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九百五十六章 投影加深

一行白鹭上青天 Ctrl+D 收藏本站

    “哇嘎嘎嘎……”

    隐隐约约能够感应到小八那边本源灵魂之火传来的兴奋情绪。

    应该是这座时空祭坛点亮后,灵人世界与寄生孢子世界之间的世界裂缝,发生了一些特别反映。

    似乎,这次世界入侵与之前格林所经历的世界裂缝入侵,由于这些流传自上古巫师的时空祭坛古老知识运用,发生了某些变化。

    时空祭坛上的火焰静静燃烧着,格林需要维持它一个燃烧沙漏时间左右,便不必再理会了。

    “世界之肺!作为一处中等世界,这个世界比起一些小世界应该更健全,多在海洋中转转,希望能够再找到一处大型节点坐标吧……”

    ……

    灵人世界。

    翠绿色的树叶虚影头,仿佛介于现实与虚幻之间的神秘之力,通过寄生孢子世界投影不断在灵人世界裂缝前显形着,这些来自寄生孢子世界的投影之力,随着裂缝两边聚集世界之主的矛盾冲突不断升级,世界之间的联系逐渐紧密,已经不再是格林离开时那般低杀伤性了。

    “可恶!”

    还未建立巫师塔魔力之源,成就正式圣痕巫师的黑暗之翼尼克拉,低沉喃昵着,黑暗双眸深处透出一丝火气。

    脸颊上的一道伤痕虽然很快便被这具世界之主特殊躯体修复了,然而随着这些投影攻击的影响不断加深,还是让圣痕巫师们感受到了寄生孢子世界的浓浓恶意。

    对方不但没有表现出丝毫惧怕软弱,反而在接连不断的反击升级中,给这边聚集的巫师奴隶怪物军团带来不小威胁。

    甚至于迫不得已,圣痕巫师已经让那些奥义巫师撤离了世界裂缝附近的寄生孢子世界投影影响范围reads();。

    “既然已经晋升四级,还是多花些时间把这具躯体的融合度提升一些吧。你现在连它原本的三分之一力量都没有发挥出来。”

    相比于这些寄生孢子世界投影力量对黑暗之翼尼克拉的影响,背着黑色火焰巨剑的幽泉则根本没有表现出任何不适,这些翠绿叶影才刚刚临近幽泉十米范围。便被幽泉白色绷条缠满躯体散发的无形戾气情之力驱散了。

    天空中,白色绷条。幽泉一双凌厉之眸看向地面。

    已经有不少奴隶怪物受到世界投影攻击,受伤死去,它们的尸体正在被那些更强的怪物们分食着,没有任何怜悯。

    众多冷酷圣痕巫师也根本没有因此产生一丝一毫退让的样子,只是在不断加大反击力度,企图让对方先一步屈服!

    “守护着上古巫师的残余骄傲么……”

    幽泉望了世界裂缝前那无边无际恐慌情绪聚集的黑云一眼,冷漠喃喃着。

    尼克拉与幽泉早已相识,这具灵魂侵占的异域世界之主躯体确实还没有发挥出它全部能力。苍白面庞上琥珀般美丽双眸看了幽泉一眼。

    “能够赶在文明之战前这个时间突破至四级看,便已经竭尽全力了,我可没有你的好运,更没有你师弟那么变态,作为一个还未建立魔力之源的家伙,竟然已经开始窥探拥有众多世界之主的中等世界了!”

    从尼克拉酸溜溜语气可以看得出,组织这般多圣痕巫师入侵灵人世界,更以这个世界为跳板入侵寄生孢子世界,格林的收获委实让他嫉妒极了。

    在格林面前不好表达,但在这个老相识身边。抱怨酸意也算正常。

    幽泉看了尼克拉一眼,没有说话,双眸视线从恐慌沸腾圣痕大巫师身上转移到噬魂之吻圣痕巫师身上。

    “虚空世界将那个大家伙赶跑。恐慌沸腾圣痕大巫师也快到极限了,一直是噬魂之吻在向寄生孢子世界投影反击着,也不知道那边情况怎么样。”

    此刻,噬魂之吻圣痕巫师似乎也有了些火气,时常会暴躁如雷咒骂几句。

    几天之前,更是一时愤怒中,亲手从地面残忍杀死了大量奴隶军团,进行了一场血祭,对寄生孢子世界疯狂报复着。数以千万的奴隶怪物军团无不瑟瑟发抖。

    天知道这个和那边陆陆续续投影攻击相互交流了一年多的圣痕巫师,到底展开了什么样邪恶巫术回应。

    “幸好格林把这些老家伙也召唤过来了。否则单凭我们,还真不好办……嗯!?”

    突然。尼克拉似是感应到了什么。

    其他圣痕巫师,包括正在满脸狰狞残酷的噬魂之吻圣痕巫师,也纷纷看向了坍塌狩猎高塔废墟旁,一座祭坛之上。

    “哈哈哈,看来格林这家伙在那边进展的不错么,竟然这么快便已经点亮一座时空祭坛了。”

    几乎同一时刻,那条只能勉强容纳三级生物通过的世界裂缝,似乎受到了什么外力补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成长着,远远超过之前的速度。

    一直在和寄生孢子世界较力的噬魂之吻,也不禁从一年多来一直持续的恼怒状态,展现出欣喜,舌尖舔了舔红唇reads();。

    “再等等,不用着急,让四级圣痕贸然过去展开入侵还是太危险了。”

    恐慌沸腾圣痕巫师建议到,作为拥有足够岁月经历的上古巫师,虽然残暴邪恶贪婪,却因为有过战争失败经历,并不盲目急躁。

    “哼哼,我知道。”

    噬魂之吻回应着,却仍旧兴奋中勾了勾手指,将地面一条羊头怪蛇召唤了过来,。

    这个三级怪物,在六级圣痕巫师近距离近乎实质性威压面前,瑟瑟发抖着,根本没有任何自主思考能力了。

    “把这个带过去。”

    噬魂之吻扔出的水晶球被羊头蛇怪叼住后,指着世界裂缝毫不在乎的说着,根本没有理会这个奴隶怪物的死活,这头奴隶怪物则义无反顾冲了进去。

    ……

    寄生孢子世界。

    血色的雨水,压抑得让人无法喘息,慌躁不安,宛如沮丧的天空在哭泣。

    聚集在世界裂缝前数以十万数以百万规模的植物人大军中,一种植物人衰弱瘟疫蔓延开了,虽然针对这种情况伯爵之域已经展开了相应应对手段,却收效甚微。

    来自灵人世界那边未知怪物的投影攻击,诡异而强大,还未正式开战,恐慌情绪却已经先一步在寄生孢子世界蔓延开。

    “快看,那……裂缝有反映了!”

    负责观察世界裂缝的植物人士兵大叫着,血色雨水已经让它躯体上呈现了很多黑色斑点病态。

    只见世界裂缝在不断蠕动中,正在以难以置信速度膨胀着,伯蕨之王从地面快速升到天空,树皮褶皱面容阴沉极了。

    “这个世界内部混进来了未知敌人,刚刚我感受到了世界隐隐中的排斥波纹,虽然很遥远,但一定要找到并马上清除掉!”

    正在伯蕨之王说话间,世界裂缝一阵混乱中,大量植物人军团聚集过来,严阵以待。

    仿佛整个世界都回荡着紧张的战争号角声,到底会从里面出现什么样的怪物!?

    噗哧……

    一个羊头蛇身的怪物从裂缝中伸出头来,望了眼数以亿计植物人军团和众多世界之主一眼,一声怪异鸣叫后,一刻便惊恐的退缩了回去。

    一颗怪异的柱子从天而落。

    “哼哼哼哼,游戏很快就要结束了,伟大巫师意志即将降临,准备迎接天灾吧,我好像已经闻到你身后那些小家伙的瑟瑟发抖的恐惧气息了呢……”

    水球光幕中,男蕨之王被恐慌沸腾圣痕大巫师俘虏凌虐影像映射而出,引得众多植物人骇然惊呼。

    “嘭”的一声,一根愤怒的藤条将水晶球抽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