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行政大楼走去

富乐吉萍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对了肖哥,你是怎么找到我的?”不喜欢这样的尴尬,阮小暖机灵的转了话题,问出了心里的困惑。

    “呵呵,这个呀,那你要去问老大了!”肖峻一点也不争功,脸上的笑容依旧温和。

    “哦?是首长的安排呀!”看着脚踝上若隐若现的脚链,阮小暖心下一片了然了。

    “不许摘下来,这是命令!”

    “注意自己的安全,我等着你来特种部队报道!”

    男人磁性醇厚的声音撞击着少女的心扉,阮小暖砰然间有了心动,双颊毫无察觉的染上了红晕。

    军区总医院,阮明华已经被推进了手术室,曾云静紧张安静的守在门外,她没有通知军演中的丈夫,也没有通知军校里的女儿,她知道作为一名军嫂这是必须有的担当。

    “阮夫人,真的是太感激阮老将军了!”雷默带着雷彤彤赶到了医院,缓步走近曾云静,很诚恳的表达着谢意。

    “雷市长你客气了!老爷子是名军人,危难时挺身而出是他基本的原则!”曾云静微红的双眸含着晶莹,神色坦然的看着雷默,平静的面容掩饰了所有的紧张。

    大家都不再说话,目光直直的盯着手术室门上那一闪一闪的红灯。在这样的时刻任何的语言都是多余的。雷默拉着女儿安静的坐了下来,像所有病患家属一样紧张的等待着。

    阮明华是童亮杰送到医院的,作为本次行动的直接指挥者,他始终没有离开。大战后的童亮杰依旧精神抖擞,迷人的桃花眼,性感的薄唇都彰显着美男的卓越风姿。

    雷彤彤迷离的双眸带着被倾倒的神情一瞬不瞬的望着眼前的这个男人,这个在战场上血气方刚的男人,这个褪不去痞气的男人,让她有些挪不开眼了,心里蔓延着与之缠绵的**。

    妈的,真是个没心没肺的闷骚女呀!

    漫长的手术,紧张而忐忑的等待,每个人都在祈祷着、期待着。特种军部的首长办公室里,彻夜未眠的冷熠也在焦急的等待着医院那边老将军的消息。

    这次的解救行动受到各方面的高度赞扬和肯定,20名特别突击队员在40分钟内结束了所有战斗,当场击毙三名歹徒,成功解救被押人质68名,整个战斗中只有一人受重伤。

    这样的成绩在国际上也是少有的,可是冷熠的心情却非常沉重。老将军的身体力行,关键时刻的挺身而出都深深的震撼着他,心中是满满的崇敬和自责。

    时间一分一秒的走着,火红的太阳送走了繁星,赶走了黑幕,主宰着大地的生机盎然,给人以生的希望!

    上午九点左右,S—70军用直升机稳稳的停在了特种军部的停机场上。肖峻带领的突击小分队凯旋归来,战士们一阵欢呼雀跃。

    “小暖,我要护送科技人员去医院进行检查和医治,你是回学校还是回家?”军区总医院的救护车已经停在了一旁,肖峻的任务还在继续,他希望可以先把阮小暖安置好。

    “你不用管我了,对这里我也不算陌生,就给我一个故地重游的时间吧!”阮小暖的心突突跳着,给自己找了一个够烂的理由。

    质疑马上就来了,肖峻蹙眉不解的看着眼前这个已经面有倦容的女人,“你确定要现在故地重游吗?我觉得现在你最需要的应该是休息!”

    “我自己的情况我自己知道了,已经到了这里就舍不得这样离开了,不转一圈不是太对不起自己了!”心虚、紧张、懊恼,决不能被看穿,阮小暖干脆撒起娇来,推着肖峻就往旁边的悍马上靠,“好了,你就放心的走吧,我自己会照顾自己的!做男人,不可以这样啰嗦的!”

    肖峻无奈的摇了摇头,他从来拿她就是没有办法的,“好吧,有什么事情就给我打话,别逛得太久,早点回去休息!”

    “知道了,快走吧!”

    “……”肖峻无语的坐上悍马,追随着那辆救护车扬尘而去。

    长吁一口气,阮小暖。

    心动、紧张、想念、纠结、期待、担心、犹豫……乱七八糟莫名其妙的各种思绪荡漾在心间。

    好吧,她承认,她是很想见到他,在那个被绑走的夜晚她就想见到他。

    “喂,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呢?就是给首长说声谢谢嘛,人家必然是安排救你的人,亲自说谢谢才有诚意呀!”

    “有什么好紧张担心的嘛,就是说个谢谢了,如果首长不喜欢转身离开就好了,反正是个小丫头也没什么好丢人的呀?”

    “他会很凶吗?应该不会吧,不是说进门都为客吗?首长好歹也应该懂得一些待客之道吧!”

    “对了,我只是想来问问突击小分队是怎么找到我的,是肖哥让我问他老大的,这个理由应该够充分吧!”

    “……”

    一路的自言自语,自我励志,在看到首长办公室的大门时,一切都顿住了。腿像是被灌了铅似的,完全挪不开步子;大脑直接当机,盯着那个紧闭的大门完全没了想法。

    时间滴滴答答的走着,阮小暖石化在了走廊上。

    丫的,一定是疯了!

    别人是首长耶,安排救你是情理之中,好不好?

    要跟别人说谢谢,也太能扯理由了吧,还知不知道害臊呀?

    阮小暖,你太丢人了吧!

    咔嚓……

    就在阮小暖转身准备遁逃的时候,那扇紧闭的大门毫无预警的打开了。

    天呀!

    我已经知道错了,不带这么玩儿的吧!

    阮小暖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儿,就等着直接跳出来嗝屁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