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百二十一章 恐惧魔王 8

一行白鹭上青天 Ctrl+D 收藏本站

    吱啦……

    两道百余米的沟壑划痕自无心之王脚下出现。○

    一瞬间,不只有多少噩梦之虫死于无心之王的脚下。

    躬着身躯,单臂支撑地面,无心之王喘息着,双目凛然望向了那头宛如山岳的巨猿。

    “你……”

    无心之王才刚刚欲张口说些什么,这头形象已与一般噩梦世界恐怖生物差太多的狰狞巨猿便双脚连连蹬捣,地面“轰隆、轰隆”的龟裂开了一连串脚印后,狂野的粗糙长毛拳头轮圆轰了过来。

    轰!

    宛如两头野兽之间的肉搏战斗,无心之王倒飞出了数百米后坠落地面,“轰”的一声砸出了一个大坑。

    此时格林的噩梦世界巨猿形象,已经对头无心之王造成了力量的完全碾压,根本无力反击。

    “双子之王!窥梦之王!震月之王!”

    落地的无心之王才刚刚来的及向远方三名魔王侍者呼喝,便被“轰隆轰隆”踩踏地面奔袭过来的巨猿一拳轰在了胸口上,直接从胸口中央的空洞穿了过去。

    咻!

    无心之王张口,猩红舌头快如闪电,插进了巨猿左眼中。

    “哼哼哼哼,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能够快速吸收惊吓之力的秘密吗?”

    格林一只手穿过无心之王空洞胸口,粗大的胳膊高高举起,将无心之王举过头顶,另一只手则若无其事的握住这条刺瞎左眼的猩红舌头,狠狠的拔了下来。

    血肉模糊的左眼肌肤化为了一条条触须,在无心之王的惊恐中,舌头上那只被贯穿的巨大眼珠竟然一阵扭曲,长出了双手双脚挣扎着向着巨猿空洞的左眼眶爬了过去。

    如此诡异,竟让无心之王也不禁感到了一阵惊恐!

    再次恢复完整的巨猿残暴一笑,另一个拳头“嘭”的一声,轰击在了无心之王欲要反击的拳头上。

    两拳相对。只听“喀嚓”一声,无心之王的胳膊竟然以不自然形态扭曲了过去。

    “啊……”

    无心之王扭动着身躯,宛如临死前陷入最后疯狂的猎物,身后的尾巴缠绕在了巨猿的脖子上,死死的勒着,另一只手则被巨猿用两只手狠狠的按着,慢慢向后方折断弯曲过去。

    “我收集惊吓之力如此快的秘密,就在于你这样的猎物身上啊,桀桀桀桀……”

    “喀嚓”一声,格林将无心之王另一只胳膊也完全扭断了!

    然而。格林却似乎并没有要击溃对方的意思,反而将自己快速收集惊吓之力的秘密告诉了对方?

    无心之王双目瞳孔一缩,颤声道:“你是说猎手……”

    嘭!嘭!嘭!

    三个坠地声几乎是同时出现。

    “轰”的一声,格林被一头足足四十余米高的魔王侍者一拳轰在胸口上,拳头上全来的磅礴力量让格林瞬间倒飞了出去。

    变为巨猿,格林的爆发性力量与防御型成倍增长,但灵活性却降低了一大截,“嘭”的一声四仰八叉倒在地上后,笨拙的又爬了起来。

    格林预想中的接二连三攻击并没有到来。

    嗯?

    这是……

    格林吃惊着。三只血色之眼的窥梦之王竟然背对着自己,与一头三十余米高的巨猿对峙着,根本没有向自己攻击的意思,这是怎么回事?

    至于刚刚一拳轰飞自己的魔王侍者……

    这是一头四十余米高。比此时格林还要高大的丑陋猴子,甚至于这所谓的四十余米身高,也只是它佝偻弯曲身躯后的高度!

    在它那非同一般宽阔的肩膀上,坐着一只七八米高的沉沦者。格林注意到,这一大一小两个沉沦者的尾巴竟然是连在一起的。

    这便是无心之王呼唤的双子之王?

    毫无疑问,这是要比此时格林还要强大几分的魔王侍者。

    “轰”的一拳。竟然引发大片血色之月光波碎痕, 震月之王朝着窥梦之王怒目相斥,咆哮道:“伟大噩梦之雾恐惧魔王正在降临途中,你这个噩梦之泥恐惧魔王手下的砸碎,不想引发伟大噩梦之雾恐惧魔王震怒就给我马上滚开!”

    这些血色月光似乎有某种更深层攻击效果,窥梦之王一些地方的红色毛发竟然以肉眼可见速度枯萎下来。

    然而,窥梦之王却并没有后退。

    “相比于噩梦之雾恐惧魔王的震怒,我更为惊喜于伟大噩梦之泥恐惧魔王亲自下达的意志。保护这名巫师陷入者不被噩梦之泥恐惧魔王与裁决之杖得到,让他永远陷入噩梦世界,成为一名真正的沉沦者。”

    窥梦之王三只血色之目瞪得滚圆。

    “我相信伟大噩梦之泥恐惧魔王推测的结果是对的!曾经的那些恐惧魔王并没有完成重生,他们只是成为了那个比创造了三色童话规则三环真灵巫师……更邪恶、更狡猾的裁决之杖圣痕巫师的工具!巫师世界正在和平衍变着噩梦世界,它们不但要终结巫师噩梦的威胁,它们甚至要创造出噩梦巫师!”

    远方的格林缓缓站起身,防备着双子之王的再次攻击。

    可是此时听到窥梦之王的这番话,格林双目骇然。

    三色童话精灵规则竟然是三环真灵巫师创造的规则?自己数十年来的追寻是错误的?

    而那位裁决之杖圣痕巫师目的,是在寻找和平衍变噩梦世界的方法,创造出所谓的噩梦巫师!?

    第一时间,格林想到的便是索朗姆。

    难道说这个家伙就是一名噩梦巫师?

    难道说巫师世界继机械巫师、黑巫师、元素巫师、炼体巫师之后,即将诞生出新的巫师……噩梦巫师?

    格林被自己的大胆猜测吓了一跳。

    难道说……

    离开噩梦世界的方法,便是被一位噩梦世界恐惧魔王寄生,进而被裁决之杖圣痕巫师转化为所谓的噩梦巫师?

    而噩梦巫师规则,便是裁决之杖圣痕巫师的真灵奉献!?

    不行,这只是自己的妄自猜测而已,没有找到裁决之杖圣痕巫师之前自己绝不会放弃希望,真的让一位恐惧魔王在自己身上去完成什么转生。

    这无异于将命运寄托在硬币上的愚蠢赌博。

    “哼!比起噩梦之泥恐惧魔王的无端猜测,我更愿意相信伟大噩梦之雾恐惧魔王的话,噩梦之泥恐惧魔王不过是被巫师世界吓怕了的懦夫,它已经放弃了远古噩梦世界恐惧魔王的更高追求,甘愿于在这个狭小的盒子中潜藏一生,等待噩梦世界之外那所谓的命运抉择!”

    “轰轰轰”震动连连,震月之王与窥梦之王大战着。

    窥梦之王一边与震月之王对战,三只血色之眼一边不时看向格林所化巨猿,恶毒咆哮着:“就差一点,就差一点我就能按照伟大噩梦之泥恐惧魔王的智慧去证明,裁决规则是真实存在的!它正在按照巫师的所谓杠杆规则,以牺牲黑域的噩梦保护去创造巫师大陆的噩梦裁决。”

    格林一边是被震月之王与窥梦之王的争吵震撼,这里面噩梦世界涉及了太多巫师世界与噩梦世界之间争斗纠缠信息。

    甚至于连巫师大陆与黑域的明争暗斗似乎都牵扯了进来。

    而另一边,则是双子之王正向着最先与格林争斗的无心之王咆哮起来。

    “低贱的东西,为了那微不足道的礼仪,你竟然敢违背伟大噩梦之雾恐惧魔王的意志?”

    格林同样看向了无心之王,对方那双贪婪的眼睛让格林很不舒服。

    格林之所以没有击杀对方,目的是因为企图熬过今夜不溃散惊吓之力,保存实力,进而才将自己猎手能力透露给了对方。

    这般的话,便会让对方其他的魔王侍者迟疑,不让这位无心之王“送给”格林惊吓之力,而无心之王自然不会去‘自杀’损失一部分惊吓之力后,恢复战斗力。

    这般,格林便相当于减少了一个对手。

    否则格林若是将对方击溃,吸收了那么一些不足以改变局势的惊吓之力,后果便是增加本体惊吓之力熬不过今夜就溃散的机率。

    “哼哼哈哈哈,噩梦猎手,你的猎手噩梦之力真是太美妙了!现在……你将要享受到噩梦世界只有我才拥有的交易规则。”

    突然,无心之王手中,多出了一颗新琳琳正在跳动的心脏。

    “我要用这颗入梦之心,以及我全部的惊吓之力,复制你的猎手噩梦之力,从此以后你将成为双噩梦之力的沉沦者,而我,则拥有了成为新一位恐惧魔王希望!哼哼哼哈哈哈哈……”

    一个天平在格林与无心之王间渐渐形成了。

    而随着无心之王的话语,这个天平开始格林一方开始被缓缓翘起,一个形象宛如贪婪巨口的猎手能力,正在被完整复制下来,填补上无心之王的空洞胸口。

    前所未有的快感弥漫,无心之王兴奋的几乎要惊叫起来。

    “至于噩梦之雾恐惧魔王?对于已经失去所有惊吓之力的我,他也只有镇压惩罚而已,哈哈哈哈。可是,他能够镇压我几天呢?它终究是要离开这个世界,完成重生的啊!”

    而天平的另一边,接收到庞大惊吓之力的巨猿身躯“嘭”的一声,更加庞大了,同时胸口中隐隐间多了一个诡异的心脏。(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