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八百五十章 骨罗摩

一行白鹭上青天 Ctrl+D 收藏本站

    呼扇、呼扇、呼扇……

    七十余米庞大阴影于天空翱翔而过,谜团万头鸟九十九个头颅交相嘶吼咆哮,以成长到自身作为三级生物的极限巅峰,向二环圣塔飞去。

    毫无疑问,此刻格林已然是巫师世界圣痕之下最巅峰大巫师,便是在巫师世界历史长河之中,也罕有诞生格林这般旷世强者!

    越是极致,越是寂寞。

    同阶级强者,也只有黑域深处的几位最强黑巫王,二环圣塔只手遮天西维尔尼斯,以及少少几位圣塔深处大巫师,仍能让格林保持一定兴趣了。

    而挑战只手遮天西维尔尼斯于巫师世界的不败地位,大概是格林圣痕之前的唯一期盼了。

    只要战胜了这位大巫师,就证明此时的格林,至少要比曾经的幽泉大师姐更强!

    换句话而言,格林渴望的,并非是战胜只手遮天西维尔尼斯,而是渴望超越从巫师学徒期间,便一直生活在其阴影下的目标,那个瞻仰、渴望的身影,曾经格林被佩尔阿诺斯导师视为其影子的存在。

    不!

    格林要证明自己,自己就是自己,不是谁的影子,也没有复制谁的巫师之路,曾经不知多少年,格林都在努力证明这个。

    “这鬼天气,真他鸟的冷,七环圣塔跟二环圣塔这边真是没法比。”

    小八站在格林肩膀上,缩着脖子,牙口“咯噔”、“咯噔”哆嗦着,抱怨之后的昏昏欲睡小眼神,**极了。

    “嗯?”

    飞行中的格林突然感受到了什么。

    “警告结界,前方竟然在发生学院战争?”

    微微愕然,随着谜团万头鸟飞入结界的一刻起,便被一位世界守护者所关注。

    格林即使全力压制着自己的力量波纹,不经意释放气息,却仍让附近弱小生物感受到了阵阵恐惧,未成就圣痕。格林已经无法完美控制自己的强大力量了。

    早已拥有颠覆学院战争能力,然而此时已经到了格林这般等级,即将晋级圣痕,也确实不再适合参与这些破坏巫师世界平衡的事。否则未来自己的巫师塔说不定会因此而产生个更多麻烦,得不偿失。

    话虽如此说,不过,格林却也不会因这么区区一处学院战争而特意避让什么,耽误行程。

    就这么继续向二环圣塔方向飞去。

    两日后。

    正在进行生死角逐的两名奥义巫师。几乎同时感到身躯一僵,汗毛炸立,神色大变的纷纷元素瞬移避开对方,仰头向远方瞭望过去。

    “这,这是……”

    呼扇、呼扇、呼扇……

    七十余米的庞然大物多头怪鸟阴影从两人头顶飞过,散发的恐怖气息令周围空间都阵阵激荡起来,巨兽背上,隐隐有一位七彩符文流动的神秘巫师身影站立,未看两人一眼,继续向前方飞去。

    冷汗淋漓。两名二级奥义巫师同时感受到了自己心中的惊骇。

    这般难以置信强横大巫师,不论是双方学院的哪一方,造成的结果……

    不行,必须要将这个信息通知到学院院长!

    不动声色,原本你死我活厮杀的两人,却因为格林与谜团万头鸟的出现,相互散去,改变了两人原本只能存活一人的惨烈命运。

    …………

    另一边。

    作为彻底终结奥秘之手巫师学院最后抵抗的庞大巫师军团首领,奥尔冬良院长威风凛凛站在铁血战鹰背上,头顶一束洁白之光绽亮。散发出惊人生命气息。

    奥尔冬良大巫师身后,四位神色各异大巫师、三百余名低级巫师,数架三角飞行战舰,排成杀气凛然阵容飞行着。

    突然。铁血战鹰上,奥尔冬良紧闭双眸突然睁开,敏锐察觉到了远方天空视野之外的异常波动,有着可怕野兽危险直觉的铁血战鹰一声长鸣,脖颈毛发站立,硬生生停了下来!

    挥手。奥尔冬良示意身后巫师军团停下。

    “怎么回事,为什么突然停下了?”

    “不知道,大概是出现了什么变故吧,听奥尔冬良院长指挥就好了,奥秘之手巫师学院已经撑不下去了,没有人能够救得了它!”

    渐渐的,远方一头深渊魔龙恐怖身影出现,上面隐隐站着一位魔气缭绕神秘地底深渊巫师。

    一条可怕的伤疤贯穿整个面部,仅剩的一只眼睛深邃漆黑,苍白无比面庞带着可怕的残暴狞笑,笔直向这一队巫师军团飞来。

    “老子接了奥秘之手巫师学院报酬,由老子负责庇护了,那边你们所有迷雾暴风学院巫师都已经解决了,哼哼哼哼,所以你们哪来的给我滚回哪去吧。”

    说着,这名地底深渊巫师将白骨战锤抗在肩膀上,上面缭绕着惊人浓郁血色生杀气息,这似乎是一柄依靠吞食血气成长的可怕巫器。

    其他人只感到了这位大巫师可怕,铁血战鹰之上,奥尔冬良却仿佛想到了什么,双眸洞孔骤然一缩!

    “五星深渊之王骨罗摩?”

    巫师世界,最近百年掀起轩然风波大巫师,正是这位五星深渊之王!

    两百年前一位四环圣塔风起云涌大巫师被其击败后,更加不可一世,已然成为被地底深渊众多圣痕巫师、真灵巫师所关注最有可能继阿阁蒙德后,最有可能新晋圣痕。

    不过比起历代深渊之王强者,这位骨罗摩更加暴戾,是一位在数十次异域世界战争中,从默默无闻炼体巫师从尸山血海中生生杀出来的旷世强者!

    每一次危险磨砺,便会进步一分,同时杀戮没多一次,手中血煞骨锤威能便强上一分,不可抵挡的戾气与决不妥协性格,造就了这位骨罗摩所向披靡风波。

    “见到本王,没有转身就跑,真是奇耻大辱!看来,百年前本王在巫师大陆的杀戮,确实还不够啊,既然如此,哼哼哼哼哼……”

    “不……”

    “他……他是五星深渊之王!”

    轰隆、轰隆、轰隆……

    无情的杀戮,血腥残暴,将杀戮融入自身的本能,一场杀戮的盛宴,仅仅小半个沙漏时间后,骨罗摩一只漆黑手掌抓在奥尔冬良脖颈上,狞笑道:“怎么不继续元素瞬移逃跑了啊!?”

    奥尔冬良全力挣扎,却根本无法逃出这个强得可怕的怪物手掌心,黑色指甲深入血肉,血水顺着怪物手臂流下。

    “没用的东西,巫师世界元素巫师的时代,终将会被我这一代炼体巫师取代。”

    “圣塔深处,只手遮天西维尔尼斯……”

    噗!

    骨罗摩白骨战锤将奥尔冬良轰杀,血气被战锤内部神秘之力吸收,冷笑道:“你以为,这些我来到巫师大陆的原因真的只是这里的区区学院战争?一直传言,最强元素巫师都在圣塔最深处,藏头藏尾的虚伪家伙们,这次就由我来撕碎这个元素巫师的所谓神话!”

    冷声狞笑,阴戾双眸看了远方几名隐藏的世界守护者一眼,戾气缭绕向迷雾风暴巫师学院飞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