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百五十九章 魔云翻滚

一行白鹭上青天 Ctrl+D 收藏本站

    .Shumilou.CoM.Shumilou.Co

    哼哼哼哼哼哼……

    众人停足观望这支从天而降坠入地面的巨臂间,暮然,一道仿佛响彻整个封印空间的阴邪笑声回荡,似是新生的喜悦,又仿佛挣脱枷锁囚牢的兴奋,令人汗毛炸立的笑声回荡于封印空间每一处角落。

    众人脸色齐齐一变。

    原本对事态还抱着迟疑态度的几人,此刻已经确定,这个空间内恐怕真的残留着一个上古魔物!

    能够从上古之战时期残留至今,经历封印空间这般长久岁月沉眠而长存,即使众多四级、五级、六级上古无相古魔都已在发掘出的各个封印中消逝,而这头魔物却能够残留下来,难道说……

    令人心神不宁的不详、不安情绪弥漫,此次探索封印空间的众人虽然获得了几件上古遗留精品巫器,却卷入到了一场早已设定好的阴谋中。

    呼……

    突然间,四面八方的深渊魔气流速似乎更加剧烈了,极速向天空破开的封印裂缝处汇聚着。

    以至于地面缭绕的深渊魔气被快速被吸走后,出现了短暂的魔气枯竭,不断从地底土壤、石间缝隙、覆盖在地表的无穷无尽深渊苔藓,补充出来一丝丝一缕缕黑色深渊魔气。

    魔气相互纠缠,从新填满这处封印上古战场空间的地表,将糟枯的上古战场残骸和遗传下来的深渊生物们隐蔽。

    “封印的出口!”

    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

    众人再没有丝毫疑虑,齐齐向着魔气缭绕的天空极速冲去。

    这个封印空间连至少是世界之主等级无相古魔都无可奈何,残存至今才被发现,被众人从外部破解开了一条裂缝。若等裂缝愈合几人被封印在其中,恐怕只有死路一条。

    “呜……”

    突然,肩部敷着草药的铁血战狼一声闷哼,惊愕不敢置信,虽然在刚刚危机意识察觉中躲开了致命一击。自己受伤的左臂却被一支黑色鼠爪斩断了,猩红血液流淌。

    翻滚的魔气中,一只黑色老鼠舔着自己爪子上的血腥,阴森冷笑。

    “嗷!”

    嘹亮长啸狼嚎,铁血战狼仅剩的一只狼爪上缭绕着金色之光,愤怒嗜血向黑色老鼠逃离的翻滚深渊魔气划去。四道金色丝线斩入魔云深处,将这股喷涌的魔云吹散,却没有发现黑色老鼠的任何踪迹。

    “小心这些魔云内隐藏的深渊魔物。”

    作为反抗者主导的血鬼,一根血色晶丝伸进一大股喷涌的纯黑色魔云中,竟然准确无误的将一只黑色大老鼠抓出来后狠狠一勒。这只黑色老鼠斩成了两段。

    “噗”的一声,黑色老鼠化为一团魔气溃散后,两截枯萎的黑色毛发飘落。

    “咦?”

    森林精粹吉尔美什作为元素巫师,与格林的本能一样,几乎第一时间便一人夺取了半根黑色毛发,真理之面下格林目光跳动,即使在如此险境情况下,也不禁露出强烈的兴奋之光。

    不同于格林。吉尔美什绿色光眸望着这截好似麻绳般的毛发,低沉道:“这似乎是某种分身巫术,竟然敢在巫师世界施展这种能力。可惜我对于诅咒巫术并不擅长,否则的话……”

    格林内心则冷笑连连、

    区区一名三级巫师,竟然妄自对无相古魔魔祖施展诅咒巫术,若是有可行性的话上古巫师岂不是战败得太愚蠢了。

    正在这时,真理之面探视感知敏锐察觉到了侧身一团魔气中的危险,戾血之剑斩出。“吱”的一声,一截鼠爪斩落。这只欲要偷袭格林的黑色老鼠躲进了魔气更深处。

    月痕邪龙双翅狠狠一扇,将身边一团喷涌而来的深渊魔气吹散。露出了里面一只黑色老鼠,下一刻随着煞鬼黑色死亡镰刀划过,黑色老虎“噗”的一声,溃散为一团魔气。

    “不能停下!”

    在血鬼的引领下,众人一面防备着四面八方喷涌深渊魔气中不断偷袭的黑色老鼠,一面向魔气汇聚之处的遗迹封印裂缝处冲去。

    众人心头,那个仿佛山岳盖顶的压抑感越来越强烈,甚至于迫于这股压力,飞行速度都情不自禁慢了下来。

    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

    突然,仿佛穿越了一道无形障碍,众人冲出了深渊魔云层,翻滚的深渊魔云在众人脚下却不再腾冲而起,似乎是由于这处上古封印打开的紫色裂缝,已经在封印空间的自主修复下被压制,渐渐开始趋于消逝了。

    而在封印之力下,这些激荡躁动的深渊魔云则被彻底压制下来。

    噼里啪啦!

    紫色的电弧不停的跳动着,这是打开封印空间的紫色裂缝与封印空间规则相冲突,产生的规则震荡。

    众多流亡强者之间无比安静,死一般的安静,静静的凝望着紫色裂缝前,那道透发着难以形容压迫性,血液中本能憎恶的深渊魔气缭绕强大生物,血液几乎都因此凝固了。

    “这是无相古魔,真正的无相古魔,巫师世界竟然真的存在这种东西……”

    血鬼仿若泉水瀑布般的身躯翻滚着,躁动不安,似乎面对深渊生物的掌控者,它连行动都无法自如掌控了。

    血鬼之外,日痕、月痕、星痕邪龙三魂均只剩下了沉默,飞行蒲扇的双翅无比僵硬,背着黑色弯月死亡镰刀的煞鬼,一支骨手挥动召唤出了一道赋予着巫师世界规则的深渊魔气,将身影笼罩。

    “竟然……真的是无相古魔!”

    血液中的本能仇恨,经历过巫师世界意志关注,在灵魂深处留下的上古记忆种子,帝甘、吉尔美什、格林只觉得自己此时此刻被满腔的愤怒占据了。

    这一腔愤怒,仿佛是上古时期无数前赴后继保护巫师世界最后文明传承的上古巫师们,在咆哮,在呐喊,霎时间眼中血丝蔓延,呼吸急促,整个人都仿佛燃烧起来了一般。

    咔吧!

    手持紫色光剑的帝甘由于太过用力,手指关节发出了“咔吧”一声。

    剩下的流亡者中,巨龟流亡者、蓝色晶石巨人、铁血战狼、幽灵熊精均不由自主本能颤抖起来,可是这个封印空间的唯一出口紫色裂缝,却在魔云缭绕的那个恐怖身影之后,两百余只黑色老鼠漂浮着,阴森冷笑着。

    隐藏在黑色斗篷下的神秘之人,目光聚集在了无相古魔身躯上,一层黑色火焰自袍子下面透过燃烧起来,似乎这件黑色袍子再也无法隐藏住它体内的那股恐怖力量。

    无相古魔,没有固定的形体,它们是深渊魔气的凝萃,并非一个特有族群。

    甚至可以说,它们代表的是深渊世界的深渊意志!

    此时这截魔祖之指新生的无相古魔,黑色鳞甲附满全身,鳄鱼般的残暴头颅,如墨般无情之眼,后背一双透明双翅缭绕魔气,轻易便激荡起数百米范围的魔气翻滚,高达五十米的矫健身躯却有一条百米长尾,肆意甩在身后。

    “我的奴隶们,我的最后晚餐,还有我的衣服,哼哼哼哼哼,都到齐了。”

    低沉冷笑中,无相古魔鳄鱼口一条黑色的舌头伸了出来,舔了舔手指利爪尖滴下的一滴血液,这是铁血战狼的血液气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