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那才是女生

天下无猫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程浩然俊脸微沈,对李逸扬说,你来得倒快你一来谁还吓得住她。

    林灵一见她的免死金牌到了,立马挣脱程浩然的手,从桥头扶栏上噌的蹦下来扑到李逸扬怀里,她扬起小脸道,程浩然要把我扔到水里去

    李逸扬捏了捏她乎乎的小脸,谁叫你故意惹事,丢进河里也是应该的。一边说一边跟她使了个眼色。

    林灵会意,转回身满脸堆笑的看著程浩然,程哥哥,我错啦

    程浩然冷哼一声。

    林灵开始装可怜,本来我向江叔叔夸下海口说一定好好学武,可你们马步都扎得那麽稳,只有我摔在地上。别人笑我,你也笑我,我能不生气吗。说到最後她整个人已经吧到了程浩然的胳膊上。

    程浩然只得敲了敲她的脑袋,谁叫你非要死乞白赖的跟著我们,好好的还要扮成男孩子,丑也丑死了我是堂堂男子汉,你再敢胡言乱语,我早晚要把你丢到河里去。就因为一张漂亮的脸,在程浩然短短十二年的人生中好大一部分力都用在维护男子汉尊严上面了,他也很不容易。

    林灵见状只得继续摆笑脸,是我乱说,刚才那个小姑娘还夸你长得帅呢。

    程浩然不理她,看著李逸扬说,你就护著她吧。

    李逸扬只得微微的笑。

    三人正在这厢说话,江磊也跟著找了过来。他看著靠在程浩然胳膊上的林灵说,你缠错人了吧

    林灵哼一声然後继续对程浩然讨好道,浩然,上天怎麽就把你生得这麽好看呢,真是鬼斧神工啊

    程浩然冒火的说,说了不许说我好看什麽鬼斧神工,乱用成语。

    一个女孩子的声音了进来,我也没见过比你更好看的人哦。原来是那个穿著一身红衣的小姑娘也跟了过来。

    程浩然没什麽反应,从婴儿时代开始他就对雌具有巨大的的吸引力,早习惯了。他看著林灵道,你少拍我马屁,再惹我我一定不饶你。

    林灵嘻嘻笑著松开程浩然的胳膊,站到李逸扬身边。

    顾小米看程浩然似乎没注意到她的存在,只得又打了遍招呼:你们好,我叫顾小米。

    江磊哈哈大笑,小米,我还大米呢。

    林灵也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她和磊哥想到一块去了。

    顾小米瞪著高出她许多的江磊,年纪一把,没有礼貌

    江磊格爽朗直率,虽然在这几个人中年龄最大,但完全说不上沈稳持重。他打量了一眼顾小米,只见她一身半新不旧的衣裳,脸色红润,眉目有神,笑眯眯的像个年画娃娃。江磊问她,你是谁为什麽在武馆

    顾小米道,江少爷,我是新来的下人。

    我们家要你这麽小的下人能干什麽

    林灵想到顾小米刚才擦东西差点擦到她脸上去,又偷笑了一下。

    李逸扬轻弹她的额头:傻笑什麽呢

    顾小米回答道,我爷爷在你家看门打扫院子,我是帮爷爷干活的。其实她爷爷本没要她帮忙,是她好奇那些少年怎样练武才拿著抹布装模作样的进来擦东西。

    江磊想了想说,你爷爷我没印象。

    顾小米不以为然的说,你是少爷吗,那麽多下人你怎麽能都记得。回答完江磊的话,顾小米继续向她的目标挺进,她笑眯眯的看著程浩然又说了一遍,你好,我叫顾小米。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程浩然虽然不太爱搭理人,也只得应道,我叫程浩然。

    顾小米双手交握的盯著程浩然,你的睫毛怎麽那麽长呢,还那麽翘

    程浩然有些不耐烦,瞪了一眼在旁边怪笑的林灵,我要回去了,你们聊吧。说罢就下桥一个人走了。

    顾小米冲著程浩然的背影继续问,你家住在哪里我可以去你家玩吗

    程浩然自是不理,顾小米只得冲著他的背影挥手道,再见

    江磊抓起顾小米的胳膊,一脸不屑的说,我们江家怎麽有你这麽没规矩的小孩。别看了,回家吃饭

    顾小米道,回去就回去,你拉我干什麽。

    看著江磊和顾小米拉拉扯扯的走了,李逸扬问林灵要不要回去,林灵说天气不错咱们逛逛吧,两人就一路闲逛著走到了城隍庙街市。

    大夏朝正当太平盛世,皇城里人烟鼎盛,城隍庙里的小吃街市更是车水马龙热闹非凡。两人吃了热腾腾的大馅包子,又买了糖葫芦和糖炒栗子。两个包子下肚林灵其实已经饱了,只是看著糖炒栗子红亮亮的可爱就非要买一袋,她吃不下就一颗颗剥了递到李逸扬嘴里,李逸扬只得吃了。

    面人张常年在城隍庙里摆摊,因他捏的面人

    倒贴ok?txt下载

    生动活泼,十多年来倒成了城隍庙的一个金字招牌。李逸扬看摊子上一只小猪捏的两颊圆润,乌黑的眼珠傻乎乎的瞪著,小脑袋蹭在身上一副憨顽讨喜的模样,就付钱买了下来。

    面人张笑呵呵的把面人递给了他,买给妹妹的

    李逸扬点头答应,揉著林灵的头发说,看,长得像不像你

    林灵笑道,明明比较像你。她很喜欢这只小猪,攥在手里好久不舍得吃。

    两人逛了许久才出了城隍庙,朝人烟稀少些的地方走去。

    林灵说,顾小米真有趣。说著还学了一下顾小米两手交握前的动作。

    李逸扬笑道,傻兮兮的一个小姑娘。

    两人正说著话,忽听著一阵悠扬的琴声若有若无的传了过来。

    林灵说,扬哥哥你听,哪里的琴声

    李逸扬仔细听了听,然後指著不远处的一堵院墙道,从那里传出来的。

    林灵抬头看了看高高的城墙,扬哥哥,你说是谁在弹琴

    李逸扬四处打量了一下,记得没错的话这里应该是崔尚书的府院,他说,听这琴声如此悠扬悦耳,莫不是崔府的千金在弹奏音律。崔尚书是状元出身,听说她女儿小小年纪已经琴棋书画样样通,是个极其貌美的才女。

    林灵听了更是一定要看,李逸扬心里也很好奇这崔小姐样貌究竟如何,却还是装模作样的说,你既然一定要看,那我就去看看好了。他从小习武身手灵活,没几下就爬上了一棵又高又的梧桐树,拨开枝叶往院子里望去。

    林灵仰头道,你看到了吗

    李逸扬没有回话。

    林灵提高了音量,扬哥哥扬哥哥你看到了什麽是崔小姐在弹琴吗

    李逸扬还是没回话。

    在一排飘著青绿色嫩叶的垂柳下一名十二三岁的少女正在低头独自抚琴,她容颜致衣著华美,微风吹过柳絮轻轻飞扬,美景中的少女更是曼妙的好像图画中的人物,李逸扬不觉有些呆了。

    林灵踮著脚尖往上看,老梧桐树枝繁叶茂,影影绰绰的只能看见李逸扬朝围墙里望著的身影。阳光耀眼,林灵眼睛发酸只得低下头来,她心里莫名有些郁郁的情绪,从来没有她喊了扬哥哥两次以上他都不理的,那个崔小姐就那麽好看吗

    林灵不再喊他,靠著树干坐了下来。

    过了一会,李逸扬从树上下来了,林灵托著下巴不说话。

    李逸扬说,应该是崔家小姐。那琴音虽好,也还欠了些火候;她相貌虽美,也不过才十二三岁年纪。世人就都说什麽貌美无双文采一流,可见是盛名之下难以副实。

    林灵还是不说话,名不副实你还看那麽久

    李逸扬蹲下身子脸对脸的看著林灵,林灵撇过脸去不理他,李逸扬笑著捏了捏她的脸蛋,原来我们灵儿也是小心眼的。

    林灵挣开他的手,我叫你你都不理我

    李逸扬说,太高了,我没听清楚。你要上树看看吗

    林灵赌气道,那麽高,我怎麽上去我又不像你们聪明又本事,我武功差得很,马步都蹲不稳。还看什麽说著站起身就往前走去。

    李逸扬跟上去含笑道,你成天穿著男装我倒快忘了你也是女孩子。不过灵儿,那才是女生该有的样子,你总这样,别最後真长成个假小子了。

    林灵心里不由得有些委屈,你跟我说什麽那才是女生,明明是你们总说带著女孩出门麻烦。学堂不收女孩子,武馆更不收女孩子,我这样还不是为了跟著你。林灵闷下头走得更快了。

    唉,还真生气了李逸扬几步赶上去揽住林灵的肩膀,笑著说,我家灵儿虽不像那个崔府小姐会弹琴,但她又聪明又勇敢,最重要的是还会武功,崔小姐肯定是不会武功的。而且我们灵儿还敢在老虎头上拔毛,居然说程浩然漂亮的像女孩,这是何等襟,我都不敢的。

    林灵撑不住笑了,胡说八道以前是你说带著女孩子不方便,现在又说我没有女孩样,总之你就是看我不好。既然不好,我们各走各的就是了

    李逸扬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头发,小丫头,心思倒不少。我就喜欢你这没有女孩样的行不行天晚了,我们回去吧。

    晚霞如锦的小巷中一高一矮两个身影在青石路面上不紧不慢的走著,林灵一手捏著那只胖乎乎的小猪一手拉著李逸扬微温的手掌,嘻嘻哈哈一路上笑个不停。他们两个是这麽好,就算一辈子这样走下去似乎也没什麽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