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葡萄柚绿茶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一个月过去。

    元华仍带著她四处东躲西藏。虽说如此,但是凡举是吃穿用度上,少年还是给予两人想尽办法最好的一切,只除了落脚下褟处──

    「因为,他们铁是料想不到我们会跑来这种廉价旅馆待著。」

    当她见著元华这般不经意带笑说时。

    心口的疼,隐隐挑了一下。

    她其实不曾忘记,元华一直是有洁癖的男孩。

    如今却为了自己,而不得不改变、忍受著最遭糕的一切──

    她之後几次想与他开口,却每每都在他含混打哈哈的语调里转开话题。

    她想少年一定都心知肚明,她实在无法装咙作哑,她的心情她的思绪始终都太过严肃而无法变通──每每开口,总是让人大受打击。

    元华如此说著,之後又她的发,心怜情爱的吻了吻她的额头。

    看上去,还真像是深情不悔的一对恋人。

    所以你也别再胡思乱想,就这麽跟著我一块,好不好──

    最终,她想自己的确不是个意志甚坚的人。

    要不,怎麽会在少年一求再求的软声哄语间,方寸原则骤失,到最後已任由他的带领下随之疯狂起舞。

    曾几何时,她哪又想过原本那般保守而呆板的自己,竟会干出这麽出格的事事

    小电影里的狗血卖点。

    小恋人不顾一切的年少轻狂。

    又或是该说得上是文艺nbsp;  href”http: www..com” ””>http:www..com

    小说内的难分难舍。

    私奔

    多麽浪漫而又令人热血奔腾的夸张字眼──

    却造成了她内心里情感与理智的激亢拔河赛。

    更加使得他们的前途是看不见一点光亮。

    此刻唯一庆幸的事,这一回,少年正式亮相的每个环结至今都没出过差错。

    那些人或许还在找著他与她,私底下的找、默不作声的───翻遍他们几乎想得到的地方。

    但是他们怎麽也没想到:少年这一年半的韬光养晦可不是说著玩的───本就是沉潜在平静无波当中等待著──最後,可以成功带走水茵的那一天到来。

    於是在他日日夜夜不断想念远方故人同时,他那无法安生休养的大脑当中,早就将所有的一切做足了任何一点的可能推盘沙演──

    很显然的,他的执著不懈,终在这一天面临时,都有很好的发挥──

    不会有意外。

    他绝不会再让水茵因所有人受到一点伤害。

    当他这麽信誓旦旦的跟她这麽说时。

    有一瞬间。

    水茵是真的就要这麽信了他。

    而忘了现实──

    忘了风险──

    也忘了她的人生里头所有的不顺遂──

    只是,她终是

    九月初,炽阳还是正盛。

    虽有点凉,但是那常温,仍是高得吓人。

    外头的街道上,朵朵的白千层在枝头间绽了那鲜、开了那嫩芽,当风一吹起时,那些毛茸茸的朵儿,在绿叶当中摇曳生姿,如是诱人。

    原来,日子可以这麽快。

    而且,详和的。

    这是这几年下来,自己好久未感受到的心情。

    不再茫然。

    也没有犹豫──

    和元华在一起的自己──

    毕竟始终都是不一样的。

    元华一大早,便先出一趟门。

    他吻了吻她的脸颊,说是等他回来。

    他的心情甚好。似乎再再说明他们此回能顺利抵达香港的行程,成功机率甚大。

    看见他的笑容,那如朝阳的蔼蔼柔眸,她不由得是心念一动。

    或许,真能可以也说不定──

    一直以来,她所奢盼而不敢求的那一切

    直到那天夜里之前,她还真以为,自由和梦想,终於轮到她的手上──

    只不过,往事前尘,之後数度回首,才发现,最终还不过是惘然一场──她还记得,元华一早笑著跟她说,等我回来。

    她却忘了反问他何时才归

    从日出等到日落,月色沉沉当中,她

    倒贴ok?sodu

    倚著那窗边,看著外头陌生的街、不熟悉的世界。

    天气说变就变。

    明明白天闷热得让人大感吃不消。但是一到晚上,那温度突地骤变,冷的像是快飘起水雾,像要下起冰雨───湿湿黏黏地,不自觉地竟也沾满她那多愁善感的心。

    而当那冷风一打来时,她下意势的更是双手抱紧了自己的身。

    到底是去哪里了

    以往,到了吃饭时间少年都会准时赶回来和她一块的

    她左思右想,从方才出了房,走到楼梯下那旅店一楼大听的柜台时,她突然一後怕,觉得在这种敏感、且危机无所不在的时刻里,自己又怎能如此招摇──

    这麽一想後,原本还欲找柜台小姐问话的念头也就这麽胆怯的打消,反是一转身再回到楼上的房内。

    不知道是不是她自己太多心了。总觉得即使这里已是如此隐密,可是人们的视线,不分是谁,看著她的眼光都好像是已洞悉了所有一般,别有深意──

    即使内心笑话自己的胆小怕事。

    可不论她在房内来回走了不下千百趟,随著那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外头天色越渐越由淡转深黑下,她纠结郁闷的心思终是───让那极深的恐惧占满了所有。

    怎麽会这样

    元华一定是出了什麽事情吧

    而最遭糕的是,他们之间都没有任何一方有电话。

    要是、要是真的这样

    那──

    她的思绪至此,已遂变成乱无章法。各式各样的最不好的念头都一一浮现上来。

    最让她难受而痛苦不已的,更是因自己一点能力也无,即使担心,却也只能伫在这儿,坐困愁城──可一点方法也用不上。

    水茵想来想去,总觉得事迹一定是败露了所以元华才会到了这种时候,还赶不回来。

    但是一方面她还是抱了点小小希望,总觉得事情该不会如此糟。

    毕竟就这差这麽最後一脚了,不是说好,这几天就准备出发往香港那儿去了吗─

    她突地又想起少年几天前向自己求婚的场景。

    水茵完全没料到少年是这麽认真──甚至连跟自己共动一生的念头都有了。

    当他含著那深情不悔的灼灼眸光望著自己时,水茵心理的撼动简直是难再用言喻描绘──

    她就只能眼睁睁的看著他一字一句,带著神圣非常,而又过份认真严肃的语气和她说起以後的以後──

    这麽样的一个少年──

    却甘心为了自己而放开原本有了的荣华富贵──

    这样的真心真意──她已无法再漠视下去,但是却也不知该如何反应才好。

    她是真的不懂,为什麽少年的心意可以如此坚定不改。

    从最初到现在,自己又是何德何能的让人如此青眼有佳───

    这当想到这处,心情明显的被那感叹移散不少注意力之际。

    那房门,竟是被碰碰碰的拍打著。

    她心头一晃。

    那种莫名的、吊诡的,最不好的预感是再度浮现──

    她双脚僵在原地。

    那磅磅作响的声音又是在门外朝她迫来。

    她发不出一点声。

    甚至就连是元华吗的声音也开不了口。

    出於直觉地──水茵就是知道──

    那门外站著、等待著,绝非善者。

    毕竟突涌上来的邪恶气息实在太过强烈───

    强烈到,当她再度听见那巨大的敲门声时,忍不住的,咬著手,硬是不肯溢出半点音的。她软弱地蹲了下去──

    拜托──

    快离开────

    只可惜,神,从不眷顾她这种人──

    随著那声破门而进的杂音时,她的心,早被用力的抛入冰冻之内──再也温暖不起来──

    当她的头发被来者大力的揪著走时,她没有一点泪落下。

    元华,我们兜兜转转的这一切,到底又是为了什麽呢───nbsp; >

    < type””>

    20:5 创建于

    var   ””;

    <>

    < src”http:cpro...js” typ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