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百六十九章 困迹封印(完)

一行白鹭上青天 Ctrl+D 收藏本站

    深渊人类巢穴深层隐藏洞窟内。

    随着与塔吉贝莉约定的三十年时间期限将近,格林已经开展研究超过千年的自我封印术也终于接近尾声。

    此时的拉菲美妙时光自我封印术完全版,是以《真理之书》内拉菲之血阴影符文、表象之袍为媒介,对自己挚爱回忆交织为蓄积能源,开发出的自我封印术。

    表象之袍将代替塔吉贝莉本命翔翎作用,成为格林的能量蓄积媒介。

    大片七彩霓虹之光绽亮,格林竟然在身体上以七彩霓虹之光进行着符文绘制,每一个符文都散发着美妙之光,色彩艳丽。

    凡是被七彩符文绘制过的躯体,表象之袍均开始失去隐身能力,变为了半透明模糊状态,仿佛一个水晶世界奇异生命。

    这天。

    随着格林在身体上绘制的最后一个七彩符文完毕后,眼中竟然闪过了一丝忐忑、紧张、憧憬、期待的复杂神色,整个人都变得半透明虚幻起来,只能够隐隐看出一名戴着白色面具,穿着灰色巫师袍,拿着黑色杖身、蓝色杖头强大波动魔法杖的人类形态生物静静站着。

    呼……

    所有准备工作都已就绪,格林缓缓拿出《真理之书》飘飞在身前,努力欲将一切杂念情绪抛弃,却发现根本做不到。

    一丝湿润,格林擦了擦真理之面下的双眼,发觉自己竟然不知不觉泪水弥漫。

    即使如此多年过去,那一幕,记忆依旧深刻,铭刻心间,烙印灵魂。

    格林划开维度间隙,一个实验水晶玻璃封印装置出现,寒气四溢。

    水晶之中拉菲静静站着,仍然带着巫师学徒时期的一丝傲慢霸道,青涩纯挚,此时头颅被一个水晶球代替。不断播放着格林记忆中拉菲的音容笑貌,那是一段巫师学徒期间很多伙伴一块奋斗探索巫师知识的充实日子。

    滴答……

    表象世界,两者近在咫尺,却因这层水晶玻璃镜幕阻隔。咫尺便是天涯,生死两隔。

    一边是眼角无尽痛苦伤感之泪,一边是唇齿难言挤出笑容,隔着水晶轻轻触碰另一边拉菲最后时刻伸出的手指尖,似乎看到了她最后一刻不舍的眼眸。情不自禁低泣哽咽。

    “在真理之门的另一面等着我!只要打开这扇门,这扇真理之门,一定找到你我共同在一起的真实世界!”

    毅然决然,格林将水晶收入维度间隙,双目之中只剩下凌厉与智慧并存冷酷之光,模糊扭曲的身影下巫师袍飘飞,魔力激荡蒸腾,一声咆哮。

    “拉菲美妙时光自我封印术,启!”

    哗哗啦啦……

    《真理之书》快速翻动着,搀杂着拉菲之血的阴影符文媒介飞了出来。每一个符文都是格林曾经的失败历史,也都是格林的前进脚步,对真理奥义永无止境的探索求知之路,沟通着遗忘世界。

    符文媒介密密麻麻,数之不尽。

    随着极速翻动的书页飞了出来,融入格林身上绘制的七彩符文中,仿佛是注入了灵魂与生命活力,这些散发着美妙之光的七彩符文仿佛活过来了一般,开始不停的蠕动起来,在格林身上以玄妙的规则游动着。

    “啊……”

    直到《真理之书》翻动到撰写的最后一页。最后一个符文融入格林身躯后,一声痛苦咆哮,格林身体情不自禁蜷缩起来,仿佛受到了某种无情挤压。

    来得快。去得也快。

    一个恍惚,激荡的魔力波动停息,一切都好似没发生过般,只有格林蜷缩在地上不自然抽搐着,《真理之书》渐渐合闭。

    这是自我封印术启动的必然现象,自我封印术会将施术者平时的力量压制。而当解开封印后的瞬间,将爆发出超过曾经的绝对力量。

    好一会儿后。

    蜷缩在地的格林慢慢站了起来,左手拿着《真理之书》,右手拄着极度深渊魔法杖,头戴真理之面,一冰一火光眸平静眺望向前方,仿佛已经穿透了层层壁障阻隔看到了那个正在焦急等待的女骑士,一步一步向洞穴外缓缓走去,模糊扭曲的半透明身影上,一个个七彩符文游走着。

    这层自我封印符文下面,一头可怕的怪物诞生了!

    ……

    “绝望之影,你……成功了?”

    黑袍之下,女骑士仅露的双眼看向格林,在原本的敬畏此时竟不禁产生了一丝恐惧,要知道孔雀翔翎塔吉贝莉在地底深渊骑士毅力学院,可是数名最有希望晋级为圣痕骑士的公认绝强者传奇骑士之一。

    “这个绝望之影,恐怕足以与地底深渊这三百年来最强深渊之王阿阁蒙德一战了!”

    当塔吉贝莉看向格林手中那柄未完成的极度深渊魔法杖时候,不禁狠狠咽了一口口水,眼皮连连跳动。

    “不!恐怕已经超越了阿阁蒙德,成为了巫师世界圣痕之下的隐藏怪物!只是可惜……”

    塔吉贝莉没有再想下去了,心中止不住的惋惜。

    只是可惜即使再强又能怎样,这个封印空间内越强,反而生命消耗越严重,死得越快,最好的应对方式便是自我封印或者永远陷入沉眠,宛如那些上古巫师一般在沉眠中死去。

    “这是你的报酬。”

    格林将第二根本命翔翎还给塔吉贝莉后,突然拿出虚影之戒,低沉道:“这枚虚影之戒上没有封印禁制,可以任意使用,当然,这个封印遗迹内只能使用一部分能力而已,虚影之戒与我的巫术能力重叠,换你的那盏油灯怎么样?”

    黑袍下女骑士一个嗤笑。

    “怎么,难道你还在为出去做打算吗,封印出口的那些家伙就不要指望了,恐怕一瞬间便被那个魔头屠戮得干干净净。”

    口中说着,近乎是无所谓的态度,塔吉贝莉将熄灭的油灯递给格林,同时接过了这枚虚影之戒。

    格林平静道:“既然你不再打算出去,那么这最后一根本命翔翎还要吗?”

    塔吉贝莉一顿,苦涩意味流露。

    虽然口口声声已经不抱逃出这个封印空间的希望,但心中却还是在期待渴望着,否则从新收回这些本命翔翎又有何用。

    “难道说你有办法离开这里!?”

    塔吉贝莉惊醒过来,激动的问着。

    格林一笑,将一张命运契约与第三根本命翔翎拿出来,契约内容几乎与曾经天空之城上为了获得真理之面第六期工程显微之眼,格林曾经签订的命运契约一模一样。

    格林建立巫师塔后一旦魔力之源被破坏,塔吉贝莉将永远失去三根本命翔翎,直到她晋级圣痕巫师契约终止。

    激动心情难以掩饰,塔吉贝莉毫不犹豫签订了这张命运契约,从新获得了自己的第三根本命翔翎。

    命运契约消失后,格林笑容中充满了信任,平静道道:“等,等到外面我的灵魂伙伴八虹霓维希从新打开这个封印。”

    正当女骑士双目绽亮露出急切希望时候,格林却又转过头,缓缓向远方走去。

    “不过你也不要抱希望马上能够出去,这个家伙谨慎得很,不召集足够的人手才不会过来冒险,说不定还会趁这段时间和它妻子好好温存一番,路上累了大睡一觉,品尝一些当地美食,时间对于它来说没有太多概念。所以你就安心在这里研究一下上古之战历史吧,当作休假,我也要在这里恢复魔力反噬后的一些问题……”

    ……

    这一等,便是一百四十年时间过去了。

    轰隆、轰隆、轰隆……

    这天,封印遗迹中刚刚研究完上古深渊魔气对一个标本的细胞激化反映后,正在冥想缓缓恢复精神力的格林突然仰望天空,仿佛整个遗迹的天都崩塌了。

    “绝望之影,怎么回事!?”

    塔吉贝莉出现在格林身边,惊讶的望着天空,崩塌的天空裂缝向四面八方蔓延着,整个封印遗迹空间都在震荡,山石破碎,宛如世界末日。

    格林情不自禁咽了口口水,难以置信失神着,骇然喃喃道:“这个家伙,到底把哪位远古真灵巫师召唤过来了!?”

    “真灵巫师!?”

    塔吉贝莉一声惊呼。

    地面塌陷,天空中崩塌裂痕连绵不断,封印遗迹彷如末日的绝望场景中,小八熟悉的大叫声传来。

    “嘎嘎嘎嘎嘎!格林兽给我挺住,不要怕,八爷我已经召集足够人手来救你了,千万别死了啊,妈蛋,给我全军出击,净化掉这里所有深渊魔物!”

    呜呜压压的巫师军团、奴隶怪物大军、圣痕巫师自天空裂缝中出现了,阵容之浩大简直要比无相古魔深渊召唤多出数十倍,将整个封印遗迹之外天空、大地都挤满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