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百零五章 祭坛之灾

一行白鹭上青天 Ctrl+D 收藏本站

    “呀……”

    卡布奇诺尖叫着,仿佛十二级的狂风突然降临,视野中石块灰尘席卷,大地震颤,身后跟随着的守护骑士们咆哮声中,被大风吹落了马,东倒西歪。

    怎么回事!?

    表象之袍下,格林通过与小八的时空相通天赋远距离传送回巫师世界,原本打算悄悄离去,却不知为何,在回到巫师世界的一瞬间,格林竟然感到自己身躯散发着一股难以置信的恐怖力量,仿佛不经意间的一举一动都带着毁天灭地威能。

    这般的大地震颤加上十二级狂风,正是格林双脚落在地面上,甚至没有刻意而为的呼吸导致!

    格林第一时间将昏迷的卡布奇诺保护下来后,迎着小八满脸愕然的神色,真理之面下双目低头望向了自己的肌肤上,竟然有小片沾染的虚空之力与魔力相互消泯发生泯灭反映后,被自己的躯体吸收了。

    这种一举一动令自己感到毁天灭地的恐怖力量,正是虚空之力与魔力发生泯灭反映后,被自己世界之衣规则体质吸收导致。

    “嘎!?少爷,这是……”

    小八并不知道格林有这般的能力。

    格林同样有些费解,不过却无比的惊喜着,几乎是一瞬间格林便意识到,恐怕这就是自己未来元素激增炼体巫师将要走上的道路!

    原来,泯灭之力虽然源于能量对冲产生的反映,但不同的能量对冲产生的泯灭之力效果却是截然不同的!?

    一瞬间的发现,格林仿佛在高等能量的世界打开了一扇门,看见了一个更加辽阔的无边无际世界。

    “看着她。”

    格林将卡布奇诺交给了小八。至于她胯下的那匹马,则被格林刚刚不经意间释放的气息震死了,没有了气息。

    透过风沙,再回头看看那些守护骑士们,慌乱的从地面爬起后。顶着风沙正不顾一切的向卡布奇诺这里跑来。

    “小姐,小姐!你没事吧,快醒醒!”

    骑士队长慌张的半跪在卡布奇诺身边,摇晃着这位几乎是他看着长大的美妙佳人,脸色一片惨白,若是小姐出了三长两短。自己该如何向城主大人交代?

    “嘎嘎嘎,放心吧,她只是暂时昏迷过去了,你再这么摇晃她,不死也被你摇死了。”

    小八嘟囔着。

    呃……

    骑士队长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平时的理智冷静都哪去了?

    “队长,队长!”

    另一边,其他的守护骑士则纷纷大惊的在身后大叫着,骑士队长沉了一口气后,不耐烦的咆哮道:“吵什么吵,把这里保护起来,没看见……”

    话刚说到一半,骑士队长意识到了不对。因为他惊骇的发现自己周围竟然出现了陡坡,自己竟然在一个凭空出现的巨坑里?

    慌乱间骑士队长后退了两步后,一双龟裂开的“巨人脚印”出现在自己的脚下。陨坑正是以此为中心扩散龟裂开的,刚刚原本风和日丽天气的突变,难道说……

    脸色惨白得几乎没有一丝血色,骑士队长双眼暗暗的环视了周围一圈后,咬牙低沉道:“上马,马上把小姐送回城主府!”

    “可是我们的马匹刚刚都被那股怪风杀死了。没有死的也都受了重伤,站不起来了。”

    守护骑士脸色同样难看极了。随着它们的目光望去,这些马匹有的直接七窍出血而死。有的则被碎石击伤站不起来了,还有的直接昏迷了过去。

    “那就抬回去!”

    ……

    一个月后。

    比瑟尔城主府地下祭坛,老巫师将祭坛能量激发后,手中一把神秘灰尘撒了出去,好半天后除了祭坛的能量晶石继续消耗着,实验室内却没有任何动静,老巫师失望的摇了摇头,一个叹息。

    “唉……”

    除了实验的失败,一个月前外孙女的莫名遭遇也让他心情十分不好。

    正在这时,突然间,祭坛上一阵异样波动让老巫师惊愕的抬起头。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一股黄色的液体从祭坛上冒了出来,这是老巫师从未接触过的诡异现象,一时间不禁瞪大了眼睛,呆愣当场,仿佛是一场梦。

    “成功了?成功了!我成功了!?”

    这是老巫师第一次通过祭坛沟通到异域时空,无尽世界无穷无尽,任何的规则现象都有可能出现,一些尝试跨界时空沟通的生物往往会遇到各种各样不可思议新奇事情,往往会超出想象、超出认知,这是所有跨界统统者都知道的正常现象。

    “哈哈哈,我终于成功了,我要将这件事告诉所有人,我要……呕!”

    正在兴奋间,老巫师突然感觉自己头晕目眩,无比的恶心,昏沉的视野中,这些黄色液体竟然飞出来了一道道气味生物,无形无质,也并非元素生物,依托于气味而生存,它们确确实实存在着。

    “不好!”

    老巫师马上便意识到自己恐怕无意间沟通到了某个混乱间隙中了,甚至于是半虚幻世界!

    此时不光是自己已经陷入了危险之中,若是一个处理不好,恐怕整个比瑟尔城都将要陷入巨大的危机之中。

    腰间一块骨玉石穆然亮起后,整个大厅“轰隆隆”的震动起来,一道道明暗交错的魔法符文浮现,开始向祭坛之上冒出的黄色液体涌去。

    与此同时,老巫师快速拿出了水晶球,咆哮道:“出问题了,快离开比瑟尔城!”

    一个个魔法符文光彩绚丽,在地底实验室四周魔法石激活后,好似一条条游蛇般,向着祭坛汇聚过去,密密麻麻的包裹着祭坛,同时地面上滴落的黄色诡异液体被魔法符文包裹成了一个个球,从新融入了祭坛封印中。

    “只能舍弃这个祭坛,把它一起封印回这个诡异的世界了。”

    老巫师似乎下定了决心,不过这在这时,密密麻麻魔法符文包裹中,突然一个轻“哈”声传出,几乎是一瞬间,魔法符文球便破开了!

    “啊!不……”

    尖叫着,老巫师望着祭坛上“咕嘟咕嘟”冒出再也止不住的巨量黄色液体,腥臭味剧烈,同时身躯不断的受到气味生物攻击,竟然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枯起来。

    黄色液体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这些黄色液体带着老巫师的干尸挤出地下实验室的瞬间,比瑟尔城死亡蔓延开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