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百九十九章 符文媒介

一行白鹭上青天 Ctrl+D 收藏本站

    噗通!

    前往东珊瑚岛的宝石海上,谜团万头鸟载着小八一头扎进了海水中,浪潮翻滚的海面上安静了小片刻后,暮然间,谜团万头鸟数十个头颅叼着大大小小的海底生物飞了上来。

    这些类似鸵鸟的头纷纷一扬脖子,小个子海底生物便被吞入了腹中,而一头足足有六七米的怪模怪样大鱼被十余个头颅撕扯开后,血淋淋分食了。

    “嘎嘎嘎,小万,多吃点,早点长出你的第八十个头。”

    小八高兴极了。

    格林则站在千眼巨蟹上稳稳的飞行着,手中拿着巫术知识书籍细细研究着,即使在路途中也不愿浪费一点时间。

    呼……

    突然,浪潮汹涌,千眼巨蟹与谜团万头鸟巨大阴影从海面上一闪即逝,一艘百米远洋巨轮上的水手们纷纷跑到粗甲板上,兴奋的指指点点着,满目的震撼不可思议。

    事实上而言,巫师于巫师世界出没频繁,并不少见,否则平民间也不会流传着关于巫师的种种传说了,真正阻拦巫师与平民之间认知的,是生命层次。

    对于格林来说经常跨越的宝石海,对于平民来说见到格林第一次后,却根本没有机会再见到格林第二次了。

    因为格林几百年跨越一次的宝石海对于平民而言,时间实在太长了,祖爷爷的传说已经变得虚幻不现实了。

    几个沙漏时间后。

    一处百米岩礁上,格林突然让千眼巨蟹停了下来,静静的注视着这里。

    曾经,格林、拉菲新婚蜜月之时,便是在这里无忧无虑眺望过远方夕阳。

    久久的回忆感悟后,格林突然落到了礁石之上,手中鹅毛笔沾着一瓶这个世上独一无二的魔导墨水,这是搀杂着拉菲一些血液的高等魔导墨水,于《真理之书》上书开始书写起来。

    任何自我封印术,都必须要有一道封印媒介。

    幽泉大师姐。或者说毁灭之剑圣痕巫师的自我封印媒介是身上缠满的白色绷条,奈落的封印媒介是奈厉之锁,而格林欲要寻找的自我封印媒介,则是《真理之书》上的无尽巫师文。这些撬开遗忘世界裂缝的巫师文。

    一旦格林完成‘拉菲时光回忆’自我封印术,真理之书上的符文便会分为明暗两个部分。

    明文仍旧是《真理之书》上的失败之文,暗文则是格林进行自我封印的符文媒介载体,用以积蓄自我情感封印。

    良久之后。

    格林小心翼翼的将魔导墨水封闭后,收起鹅毛笔。合闭《真理之书》,一跃落到了千眼巨蟹背上,向着则拉托海港飞去。

    ……

    则拉托如今已经成功进阶二级巫师。

    奢华丰盛的宴会上,这位白白胖胖婴儿肥二级奥义巫师一副无比兴奋的样子,看向格林的目光中崇敬、奇迹、难以置信。

    那次两人相见时,格林因为拉菲的死亡失魂落魄,扛着封印器皿独自一人离去,其中之落寞委实让人心酸,帮助格林暂时用水晶器能量守恒封印术封印住拉菲的则拉托,自然是看在眼中。

    如今不到两千年时间过去。曾经那一抹失魂落魄身影再次归来的时候,虽未有所谓的意气风发,但在则拉托眼中却已经是需要仰望的存在,是巫师世界内部食物链最顶端的存在!

    “哈哈,大师,这是南无尽海的美人贝,西沙角长果,二环圣塔的……”

    则拉托热情介绍着种种巫师美食,格林却只是轻轻拿起了一个美人贝,真理之面下双目没有任何情感波动的拨开贝克后了。一个长相好似美人的软体生物出现在了格林视野中。

    “呀、呀、呀、呀……”

    美人贝在贝壳被格林打开的瞬间,惊叫了起来,仿佛小老鼠的惊慌叫声一般,拼命的躲闪着。

    “只是外表与人类相似的软体虫子罢了。”

    格林无趣的合闭上美人贝后。扔回了餐盘中,这番行为惹来则拉托诧异问道:“大师不喜欢这个口味?”

    轻轻摇了摇头,格林道:“比起吞噬美人贝后获得的那点微不足道火元素净化能力,海妖的诅咒明显更为可怕,得不偿失。”

    则拉托愕然片刻后,无所谓一笑。

    巫师世界。那群海妖还能翻起什么波浪?

    格林则环望餐桌一周,于正在狼吞虎咽好似饿死鬼的小八身上停留了片刻后,思绪逐渐与记忆重合,不知不觉便拿出了《真理之书》与鹅毛笔、魔导墨汁……

    《真理之书》出现的一瞬间,那股沟通着虚幻世界的神秘力量波动让则拉托定住了,挑起双眉,目光凝视向了格林手中《真理之书》。

    ……

    比瑟尔城。

    老汉姆的坟头早已不再,格林的两间小茅屋也被新的房间代替,正有一大户贫苦邕农在这里生活起居,一个四五岁的孩子光脚,和大黄狗快乐玩耍着。

    时过境迁,格林嘴角一抹苦涩微笑,眼角湿润的朝着记忆中老汉姆坟头方向长久鞠身后,于表象之袍隐身下向比瑟尔城主府走去。

    比瑟尔城比起两千年前,似乎更加宽敞了一些,人口更多了一些,地理位置更重要了一些,这些却都是因为比瑟尔城的自然发展,与格林这位三级大巫师的诞生没有任何关系。

    甚至于拉菲对这座东珊瑚岛小城的历史影响,都要比格林强得多。

    也许有一两个古老世家会记住拉菲和她的父亲,却绝不会有人再提起与拉菲举行婚礼的那名格林巫师了。

    “哇,少爷,这边的城主府修建得这么大,看来新城主是个有钱人嘛。”

    表象之袍的隐身下,格林穿行于比瑟尔城街道,自然而然的来到了城主府,肩膀上小八被城主府修建起来的十余米高金漆大门惊讶了一下。

    这般落后小城的如此华丽建筑,实在太突兀了。

    “有一名巫师在下面。”

    格林所指的下面,是城主府地下密室,作为三级大巫师的格林勉强能够感应到那里自然之力的不正常波动。

    “驾!驾!哈哈,今天我要去东野打猎,你们谁能比我猎物多,本小姐赏一枚金币!”

    白色马匹上,一名穿着红色衣服的十四五岁小女孩兴奋的大喊着,手中拿着弓箭,身后则跟着七八名彪悍骑士,马蹄“哒、哒、哒、哒、哒”的离开了城主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