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夜天到来!

帅无尘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寂静无声的森林里,某一处传来阵阵微弱气息,一行人感知着气息传来的远处,在森林里猛然穿梭,惊得一些鸟兽四处逃窜,引起阵阵叶子撞击的响声。

    而此时,在一偏僻的山谷处,一行人正和一人对持着,旁边还有两位在激烈交战,

    后面还有一位少女正在注视,神情恍惚。

    “呼~呼。”银白色面具下的面孔正在微微喘息着,清秀的脸上也是布满汗水,他正是纪无陵。

    “看你还能坚持多久,继续,耗死他!”

    一道厚重的声音传来,其身形也是行动了起来,身旁的几道身影也是向前突进,激起一股猛风!

    “来吧,我无所畏惧!”心中默念,用力停挺直了腰杆,身上气息又是猛然爆发,真元从体内狂涌而出,附在了手中剑上!

    “唰、唰、唰!”

    几道剑气又是挥霍而出,向他袭来的几身影也是连忙躲闪,生怕重蹈覆辙,死在了原地。

    “妈的,我们把力量集合在一起,把这小子灭了!”身戴蓝色面具的人,见这情形,也是不由咬牙道。

    “恩..好,在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拼一把!”

    “好!”

    其他人也是赞同道,他们已经不想在如过街老鼠般的躲闪,直接一击必杀!

    “哈!流星拳!”

    “叠浪章!”

    “霸炎拳!”

    “化风破!”

    随着八人的气势猛然爆发,各自施展绝技,真元浓郁得只发光,暴雨般的攻势说来就来!

    “不好!”纪无陵见状,暗叫不好,脚步刚想挪步离开原地,可是攻击已是瞬息扑面,只好双手执剑,调动身上所有真元汇聚而。

    “轰!”流星虚影撞击在了剑身上,发出了清脆响声。

    纪无陵双手一颤,只感觉虎口生疼,一股剧痛曼延而出,不过还是得强忍着!因为熟悉的浪潮也是紧接着也是袭来,又是轰在了剑身上!

    脚步被这股巨力轰得往泥土里陷了几分,双手也是震得发麻,手中的剑也是差点从手中滑了出去,不过脸上依然是坚强,眼瞳炯炯有神的看着下一人的攻击!

    如他所愿,刚猛的烈焰也是瞬息而至,手中剑迅速收起,右拳也是猛然的轰去!

    “嘭!”顿时,拳对拳,同样的招式,手中烈焰迎风而起,互相残杀着!

    “扑哧。”纪无陵只感觉胸口一闷,口中瞬间喷洒出一口鲜血,连接三人攻击,已是极限!

    “嘿嘿,你死定了!”话音刚落,一柄风矛穿越虚空,直射而来!

    “啊啊啊,我要超越极限!”左拳化掌,也是猛然轰出,比刚刚强大不知多少倍的浪潮席卷而来。

    “滋滋滋。”

    风矛和浪潮对干了起来,如同矛正在突破着盾的防御!

    纪无陵的脚步又是往泥土里陷了几分,鲜血又是从口中喷洒了出来,染红了他的衣衫。

    双手勉强抵抗着两人的攻击,可是,他们还有人啊!

    破风指影瞬间袭来,击在了纪无陵的右腿上,忍住疼痛,稳住脚步!差点就要跪倒了在地上!

    “哈哈,刚刚不是挺嚣张的啊。”

    “等着死吧!”

    “虎魔腿!”一黑色面具的弟子叫道。

    闪电般点踏虚空,一息左右,凌厉的腿风转眼间就要落在了纪无陵的面门上!

    “终于要死了么,不过临死前也装了一把逼,也算是成功了!”闭上眼睛,等待着攻击的到来,他现在的状态犹如油灯枯竭,无法再抗住了!

    黑色面具下的面孔已经露出了笑容,仿佛下一刻纪无陵就要被他爆头!

    “腿下留人!”山谷外突然传来一道喝声!

    一道剑气不知从何处中窜出,往黑色面具的腿上飚射而去。

    “啊!”他的腿就和豆腐一般,被这道剑气给割断了,身影猛然的下坠,狼狈的倒在了地上,腿上鲜血不断喷洒而出,

    “妈的,哪个狗咋种!给老子站出来!”

    一声怒吼响彻云霄,本应成功的事却失败了,而且还被斩断了腿,这让他愤怒不已!

    在场的人都一脸茫然的看着那位黑色面具之人,已经准备等死的纪无陵看到那人并没有干掉他,心中一息,趁着和他对抗的两位弟子发呆之时,身影一闪,瞬间躲在了一边,观察情况!

    “我草,又被这小子给跑了!”

    “哎,运气太好了吧!”

    见纪无陵跑在了一边,那两位弟子也是嘀咕道。

    就在这样尴尬的气氛下,几道人影从山谷外慢悠悠的走了过来!

    “哼,哪位狗胆包天,敢骂我?”为首的一男子喝声道。

    “草你吗的,害老夺宝失败,害偷袭老子——啊!”

    黑色面具之人正在宣泄他的怒火,可惜,下一刻,一道剑气瞬间贯穿了他的身体,疼痛充满了他的大脑,眼神不甘看着前方,刚爬起的身子又倒了下去。

    “这人是谁?这么强!”

    “我草,抓个外门弟子都这么难!”

    “阁下是哪位?为何打扰我们?”一银白色面具弟子陡然问道。

    “咳咳,本人乃内门弟子夜天!”那男子高傲地说道。

    “啥?夜天?!”刚刚逃离危险的纪无陵瞬间又毛骨悚然,瞳孔猛的一缩,心里又开始不安了起来,脑中不断思索,怎么逃离这里!

    “由于我弟死在了纪无陵的手上,就是你们捕杀的那位。所以,我要为我弟报仇,斩杀此人!然后,你们可以滚了!”冷声说道,身上真武境的气势猛然的爆发,惊起一番波澜!

    “我草,内门弟子!那还是赶紧走吧!”

    “哎,可惜了我的宝物!”

    “别管了,命最重要!”

    窃窃思语了一会儿,剩下的人都迅速逃离了这个山谷,只剩下夜天和纪无陵一行人!

    莫恐见对手跑了,也是来了纪无陵这边,眼色凝重的看着夜天,小声道:“接下来,怎么办!”

    林萱也是跑到了纪无陵的身后,盯着夜天。

    “哎,只能听天由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