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安思源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京城有家名字很喜庆的成衣铺,叫“招财进宝”,今天生意好得离奇。

    究其原因,就是店堂柜台边多了个活招牌。

    一早,店门刚开时,那个活招牌就领着个穿着彩色棉袄的姑娘,双双叼着馒头,出现在了店内。

    此刻,他正半眯着惺忪睡眼,斜着身子,撑靠在柜台上,偶尔慵懒地打着哈欠。那身水蓝色的宽袖袍子,便是出自这家店,衣襟处的珠光材质很是别致,白色福纹的宽腰带束出他的窄腰,袍子外头还搭配了件薄如蝉丝的外套,系带松松垮垮地打了个结,连微敞的姿态都像是刻意为之般的精致。

    他说,他叫吉祥物。

    片刻后,先前同吉祥物一块进来的姑娘,换下了那身古怪的棉袄,取而代之地是一袭品红色的衣裳,蹦蹦跳跳地出现在了他跟前。

    “这颜色和你不配,换一件。”他挑起眉梢,掷出评价。

    于是,相差无几的场景开始重复上演。

    “紫色太沉了,换掉。”

    “这款式谁设计的,好丑,继续换。”

    “这件太妩媚了,你不适合了。”

    “太清纯了,你穿着有点糟蹋。”

    ……

    终于,在眼瞧着那位姑娘已满头大汗快虚脱时,掌柜忍不住开口了,“吉祥物,要不让这位姑娘试试这件衣裳,这是我铺子里的镇店之宝。”

    边说着,掌柜边令人将一旁的衣架子搬了过来,得意至极地展示起他压箱底的宝贝。

    面前两人跟随着他的话音齐齐转头看去,映入眼帘的是一件做工细致的纯白衣裳,腕间配着飘逸的银红披帛,最为耀眼的是衣裳上的牡丹纹路,从含苞待放到争奇斗艳地盛绽。

    “这衣裳是情侣款的,瞧瞧这牡丹纹,纯手工的。江湖上鼎鼎大名的赵家庄知道吗?他们家二少爷前些天就买了两件,一件自己穿,还有件说是给他夫人的。姑娘,您要不要试试?一定比赵家庄二少奶奶穿着漂亮。”

    “……”姑娘无言了。她可以坦白说,她就是那位赵家庄二少奶奶吗?可她从来没收到过相公送的衣裳!倒是眼看着晓闲妹妹穿着同款的衣裳站在永安身边。

    ——不过也不怪你,想必你娘子一定长得很丑,我同情你,忍得很辛苦吧?

    她突然忆起了晓闲妹妹曾说过的话,银牙跟着一咬,不服输的个性在作祟,致使她双眸变得炯炯有神,“给我试!”

    “不准。”一道响亮的嗓音忽然从门外传来,气场十足,却又同时透着女儿家的娇嫩,“死掌柜!你居然敢骗我,知不知道骗捕快是什么罪?明明说好这件衣裳不会再拿出来卖了,我最讨厌跟人家撞衫!”

    “管捕快,我有改良过。你看你看,袖口这边跟你身上那件不一样,还有这里……”

    掌柜的辩解之词邢欢没心思听,她颇为错愕地看着面前突然杀出的晓闲妹妹。真巧呐,还真是人生无处不相逢。问题是,这位捕快凭什么抢了她的相公之后,还不准她穿同款的衣裳?这世间还有没有公理了,捕快了不起吗?吃皇粮的就能理直气壮破坏人家和谐婚姻了?

    “哦!假和尚!我就知道,女人多的地方必定会有你!”当视线捕捉到闲散靠在一旁的悟色后,管晓闲立刻燃烧斗志了,目光一斜,终于,她正眼瞧起了邢欢,“啧啧,你又骗女人了!这位姑娘,他是不是说你长得很像他死去的未婚妻?你别信他!他见了女人都这么说,别以为你在他眼里是特别的。”

    “姑娘,你裙子开叉了。”面对她慷慨激昂地奉劝,悟色略显不耐地哼了声,眼神顺着往下一移,状似好心地提醒道。

    这话成功转移了管晓闲的注意力,她立刻转过头,像只拼命想咬自己尾巴的猫儿般,努力想看清裙子到底开叉到什么程度了。

    另一边,邢欢愣了愣,她们见过的,可她居然没认出她?换了身衣裳而已,她的改变有那么彻头彻尾吗?还是说,这位女捕快压根就从未瞧清过她长什么样?

    “假和尚!你又骗我!”

    “是你太笨。别跟欢欢妹妹说话,我不希望她变得和你一样笨。”说着,他伸手一勾,将呆在那头的邢欢拉到了身边,保护之意溢于言表。

    这声“欢欢妹妹”他唤得极为自然,就算明知他睁眼说瞎话的功力,邢欢还是不由自主地心悸。从来没有人,会这般地袒护她。尽管是细微到几乎不易被人察觉的小细节,她依旧忍不住去感动。

    可这些在某位好管闲事的女捕快看来,只是悟色骗女人的手段罢了。她摆出大姐大的模样,想要把邢欢解救到安全范围,“欢欢妹妹,跟我走,不要怕,晓闲姐姐会保护你的!假和尚,我今天一定要让你跟我去见官!”

    “晓闲姐姐,你误会了吧。”邢欢回过神,从被动的位置挣脱了出来,开玩笑,她为什么要听从情敌的指示?既然她不认得她了,那她怎么掰都成,“我就是悟色大师嘴里那位死去的未婚妻。当初他以为我坠崖死了,万念俱灰才出家,我伤愈后一路跋山涉水终于找到他了。晓闲姐姐,该不会捕快不准和尚有未了尘缘吧?你别抓他去见官,我们……我们好不容易才遇见,我还有好多话来不及跟他说,你能不能别那么残忍拆散我们……”

    “你你你别哭啊。好好好,我今天不抓他了。可是,你不准试那件衣裳,我最讨厌人家跟我撞衫,尤其是和尚的女人。”女人是很容易心软的,邢欢声情并茂泪眼朦胧的哭诉,成功让管晓闲动了恻隐之心;可并不代表,她肯为此打破誓不撞衫的原则。

    “哦,晓闲姐姐放心,那衣裳太丑了,悟色说只有瞎子才会爱,我不穿。”

    “可是你刚刚还说要试……”

    “我只是气气他而已。”说完,她凝在眼眶的泪水顿时就收了回去,仰头,给了悟色一个大大的笑容,“你喜欢看我穿什么?你挑吧,我不气你了,都听你的。”

    他垂眸,有那么刹那,被她的笑容蛊惑了。

    他不止一次见识过她的谎话连篇,可还是恍惚了,心尖被她的一字一句撩拨得发颤,末了,她还不知死活地偎在他怀里软语献媚。

    “青绿色的,跟我的袈裟比较配。”他瞳色一凝,拾回自持,想演是吗?他配合。想着,他侧颜一转,噙着一丝坏笑,目光紧锁着她,忽地,轻咬住她的耳廓,低语提醒道:“别把和尚不当男人。”

    他在不甘,不甘被她惹得心猿意马。

    男女间**常会有的小动作,却是邢欢从未领教过的重口味,一抹烧烫从她耳际蔓延开,直至脸颊被红晕覆满。她觉得口干舌燥,即使频频吞着口水都不管用;她觉得心在下沉,就像第一回遇见他时,被强行挟着从四楼跳下时的感觉一样,即使紧捂着胸口,那抹心跳失频的错觉还是消散不去。

    “去把那件衣裳换上,走了。不是还有很多话要跟我说吗?别打扰了晓闲姐姐四处抓人见官的雅兴。”趁她微愣之际,他掌心下落,停在她腰间轻掐了下,逼迫她清醒。

    若无其事的话语、一如既往的微笑,让邢欢震了震,扫去那些不安分的混乱感。演戏嘛,大家都在演戏啊,对,就是这样,无需当真。她以为这种蹩脚借口足以安抚住自己了,可结果,当结果掌柜递来的那件青绿色的衣裳后,她还是像逃一般地跑开。

    甚至,直至离开那家成衣铺,清晰听到掌柜冲着他们大喊“吉祥物,经常来啊”时,她的魂依然还飘荡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