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百六十章 阴邪古魔

一行白鹭上青天 Ctrl+D 收藏本站

    咻!

    突然,铁血战狼召集过来的巨龟,飞出了众多流亡者聚集的一团,面对一位世界之主等级威压无相古魔,巨龟努力抑制住自己心中的彷徨不安,在凛凛魔威的无相古魔千米前匍匐着。

    “尊敬的无相古魔阁下,我是被这个邪恶世界从潮滩世界抓捕的奴隶,我憎恨这个世界的一切,绝没有任何帮助这些肮脏邪恶生物的想法,请伟大的您放我离开这里!”

    “哦?”

    无相古魔残暴狰狞鳄鱼头颅上,一双漆黑如墨眼睛看向巨龟,声音妖邪道:“原来是这样,这些深渊魔爪下逃亡的巫师竟然还在组织反攻计划,哼哼哼哼,好,既然你也憎恨这些巫师,本王就放你离开这里。”

    无相古魔话语轻松写意,丝毫不在乎巨龟的样子。

    巨龟望着无相古魔身后的紫色裂缝,又看了看散发着几乎不可抵御恐怖气息的无相古魔,暗自咽了口口水,犹豫不定道:“古魔阁下……”

    “出口就在这里,想离开就来呀,哼哼哼哼。”

    黑色舌头舔了舔鳄鱼之唇,缭绕在精纯魔气中的无相古魔“哼哼哼哼”笑道。

    咕嘟……

    巨龟咽了口口水,魔云汇聚之处无相古魔庞大身躯散发出的力量气息,是那般的令人绝望,自己没有任何机会,身后的众人也绝没有任何机会,如今,只有这一条路了!

    “不要去!”

    正在这时,森林精粹吉尔美什一声高呼,焦急道:“你竟然真的相信它的话?它绝不会放过我们任何一个人的,只要有一个人离开这里,将它的信息透露出去,它就将死无葬身之地!”

    古魔却不慌不忙,轻声的妖异道:“我猜……你不会将我的事情,告诉给这个邪恶的巫师世界的,对吗?”

    “对。是的!我恨所有的巫师,我恨这个世界所有的生物,它们骨子里充斥着肮脏,再没有任何世界比它们更加邪恶。我不会将古魔阁下信息告诉任何人的,我要让这个邪恶的世界毁灭!”

    巨龟转过身,咬牙切齿咆哮着,竟然引发了铁血战狼、幽灵熊精、晶石巨人的一些共鸣,似乎说出了它们的心声。

    “愚蠢的家伙。难道你以为它就……”

    帝甘正要说些什么,却被格林打断了。

    “不要再进行无意义的劝说了,它不会听的。”

    帝甘停住了话语,众人目视着巨龟缓缓向着无相古魔身边飞去,距离那条紫色裂缝出口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巨龟只觉得自己的心都快停止跳动了,距离世界之主越近,越是能够清晰感知到两个不同生命层次的生命压制,自己渺小得仿佛一个婴儿,只需对方随手便能捏死。

    无相古魔虽然没有异动,巨龟却在飞过无相古魔身边的时候。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颤抖着,细密的冷汗一滴接着一滴流下,一点一点的飞过了精纯魔气翻滚缭绕的无相古魔身边,甚至不敢有任何喘息。

    它没有动,什么都没有发生。

    巨龟飞过了无相古魔身边,望着百米之外的那条紫色裂缝,还有那群散开让出一个通道的黑色老鼠,逃出生天的希望就在眼前。

    无比的激动,无比的开心。

    只要逃离这里,巨龟发誓。自己将永远不再离开自己在深渊地表修建的老巢,永远。

    七十米、五十米、三十米。

    近了,更近了……

    脚步不由自主的加快,几乎成为了最后冲刺。巨龟向着紫色裂缝拼尽全力冲去,甚至已经能够从裂缝中感受到巫师世界地底深渊的熟悉气息,获得新生的希望近在眼前!

    “真的……放它离开了?”

    就连格林这一刻也不禁产生了难以置信的恍惚,幽灵熊精、铁血战狼、晶石巨人蠢蠢欲动,眼中充满了渴望。

    突然,一条长尾缠在了巨龟身上。距离紫色裂缝出口只剩最后几米的巨龟,拼命的滑动着四肢,却挣脱不开这条长尾,被一点一点拉回到无相古魔身边。

    这条长尾,正是无相古魔身后的百米之尾。

    “不!古魔阁下,你答应过放我离开这里,你说过会让我离开,我不会将你的信息告诉任何一个人,你不可以这样对我!”

    巨龟拼命在无相古魔的长尾中挣扎着,却根本挣脱不开,渐渐的被长尾送到了獠牙遍布的无相古魔鳄鱼头颅前下,一滴滴口水落在巨龟身上,粘稠腥臭。

    巨龟的尖嚎中带着绝望与愤怒,充满了不甘,却是无比恐惧。

    “唧唧唧唧……”

    黑色老鼠群中发出了嘲讽的大笑声,让开的通道再次堵住,一些黑色老鼠笑得前倒后仰,难以自持,仿佛看见了什么好笑至极的事情。

    “我刚刚有说过吗?那么……我现在反悔了,我决定用另一个式让你离开这里,那就是成为本网身体的一部分,哈哈哈哈……”

    说着,无相古魔一口咬在巨龟身上,夸张的咬合力下,层层排排锋利獠牙间,巨龟龟壳“喀嚓”一声,引以为傲的龟壳防御在无相古魔口中,不堪一击。

    “不!你不能呜……”

    喀嚓、喀嚓、喀嚓、喀嚓、喀嚓……

    咀嚼声中血水四溅,无相古魔三口两口咽下肚后,长尾灵活无比抹了抹嘴,满足道:“嗯,不错不错,有嚼劲!”

    “唧唧唧唧,这个愚蠢的家伙,现在成为魔祖身躯的一部分,一会而不就一起出去了,”

    那只最原始出现在封印之外的黑色老鼠尖笑着,随之目光看向了遥远之外,剩下的十二名的流亡者。

    巨龟的死亡,让原本蠢蠢欲动的幽灵熊精、铁血战狼、晶石巨人倒吸一口冷心,双目中阴沉一片,同时在思考着其他可能性。

    “吼,只要我们中有任何一个人离开了这个封印空间,都是你的死期,你不会得逞的!”

    月痕邪龙咆哮着。

    “唧唧唧唧唧唧,魔祖快看,没有了深渊意志控制,这头魔龙奴隶竟然产生了自主意识,敢朝着伟大的您大吼大叫呢。”

    黑色老鼠看向月痕邪龙,兴趣盎然。

    无相古魔阴邪笑着,漆黑如墨魔双眼露出玩味之色道:“比起这个,先看看上古一战后在这个世界的意外收获怎么样。”

    说着,只见无相古魔朝着失去一支臂膀的铁血战狼一指,这只手的指尖,刚刚"yun xi"过铁血战狼血液。

    双目爆突,铁血战狼皮肤下的机体组织蠕动着,一声痛苦恐惧的长嚎后,“嘭”的一声,身体竟然四分五裂成为了众多独立的肌体组织残暴生命体,相互吞噬啃咬着坠向地面。

    “哼哼哼哼,深渊无相诅咒术。”

    阴森的笑声回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