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安思源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闭门思过对邢欢来说不是难事,严格来说,嫁给赵永安的两年里,她起码有一年半的时间在闭门思过,剩下的半年都用来收休书了。

    但问题是,以往思过,她家相公至少不会隔三差五地来问一句……

    “知道错了吗?”

    他姿态优雅地坐在跟前,皱眉品尝着手里那晚白羊肾羹,汤勺轻擦过瓷碗的“叮叮”声配上他淡淡的责问,煞是好听。

    她蜷着着双膝窝在暖暖地贵妃榻上,啃着干乎乎的馒头,噎出阵阵猛咳,他端起茶盅,侧眸看了她眼,在她渴望目光下,若无其事地把茶盅里的水喝得一滴不剩。邢欢痛心疾首地捶胸,企图把梗在喉间的馒头捶下去。

    最后,还是用力吞咽口水的方法奏效了,她扬起脸色逐渐转为正常的脑袋,频频点了几下,“报告相公,知错了。”

    “错在哪?”她的回答,让他稍觉满意地松开了眉心,难得善心大发地替她斟了杯茶。

    “唔…你不爱喝白羊肾羹,我一会就写信让娘别再寄来了。”她说得郑重其事,一副很懂他心事的模样。回想起他刚才活像喝药似的痛苦表情,邢欢觉得自己的分析对极了,真是善解人意。

    ——砰。

    可这话并未讨来永安的赏识,斟茶的动作僵住了,半晌后,他重重将手中茶壶敲向桌面,横眉冷看着她,“我很满意你娘寄来的白羊肾,我不满意的是你!你不如写信让你娘把你给领回去,永远别出现在我面前。”

    “这怎么成,我要走了,谁照顾你。”她吞下最后一口馒头,语重心长地跟他剖析其中利害。

    显然这并不是赵永安所担心的,他在纠结的事连他自己都搞不懂,“穿着绿袈裟照顾我?我不需要。”

    “我今天没穿绿袈裟呀。”邢欢得意地扯了扯身上那件七彩棉袄,那是她最近刚给自己缝制的,颜色艳丽,款式新颖,还带收腰的,想到那个女捕快的杨柳小蛮腰,她挺起身子,故意用手抓紧腰间的衣裳。

    自以为这样可以凸显出她同样算得上纤细的腰身,可惜有些适得其反,她忘了自己那身棉袄底下还塞着层层叠叠的棉衣。

    至少在永安看来,面前女人的身材是圆筒形的,那身衣裳更是炫目得让他不敢直视,“我……我收回一封休书,你能不能别穿色彩如此丰富的衣裳?”

    这种誓与彩虹比艳的色彩,谁受得了?!

    “那我去掉一种颜色。你收回七封,我可以考虑只穿黑白相间的衣裳。”她依依不舍地伸手抚过斑斓的色泽。

    “我收回八封!”

    “二少爷,你不能再收了,再收下去,奴家就没衣裳穿了。你要我裸着满街跑哦?不太好吧,现在江湖上很多人都认识我了,我也算有点知名度了,那样的话会给你丢脸。”

    “邢欢!你故意装疯卖傻扯开话题,是不是?”他愤而拍桌,想证明自己不是傻子,不会任由话题被她牵着走,这个家他是具有主导权的,“你就算是把那件袈裟当遮羞布裹着满街跑,也不关我事。我只想知道,你跟那个头上没毛的东西到底有没有私情。如果有,那皆大欢喜,麻烦你们赶紧冲破世俗障碍去私奔。”

    “报告二少爷,当然没有!你那么英明睿智,怎么能被那些流言蜚语所左右。大师清心寡欲一心向佛,奴家更是打定了主意要跟你白头偕老生死与共。你怎么可以怀疑我?”她觉得自己这番话说得足够情真意切,甚至认为最动人的情话也不过如此。

    “是吗?”只是赵永安依旧没能感觉到丝毫真心,她就像个拙劣的戏子般,熟练却又生硬地念着台词,不具备任何感情。就这样,他凭什么不能怀疑她,凭什么不能要她一句保证,“那好,既然他不肯带你私奔,那你从今天起再也不准见他。”

    “呃……”她叹服了。悟色大师还是有点真材实料的,他特地警告过她,如果永安要求她永远不准见他,不准答应。邢欢犹豫了很久,最终选择乖乖听悟色的话,“二少爷,这个奴家很难保证,万一在街上遇见了呢,我总不能把自己戳瞎吧。”

    “很好,那你继续思过!”他起身抚袍,撂下话儿,跨出屋子,用力将门关上。

    他没有在乎她爱谁,只是为她好。对,就是那么简单。虽然休书递了无数封,但身为她的前夫,他觉得自己应该帮她物色个良人。那种头上没毛又不愿带她私奔的东西不值得托付,要她不准见,有错吗?她竟然自插双目也不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