的格林已经肯定,自己确确实实已经陷入噩梦世界,成为了噩梦世界生物的一员,也可以说被封印到了噩梦世界中。

    “区分的方式,就是看自己外面有没有被那些黑灰包裹了。”

    格林二话不说,拿出了一把精致小刀,将自己的一束金色长发划落后,目不转睛的看了过去。

    “果然……”

    格林叹了一口气,看来自己并非是噩梦之影,也就是说,自己是真实的陷入了噩梦世界,而非那个婴儿,只是女巫师学徒精神构造的梦。

    对了!

    自己不是噩梦之影,却又是噩梦世界的生物,那岂不是说自己已经成为了噩梦世界的恐怖生物!?

    恐怖生物的特性便是想要离开噩梦世界,自己不就是这样的吗?

    如果这个猜测成立,那么换句话是不是可以说,这个噩梦世界的恐怖生命们原本也并非是这个世界自然繁衍出来的生命,而是像自己这般,从外面陷入到了这个虚幻世界的生命?

    恐怖生命之上,还有佩尔阿诺斯告知的噩梦世界最强大生物,恐惧魔王,它们是噩梦世界最原始陷入的外界生物?

    越是联想,格林便越是觉得不可思议。

    呼吸有几分急促。

    格林喃喃自语道:“想要证明自己是不是噩梦世界恐怖生物的一员,下个实验就要看看自己能否‘创造’出类似这个婴儿一般的噩梦之影了。”

    沉思间,时间不知不觉流逝,噩梦世界的黑色太阳渐渐升起,新的一天来临了。

    晚上是格林关于噩梦世界的实验,白天则是格林巫师之路的晋级学习。

    格林努力压下了所有噩梦世界的猜测,等待着下一个噩梦世界夜晚的降临。

    数个沙漏时间过去,随着血色弯月升空,噩梦世界又一个夜晚来临了。

    滴答、滴答、滴答……

    然而整整一个夜晚过去,挂钟钟摆一切正常,这个房间再也没有噩梦之影出现。(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