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葡萄柚绿茶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老师老师如果你再坏一些,或许我们还会考虑考虑──」

    「但是,逼我们的,是你那笑那无警觉的模样,勾诱我们下落地狱至最底─」

    男孩的誓言,打从开启禁忌之门後,生效的是至死不愉的痴颠纠葛。

    结果,最後还是莫名其妙的收下了田家兄弟拿来的赔礼─

    一个礼拜了。

    自从出院之後,从开始的小心戒慎,到现在松气安心。

    她想,果然还是一群没长大的孩子──

    总是要给他们一次向善的机会嘛。

    「姚老师,教课还教得好吗」

    抬头。她微愣,看著面前突来走近的物理男老师。

    接著,她释出同样善意微笑。

    「还可以。」

    男人貌似腼腆的抓著头,平凡朴实的五官中有著让人心安的沉稳气质。

    「那麽──如果有什麽问题解决不了的,我在华凌也待了很长的时间,你可以来找我帮忙──」

    「呃可是、可是这样是不是太麻烦涂老师」

    「那里那里,大家同事一场,早熟晚熟──迟早都要相互接应的嘛。」

    两人站在楼梯间,下课十分钟内,同学来来往往穿过他们身边不断。

    「总之,就这麽说定了。」

    他大手一挥,带著爽朗笑意:「我还有事,有空再聊─」

    「喔」

    她茫然挥手。看著男人突如其来的话,在莫名奇妙的走──

    帮忙

    他和自己又没有多熟──

    帮什麽呢

    很显然的,她似忽略掉男人劣掩藏在眸里,止不住的恋意;

    又或者,是该名为一见钟情的倾心

    她一知未解,欲往前行时,刚抬头──

    便见到男孩噘著红唇,一脸委屈的站在走道的另一端看向她这儿。

    心头一惊。

    自己又怎惹上他怎著

    还没回过神,又见他一转身,背候的长发轻晃过一弧,入了教室当中。

    是何康楚吧

    那个男孩。

    怎会用种很受伤的神情注视自己

    水茵咬牙,比起方才涂老师的疑惑,她的心情显然更专注於男孩身上

    走到四楼以後,她低头抱书,才转过弯。便险些撞上来者──

    「啊」

    「老师」

    天生丽质,若干年必能长成极经典的男人之最。

    英挺与秀丽并冠,男孩的脸上有著明亮的眼,高挺的鼻,微笑间露出可爱的虎牙儿,面颊浮贴著两块红,沾著油的──

    柴元华。

    多麽能被夸赞天下无双的一个透璃玉人儿。

    如今看著他被攻击的脸蛋。

    原本被吓一跳的水茵这下也忍不住笑了。

    「好吧好吧,笑就笑」

    元华透著一点无奈,孩子气的神态里隐约流转著一股迷人的气。

    「怎麽会这样」

    「班上朋友有人过生日」登时,他看著水茵。

    又露出两颗虎牙,张狂著却不讨厌──

    「对了,我去拿块蛋糕给你」

    「元华──」

    她本来不及拒绝。

    「你这样翘课是不对的。」

    有些良心不安。

    她和他,此时坐在极隐密的楼梯间。一旁的窗户敞开著,不但带来了阳光也带入了温暖。

    元华憋笑。脸上的油早被清理乾净。

    「快吃吧口水都要掉出来了老师。」

    她脸一热。

    怎也没想过她会有这麽一天,躲在男孩所谓的秘密基地内,吃起甜点来。

    仅管天气如此宜人。

    此时气氛如此妙不可言。

    但是,还是不对的。

    「我怎麽觉得你口中虽然喊著老师,但实际上可一点当没回事的感觉呀」

    听她咕哝,男孩淡笑却不语。

    水茵叹息。

    「那就谢谢你拉。」

    听说是义大利空运来台的食材做成的蛋糕呢

    一口价直逼万元

    包什麽呀金子吗

    真是的

    「噗──」

    她这才转头,看著早已笑得乐不可支的男孩。

    原来自己的喃喃自语全给他听去。

    有点恼羞成怒的,她不甘心的拍了他的手。

    「安静啦万一招来别人怎麽办还笑──」

    真是,好个秋凉晴爽天──教室内,没有灯光。

    一片昏暗和窗外的景色相互辉映。

    楼下,正对著校门口。

    女人纤瘦的身,微驼的影──缓缓的出现在视线内。

    接著,一个男影奔了过去。

    女人转身,偏头,似笑开应付著。

    男人掏出手机,对女人说了一串话。

    风,是带不上来那底下的交谈声。

    接著,男人退开,女人停了一会儿後,离去。

    放学後的校内,人烟终稀。

    「想好了吗」

    「这场游戏在公开公平的原则下,随君自由参加──」

    「如果没有议异,那麽就拍板定案罗」

    张扬的轻快语气,成了罂粟,最可怕的毒。

    晚上,飘起细雨。

    屋内不避寒,无处不散发著冷意。

    尤其还是一个人──

    姚水茵突地意识到,这是妹妹离家後的第一个周末。

    她叹口气。

    为了省电,也没必要之须;於是乎,她站在窗边,室内却是一片漆黑──

    眸中黯淡著的,则是因想起过往。

    水茵直到现在仍不明白,为什麽相处十多年的亲人总是说变就变,再不顾一点亲情

    这时,屋内铃声大作。

    她转身过去接过话筒。

    「──嫣儿」

    电话另一端默不吭声。直觉地,她就是知道是水嫣

    「嫣儿」她又唤道。脑中已浮起妹妹嚼唇的面──

    「你在哪──」她哄道:「姐姐接你回来好不」

    「姐──」

    这突地冲上的声,竟是带著天大的唾泣声。

    水茵的心,顿时整个疼了起来。

    「别哭呀嫣儿到底怎麽一回事儿勒跟姐姐说、跟姐姐说──姐总有法子的嗯──别再哭了吭──快说话呀」

    她只剩这个妹妹了,从小拼了命也护在心上的小宝贝,她怎舍得让她独自一人,惶然哭泣。

    什麽痛的苦的酸的,由她这个姐姐来担就好。

    「姐──对、对不起」

    「别说什麽对不起,你跟姐说,别让姐在家急得团团转呀」

    水茵只听得那头鼻水重重一吸的声。

    半晌沉默後,水嫣的声幽幽的响起:「姐,我、我在大枫哥这儿,他要你来──」

    「那个大枫──」

    她心头一个恶寒。

    前回纠结的梦魇就是因此人而起──

    还来不及反应,便又听见电话那一端乒哩匡啷大乱──水嫣的哀叫响著,有人咧咧的骂得一声贱货,哭你个屁──

    「水嫣」

    她大叫。

    「嘿嘿──」电话已易了主。

    「我妹呢」

    不用多想,她沉著声冷问。

    大枫的声音侧侧的响起:「她这烂货欠了我的钱不还──叫她做事还给我摆架子你说说,如果我今日不好好治她一番,以後我大枫还要在这道上混吗」

    「你、你不要太夸张了。我妹呢你敢对她怎麽样,我一定会报警处理──」

    「哈。」

    大枫显然不把她的虚张声势当成一回事。

    「你去呀你妹妹还在我手上呢──看是我先被找到,还是她先被**到死──」

    她深深吸了口气。

    「你想怎麽样──」

    「嘿嘿──」大枫的笑声,让水茵更是冷到骨子直打抖──

    「麻烦你来领她回去。」

    「她欠你多少」

    「哎呦姐姐你要替她还呀──」

    「快说」

    「啧啧──多让人感动的姐妹情深呀」

    「你──」

    然後,大风说出一长串的地址。

    「你来,我在这儿等你大驾光临──」

    最後,她挂上电话。

    腿一软,竟是不争气的跌在地。

    怎麽──会这样

    俱乐部中,大峰将手机入口袋。

    他靠在软皮沙发上──

    一脸戏谑。

    「人说虎毒不食子了──」

    「你这小贱货,还真是又浪又无情呀」

    水嫣嘴中刁著烟。

    美目一眯,那镇定淡然的漂亮表情里,满是抑气息──

    「闭嘴。吵死了」

    在计程车内,她看不进窗外飞逝的景。

    交错的霓虹灯行成一个巨大的网,包着她,在这黑夜当中──

    各种妖魔窜出。

    她紧抓着怀中的小包。

    里头内有着钥匙,更有着她的内心,恍惚间,尽燃起同归于尽这四个字

    俱乐部中,舞池内的音乐震天价响。

    红男绿女,在这靡迷之热潮下,寻得莫不是另一段露水姻缘的艳情。

    她随着侍女,避开这等纷杂之地。

    一身白衣长裤,似乎过于老气的与这儿特别格格不入。

    她们来到舞池后方,那通道前两名大汉守着。

    「大枫要的人。

    她听得小侍女如此通报。

    有点好笑。

    水茵不自觉的更加抓紧自己手中的包。

    「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

    当一踏进包厢内,对上嫣儿那双冷眸时。

    水茵再怎么迟顿,也不可能再不知事了──

    一股深沉倦意就这么扑面而来,水茵只能不稳的往后一退。

    「妳当真有这么笨」

    水茵这才看见男人,那个该叫大枫的男

    倒贴ok?帖吧

    人。

    长得英气挺拔,为什么干这等肮脏事的会是这等玉面清姿

    她不理他。那只顾得光看好戏的家伙─

    「嫣儿,妳是怨我」

    要不,为何用计将自己招来。

    那凌厉的眼神,怎也不似刚刚电话中哭的无助绝然的女孩。

    她还以为,这女子仅不过是同嫣儿相近之人。

    但不是──她的心情,因这事实,更显崩溃。

    「我不甘心。」

    水嫣开口道。

    「竟然有人特意指定要妳。」

    她一抖。

    竟无法消化这等讯息。

    水嫣起身。穿着一身火辣靓装。

    「走吧,等妳很久了」

    「水嫣」

    她想逃──

    但,逃去哪

    滑溜溜的舌,四处窜走着,如羽毛轻扶,又像是小蛇嬉闹─

    一会儿触到她睫毛来回,另一边舔着她的唇,滑溜润润,自是津津有味。昏昏沉沉中,半醒半睡里,她惊恐以为,时光倒流──

    恶梦再度压身。

    直到那掌用力往她衣内揉住,她下意识的推却,这才看清男孩们似笑非笑的眼。她有些疑惑

    不懂是谁入错谁的梦。

    田义和田尧冲她翩然一笑。见她瞠目结舌的傻冒样,心中一个浪荡呀,对着怀中的她便又是一阵又亲又。

    「你、你们」

    她闪躲──

    终是忆起前因后果──

    「你们把我又抓来」

    她怒叫。反抗更是激烈。

    「别动。」虽是少年媚色,一番风流。但在扳压她肩骨的力道可没客气过──「老师别生气么,妳都不知道,我们忍得可很久啦」

    「就是知道老师身体虚,才得好好替老师调养身子骨的看着老师收下我们的心意,就该知道我们怎么能够放过妳呢」

    她悲哀的发现,自己此时又被人架制在大床上,徒作困兽之斗─

    男孩与自己身上,早以无太多遮蔽物。赤身**的擦磨间,她当然能感受到他们体上激动不已的热度。

    「为什么呢不是都已经说好了吗」

    眼看是再躲闭不开。

    她沉痛又失望的道:「那天在医院里,你们不都已经向元华保证不再犯了吗」「老师果然天真的好可爱──」田尧她的头,在那发上亲亲落吻。

    何康从床边爬了过来,一把蹭在水茵的身,白晰的手指可恶的括诱着水茵有些敏感的肌肤触念。

    「所以我们今天才没带元华来呀」

    呵阳奉违吗

    她来不及细想─

    「老师老师」

    田家兄弟摇着她。

    「今天我们还替老师安排了特别节目呦」

    顺着他们奇怪的语气,她这才抬眼一探。然后─呈现在她面前的,则是完全令水茵大吃一惊的

    水嫣水茵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她挣扎──

    「水嫣」她大喊。

    无能为力的───

    床前,水嫣裸着身体,像狗一样趴在地上。

    她仰着头,一手撑着地。张口,进出的则是季子程的火热的亢奋─

    男孩用力的抓着水嫣的发,狠狠的将她的头,或是嘴,更深入的着自己的兴奋。而肖和砚则欺压着水嫣的后头,用着他与生俱来的利器贯穿着水嫣那看起来十分易碎而柔嫩的后方,一刺一没当中,水茵恐惧的看着─的

    她当然知道那种痛苦,整个人像是要被分成两半的撕扯感

    他们还不时抓弄着水嫣晃着的小,不时发出如野兽般的低吟。

    这样充满绮妮意成积的画面──

    又谁不是脸红心套,欲看还羞

    除了水茵──「你们放开她」

    水茵理所当然地顾不得自己此时也是危机伺服,她怎么也不愿亲看妹妹这般饱受催残─「老师,妳可误会我们啦。」

    田义笑眯眯的说,那简直就是魔鬼最可怕笑意──

    「这可是妳妹妹小k所提议的呢」

    0e「你、你胡说什么」

    「真的呀,我们原本也只是想再把老师召出来的。」

    「可是妳妹,听说是大枫手中的红牌──」田义续说,那手和其他二人一样没闲着的大吃水茵的豆腐:「是她主动要和妳一起陪我们玩」

    「老师,别瞪小义啦我们都可以保证他所言不假」

    「你骗人」她软弱的道,浑身止不住的轻颤

    几乎有那么片刻,她已不敢再去面对妹妹正在自己面前大演活春的事实。

    见她缩着自己,一副十分痛苦的神色。

    男孩们互相看了看。

    何康楚紧紧贴上水茵的小腹,用力的往那儿可爱的肚脐圈儿上亲一口去。「水茵也别难过了。有我们呢还有我们呢」

    「让我妹妹离开吧」

    半晌,她无力的轻道。「老师」她摇头。神色已是掩不掉的绝望的苦楚。「其他的,我都随你们了让嫣儿离开吧」「可是」「等等呢」水嫣这时已经走了过来,比起姐姐。她的34c凹凸有致的身材的确是诱人许多,她的肤色比起姐姐是较建康的蜜色,此时她那水灵媚眼直勾勾的盯着床上的少爷哥儿们。抛出一抹讨好十足的笑。「我姐姐这方面的经验不多呢,说过要给各位少爷的玩点新奇的──等小k我好好安抚好姐姐后,包少爷们是能更加助兴。」水茵一脸不敢相信。男们则纷纷是跃跃欲试──「诺,真是如此,弄得好,给妳的赏也会多一些」水嫣这才看向水茵。眸光一沉。她那笑。

    风彩自溢──多样的青春妩媚──水茵眼一眨,泪就要满出来了。不要这样笑嫣儿这种笑──明明就是要哭出来的笑呀为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妳受了如此的遭遇水嫣──米黄色的vip总统式的包厢内,红色的布帘,的软床,以及最旁边,临窗观夜景的圆池温泉水──一切都是最奢靡又顶级的绝致享受。刚刚才经三百回合大战的季子程、肖和砚这时各披了一白浴巾在下身上。他们各据一沙发上,手持美酒,吃着小点。的带着邪笑,与他人共同看着眼前的活色春香──女孩伸出穿上舌珠的舌,浓郁的,拉开他们最最最爱的老师的腿儿,恶意又悖德的深入其中为什么会这个样子姚水茵扭动着,面红耳斥的想要离开。她的妹妹,正在自己的身下,竭尽所能的取悦自己。用着那刁钻的舌,带着珠环冰凉的触感不时在她的毛边,缝里,嫩上,碰着触着蹭着,绕着圈──她羞愧难耐,却无法抗拒纯生理的反应。她像条鱼儿的拱起身,然后又重重的躺在床上。男孩开始吻入她的唇。她晕了、昏了。带着最可怕的罪恶感,奇妙的酥麻快感由下至上,不放过她所有的感官。她蜷紧圆圆的脚指头。似乎还想抵抗着这样悖德的滋味──在口沫相濡中,她皱起黛眉,部一边被人含去,另一方则被人用糙的掌心的扣逗着。好似全身上下都被攅上震动,拨得她毛细孔舒开,搞得她的骨头全都是一波又一波的酥麻掉了。她软了,却感受到来自旁边的硬度。她勉强睁眼,对上男孩憋的涨红的俏脸。「老师老师,替我弄弄吧」她的脑袋晕飞了,一双以往只拿书做家务的手儿被各被人带去上下着。分不清谁是谁的呻吟,那舌头多变到才刚能喘气,又被另一口香气给覆上。她咽过被拿来的红酒──一时被呛得喘不过气,她咳着,那淡红的体喷呀流地,落在她的颊边,流下她细细的锁骨间。颤抖的身,一起一伏的,像在做无言的邀请。水茵似被这样的滔天的快感弄得再也分不清东西南北。又加上男孩们与妹妹极力的耐心挑拨下,单纯又敏感的水茵,终是彻彻底底的被众人攻成掠地。她成了最上等的佳肴──少年们前仆后继的围上来,对于她的每吋肌肤可从没打算放过─有舔又啃又咬的。她像是火里中渡,雷雨交加的过──水茵再仰头,这天哪,早是成了黑压压的,剩下几许光亮─男孩们极有默契,对于自己心爱的老师,倒没出现抢夺纷乱的画面─的他们嬉笑,眼儿红的是的色。先是田义埋入女人的体内,那硬挺一入,温嫩紧致的小口内,缩呀缩的,简直就要将自己挤附的难再承受,当他开始动作时,他什么思绪都飞开了,仰着头,俊逸的脸上有着最迷离的神彩。他开始呻吟,田尧俯头而来,咬上他前的红梅,玩弄着,将那快乐是更添上一层楼。水茵被男孩大力的冲撞着,一波接着一波。她拱身,部再度遭到莫森欺近着,他含住那敏感而肿立的,那软香四溢──炎浆般的气息,极高温又超速的异感,战慄的包围住这床上的每一个人「水茵水茵」谁,叫着「啊嗯嗯」那**的声。那诱魅的嘶吼──瘖瘂的气氛。迷离交错中,七彩缤纷的爱欲横流──爱情,真有可能在这交杂当中,成形吗没有人知晓。水茵被人架了起来,她无力的靠近男孩身上,那用力向上一顶。她溢出一呻吟。像是要飞天了,一跳一跳的,抽着,着,干着──她的指甲深深刺入了男孩的背,抓出道道红条,留下最媚的色调─「换手了换手了」接着她被人一搂,下腹被喷得一阵湿黏。紧接着被另一铁杆充盈贯入─那股火辣辣的满入感,不管多少次,每每都能再带来最不一样的撼动──疯狂的─浓郁的──擅动的狂动。宛如索多玛城中,最波涛汹涌的欲浪──以及噬血的狂热渴求──拉扯着所有人的心魂,留下无数的难言的罪恶、行──还有无止尽的堕落再堕落。欢爱过后,水茵缩在床上那小小的身。多么可爱,多么娇稚。她满是泪痕,身上布满所有痕迹。长长的发黏溼的散贴在她的背上,手里。她一呼一吸的,喘着吐气着。像只慵懒的猫儿,昏昏欲睡着。那老气的眼镜和俗气的裤子一脱,光溜溜粉嫩嫩的──怎么看都让人心动情变──那滑滑的皮肤,有着汗有着白黏黏。男孩们趴着,撑着。坐着,躺在一旁的,将她围成一圈圈。「老师」「跟妳说呦」「刚刚的那一切全都被拍下来烧片呢」感受到水茵一个害怕颤抖,拍拍她泛皮疙瘩的身。男孩们又爱又怜的道:「所以啰,老师要乖乖的」「我们和老师有了个连元华都不晓得的秘密,是吧是吧」她想起学校里,和自己吃蛋糕的那个水灵灵男孩子。手不自觉,紧紧抓住床单───「让我们一起维持这段偷偷的地下师生情嘛老师老师」那些话,明明如此娇脆可爱。该是天使的音,却成了魔之咒。她──一定要逃。

    < type””>

    20:5 创建于

    var   ””;

    <>

    < src”http:cpro...js” typ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