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百一十四章 渺小意识

一行白鹭上青天 Ctrl+D 收藏本站

    时间流逝,三十年后!

    行走于六环圣塔区域范围之外的雪山山脉上,格林、卡布奇诺一个脚印一个脚印走着,这是为了让卡布奇诺飞快增长的体质充分转化为身体体力、肌肉力量、细胞活性状态。,

    天空中,千眼巨蟹慢悠悠的飞着,小八则与谜团万头鸟一会儿飞前一会儿飞后,玩得不亦乐乎,根本停不下来。

    “导师,我的猎鼻巫术已经能够闻到雪中那股重金属气味了,沉湎而悠久,散发着一股遗忘悠扬气息,按照《气味图谱》上的划分,属于‘冷霜—涩—二十二号’,是巫师发掘的最高等气味分子了!”

    蓝天白雪,万里无云,雪山上阳光有些刺眼,卡布奇诺跟随着格林脚步,欢快的大叫着。

    “哦?”

    格林脚步停下了一些,大感兴趣道:“你的猎鼻也已经成功进化到最高等了?”

    卡布奇诺兴奋道:“是的,导师,我想我已经成功将猎鼻进化到了最高等,《气味图谱》的一万七千八百五十二种气味分子,我已经全部都能够分辨出来了!”

    格林眼中流出亩几分兴奋意外,突然停下了脚步,不住的点头着,一脸郑重道:“无尽双眼、猎鼻感知、超声波定位巫术,分别开发了人类眼睛、耳朵、鼻子深层感知系统,用以观察表象世界下的真理世界,这张三位感知巫术传承卷轴收好,将来有一天你如果也碰见一个适合的弟子,便将知识卷轴传承下去。吧”

    卡布奇诺脸上的兴奋渐渐僵硬住了,神色同样变得严肃起来,本能的意识到这便是巫师世界的知识传承意识,低下头颅,双手恭恭敬敬的接过了格林手中的卷轴。

    随着格林手中卷轴被卡布奇诺接走的一瞬间,格林也突然觉得自己身上的重担似乎轻了一些。完成了一种说不出的历史使命和责任。

    曾经,佩尔阿诺斯只是传承给了格林无尽之眼知识卷轴而已。

    “三位感知分为无尽之眼、超声波定位感知、猎鼻感知三个部分,其中无尽之眼又分为无界之眼与幽禁之眼两个部分。”

    顿了顿,格林边走边说道:“无界之眼源自于你佩尔阿诺斯师祖的导师,幽冥之心圣痕巫师,为冷热感知,而幽禁之眼则源自于你师祖佩尔阿诺斯,为动态感知,超声波定位系统与猎鼻则是你导师我最后加入的,传承到了你这里就变为了如今的三位感知。”

    圣痕巫师!?

    卡布奇诺瞪大了眼睛。圣痕巫师的概念经过格林这些年零零碎碎教导,这位巫师学徒已经模糊明白了一些。

    总之而言,圣痕巫师就仿佛一座会移动的山岳,挥手间便是风起云涌,自然规则变幻,大地震颤,轻易便能抹去一座城市的伟大巫师。

    距离这样的伟大巫师,格林导师似乎也只差了一步而已,只是不知道具体相差多少实力了。

    “不用奇怪。不光是幽冥之心圣痕巫师,我们这一系来说,两千年来又诞生了九首怒圣痕巫师,毁灭之剑圣痕巫师。现在都在六环圣塔范围内……”

    ……

    一个月过后。

    “导师,我们到底要走多久才能够翻越这座山脉啊,为什么不直接穿行过去?”

    快两个月时间了,一直行走在山脉上。景色单一,卡布奇诺感觉自己烦躁极了,虽然说也理解导师是为了让自己将过快增长的体质充分发展为战斗力。却也觉得这里实在太无聊了,完全可以在别的地方进行锻炼。

    格林仍旧在前面一步一步的走着,声音淡淡道:“卡布奇诺,你真的以为我带你来这里,只是让你在这里修行锻炼吗?”

    嗯?

    卡布奇诺愕然着,随之低头沉静的想了一会儿后,疑惑道:“可是这里并没有什么值得研究的自然知识标本啊。”

    “真的没有吗?”

    格林反问着,这一下卡布奇诺不再说话了,只有“沙沙”的风声在耳边吹拂,跟随着导师静静的走着,同时观察着四周可能存在的异常。

    足足将近一个沙漏时间后,卡布奇诺突然一惊,惊讶道:“导师,只有山脉的左边一直是狂风暴雪状态,而右边则是气候宜人环境。”

    “呵呵,你终于发现了吗?也对,对于你这样的巫师学徒而言,看见得永远只是一座没有尽头的山脉,实际上而言呢……”

    格林停下脚步,指着山脉一边的狂风暴雪道:“这是一个真灵陨坑,陨坑辽阔到即使我想从中间穿越也需要十余日才有可能,并且还要小心抵御着里面的狂暴规则。你能够想象吗,上古巫师世界为了抵御深渊世界的入侵,进行了一场怎么样的惨烈战斗,无数正式巫师、圣痕巫师、真灵巫师前赴后继,而是守护巫师文明的最后传承希望……”

    由这座真灵陨坑,格林为卡布奇诺开启了巫师世界历史知识篇章,进行着巫师价值观的从新定位。

    巫师世界的巫师,不光要为自己而活着,也要为历史而活着,不了解历史的巫师永远只是一个活在迷茫中的巫师,仿佛异域世界被动进化生物一般,为了不断强大而进化着,没有尽头,直至死亡,或者追求的所谓理想化永恒。

    虽然说这样的巫师历史教育比不上世界之心碎片意志传承更加深刻,却也足以让巫师学徒心灵中植入一颗理念种子,体味到危机意识,并沉淀入灵魂情感之中了。

    “那……那位伟大的安东尼奥真灵巫师撬动命运杠杆后,最后怎么样了?”

    卡布奇诺紧张的问着。

    第一次接触到巫师世界波澜壮阔历史,卡布奇诺只觉得自己实在太渺小了,渺小到世界的历史根本不会有她存在的地位,甚至于连历史的背景上都不会有她的存在。

    “最后么,一个沙漏时间后离开了无尽世界,也许是到了更高纬度世界,也许死亡了,谁知道呢。”

    格林一笑,并没有说出小八曾经给予的答案。

    ……

    十七年后。

    带着卡布奇诺穿行着六环龟壳,如此庞大的生物,难以想象,到底是什么样的敌人将它杀死了,只留下了这具龟壳默默诉说着巫师世界曾经的惨烈历史。

    一路上见识了太多太多,卡布奇诺曾经滋生出的得意自满渐渐覆灭下去,为自己曾经的骄傲感到羞愧。

    “导师,我想尝试进阶正式巫师了。”

    卡布奇诺突然这般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