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1 部分阅读

未知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崔建新哈哈大笑道:“我的婉儿真可爱”

    木婉清羞道:“你又取笑我”

    她突然道:“我们开始生宝宝吧,我要你现在射进去,我要现在就生宝宝”

    木婉清现在钟灵是一样的想法,只要有崔建新的孩子,那么,他们就可以永远幸福的在一起了

    崔建新苦笑道:“我也想啊,但是,你那里不痛吗”

    木婉清连忙道:“不痛,一点也不痛,我们开始吧”

    崔建新知道她是真的想为自己生一个孩子,感动之余还感到可笑,怀孕如果有这么简单,地球还住的下么崔建新道:“婉儿,生宝宝其实是需要多种条件都适合才能成功的,并不是随随便便的就能怀上的。”

    木婉清的眼神却是充满了担心:“那怎么办难道我真的不能生宝宝吗呜呜”

    额又不知道她想到哪里去了,崔建新安慰道:“其实你不用担心,只要我们多做几次刚才是事情,我们总一天会生出一个白白胖胖的宝宝的。”

    木婉清啐道:“坏蛋,尽想那些羞人的事”

    过了一会,她又道:“真的吗”

    崔建新要晕了,女人总是心口不一,现代人和古代人都是一个人,没有什么两样他只好应道:当然是真的。崔建新甚至还拍拍胸口,增强说服力。

    木婉清突然道:“楚郎,你那里那么厉害,以后都不知道要祸害多少女子呢”

    崔建新道:“我答应你,无论我有多少女人,都不会离你而去,如有违背此誓言,我必”

    木婉清连忙掩住崔建新的嘴,幽幽道:“我相信你就算你会负我,我也不想你会遭到誓言咀咒”崔建新知道木婉清已经对自己的情根深种,满意笑道:“得妻如此,夫复何求啊”

    木婉清娇嗔道:“你知道就好”

    对于木婉清的深情,崔建新当然很感动,于是他决定以身相许显然,一次的**并没有让初尝禁果的木婉清得到满足,当崔建新决定“以身相许”后,木婉清又开始松动她的**,如水蛇一样的缠住了崔建新的霸王枪。

    崔建新的霸王枪也更加的兴奋了起来,木婉清娇媚的扭扭**,挽摇丰肥玉峰。霸王枪顺湿滑的花瓣滑进。木婉清身体急剧的颤抖,娇呼道:啊好大慢慢点

    崔建新的霸王枪慢慢滑到子宫口,在子宫口弄了几下,猛然往外急抽,在阴口又磨来磨去,猛然又狠狠的插入,直到花心,连续数下,弄得木婉清舒服快的流下yin水**发出“啧啧”

    的声音

    在霸王枪大力**下,木婉清几分钟就出了一次水,连出三次水,但是崔建新还未到**,这时木婉清的玉穴已受不了,yin水如缺河堤往外流,由阴沪往下顺屁沟流到床上的床单之上

    要木婉清让崔建新这么容易就发射出来的确是有点困难,木婉清不过是一个初经人事的少女,不说刚刚破身的痛苦,她哪里还能让崔建新这么快就释放。不过崔建新在刀白凤哪里锻炼出来的功夫真不是盖的,别看木婉清平时一副冷若冰霜的样子,这时她可是热情如火,任崔建新肆意玩乐,自己也不知置身何地,只想恣情纵欢,木婉清的心里只要快乐,满足,不过崔建新已经不需要用高超的技术,因为就只是静态的霸王枪就已经足够让木婉清领略了xing欲真正的滋味,不用说动态的霸王枪会带给她如何的感受,那简直是刻骨铭心。崔建新听着木婉清的**声,情不自禁的银声浪语,更加兽性大发,用双手托住她那不住往上抬起的丰满**,一边更加大力而疯狂的**着,一边死死的盯着木婉清的**,只觉得木婉清身上那股动情的气质更浓了,身上那种银邪的味道也更重了,这让他内心邪恶的兽虐快感也更高涨了。木婉清舒适的享受着崔建新胯.下坚硬霸王枪肆意带来的强烈兴奋快感,霸王枪的每一次出招都让她的整个身心沉迷,呻.吟声更大了:“啊好舒服,我要”

    身经百战的霸王枪在此时虽然还是硬邦邦的,锋利依旧,但已经有一种泄意,崔建新开始出暴雨梨花枪,枪头猛勇迅速疯狂的插,化作梨花无始无休,英勇的挺进。简直有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味道。

    “嗯嗯啧楚郎你饶了我吧啊哦我水出来了我骨头酥了好了吧不能再插了嗯嗯我已经到了天堂了好舒服好舒服”

    木婉清已经忍不住狂呼**,这时她的呻吟声以及霸王枪**出来的声音,混合起来,真是如痴如诉,不绝如缕。木婉清玉体微颤,露出淡淡的光芒,脸上尽是愉悦和满足的笑容,摇首弄姿,这一切混合起来,极尽迷惑异性的荡态,骚态毕露,勾魂夺魄,尤其那雪白尚且粉嫩的**在不住摇摆,高挺的双峰在不停摆动,使崔建新更是兴奋,欲火越烧越旺,霸王枪出招的速度更是狂猛了起来,就像吃了兴奋剂那样。

    此时崔建新就像走火入魔的那样,霸王枪进入了一种疯狂的状态,丝毫不顾木婉清的死活,一心只顾着在她的玉溪里翻天倒地,釜底抽薪,狂捣急插,斜挥正插,捣得花瓣吞吐如蚌含珠、花心被顶得心神皆抖,插得木婉清猛扭摇摆,yin水流个不停,进入虚脱之状,时昏时醒,已不知身在何处,使木婉清过份的快乐,陶醉在欢乐之中,迷恋这平生一刻,甜密、快乐、满足、舒畅,永远存其心中,巳达到欲仙欲死的奥境。

    崔建新也感觉到美艳的木婉清又狂泄了一次yin精,只觉得那暖暖的子宫yin精不住的浇灌着自己的龙枪龙首,令他产生了一种想要狂暴的欲念,于是便更加兽性的**起来,托住她丰满**的一双色手也更加用力的抓住那翘挺的臀肉揉搓起来,随着自己那坚硬粗壮的龙枪在那娇嫩紧窄的蜜洞幽径之内被越来越紧的束缚,崔建新再也忍不住,火热的龙枪龙首便死死的插在木婉清的蜜洞子宫深处,将那滚烫的熔精密集的灌射而入。

    一个星期的时间飞快的过去,崔建新和木婉清就像一对新婚儿女,甜蜜幸福,不,他们根本就是一对新婚夫妇,一个星期的时间里极尽缠绵,甚至饭都是叫小儿带进来的,而小二进来的时候看向崔建新眼神既是崇拜又是埋怨,崇拜的是,他惊讶于崔建新的体质,夜夜笙箫直到天亮都没有停过,埋怨的是,他这些天都没有睡过好觉,每天听到木婉清发出的动听音乐就浑身不舒服,简直是欲火焚身,但他很悲哀每一位他没有钱去**,所以全客栈的人最想崔建新离开的人就是他了。因为其他的人每次听到木婉清是娇吟都是大振雄风,所以他们是巴不得崔建新常住的,那样他们就有了吹嘘的本钱了只是那小二埋怨的眼神却让木婉清娇羞无比,粉拳不断的投向崔建新的胸脯为崔建新“按摩”每次这样,崔建新都是哈哈笑了起来

    得到爱情滋润的女人三十最美丽的,这句话最合适现在的木婉清,木婉清这几天已经完全沉浸在无边的甜蜜和幸福中,每天都是笑盈盈美滋滋的。经过崔建新的爱情滋润和对她的悉心呵护,木婉清倒是出落得更加的美艳动人了,举手投足无不撩人心怀,精致的五官上总是挂着羞涩的红霞,只要崔建新邪笑的看向她,那红霞必会蔓延到粉颈之上。她的脸蛋也总是红红的,眸子里总是充满幸福的笑意,脸上挂着的也是笑容,让人一看如浴春风般的温暖。

    一张原本清丽抚媚的俏脸,经过崔建新精心的滋润,比往日更加的白腻细嫩,显得更为秀丽美艳。小蛮腰盈盈一握而柔若无骨,皮肤光滑如玉而细腻芬芳。整个的身躯散发著无尽的青春活力,丰满、光泽、弹性十足,三千青丝齐整的梳向脑后,又乖巧地盘成一个少妇发髻,仟侬合度地身段凸凹有致,婀娜多姿,两条玉臂,滑腻光洁,如同出污泥而不洩的玉藕,颈脖圆长,温润如雪,充满奇妙的诱惑。甘宝宝柳眉樱唇,明眸皓齿,云发雪肤;一双雪白亮丽、修长匀称的大腿缓缓的在清蓝的池水中摆动著,恍如天际游来的一条美人鱼。

    而且当她两条白生生的粉腿羞涩地纠缠在一起的时候,姿态甚是撩人。那浑圆挺翘的圆臀,曲线流畅、优美动人,两瓣诱人犯罪的可爱臀部夹得紧紧的,使人无法一窥内里究竟。柔软丰盈的臀部展现着惊人的美丽曲线,高耸的圆丘中间优美的弧线的沟壑让人心荡神驰

    崔建新这么尽心尽力的“爱护”木婉清,当然不是没有收获的,木婉清现在已经是完全对崔建新千依百顺了,哪怕是崔建新叫她去死,她也不会皱一皱眉头,因为她完全相信崔建新让她做的事都是为了她好,哪怕是叫她去死,也是为了她好,爱情是盲目的,这句话一点也没错。而崔建新这般细心呵护木婉清当然一部分原因是喜欢她,但也有很大的原因是为了将来打算,他现在让木婉清对他死心塌地,千依百顺,将来得到她的母亲我秦红棉的时候,她就不会有多少过激的行为了,崔建新为了得到秦红棉可是用心良苦了。

    崔建新道:“婉儿,灵儿定在万劫谷等急了,我们收拾一下就去找她吧”

    木婉清道:“嗯”

    第047章甘宝宝

    崔建新和木婉清走了一天,只见迎面黑压压的一座大森林,崔建新便知道这就是钟灵所居的“万劫谷”谷口。甘宝宝虽然是木婉清的师叔,但她却没有见过甘宝宝也自然没有来过万劫谷,只是知道她师叔居住在这里而已,她看到四周黑压压的大片森林,不禁问道:楚郎,我们怎么找到钟灵妹妹的万劫谷啊崔建新笑而不语,走近前去,如果如原书所写的一样,左首一排九株大松树参天并列,他按照书中所载,自右数到第四株,然后绕到树后,拨开长草,树上出现一洞,心想:“万劫谷果然隐蔽,如果不是看过原书还真不容易找出来。”

    看到崔建新的神奇之举,木婉清惊叫道:“楚郎,你是怎么知道的”

    崔建新装逼道:“平时多想,多看,不要忽略任何的一丝细节就可以做到了。”

    崔建新还真是装逼,要不是他看过原书,他怎么会知道这些木婉清眼里冒星星:“楚郎,你说的话,真有道理”

    崔建新理所当然的道:“那是,不看我谁的夫君”

    木婉清听到这句话,甜蜜的笑了起来,这话不但是赞崔建新自己,而且还重量级的称赞了木婉清。

    崔建新和木婉清两人钻进树洞,崔建新按照书中记载左手拨开枯草,然后右手摸到一个大铁环,用力提起,木板掀开,下面便是一道石级,他走下几级,双手托着木板放回原处,沿石级向下走去,三十余级后石级右转,数丈后折而向上。上行三十余级,来到平地。眼前大片草地,尽头处又全是一株株松树。走过草地,只一株大松上削下了丈许长、尺许宽的一片,漆上白漆,写着九个大字:“姓段者入此谷杀无赦”八字黑色,那“杀”字作殷红之色。

    这九个字又写得张牙舞爪,那个“杀”字下红漆淋漓,似是洒满了鲜血一般,更是惨厉可怖。崔建新知道这九个字是钟万仇写的,他极为喜欢甘宝宝,但甘宝宝爱煞了段正淳,他除了这样做也没有什么办法了 不过这已经看得出来钟万仇对段正淳的恨的确是恨之入骨,恨不得将其碎尸万段。世间最大的恨本就是别人为你戴上了一顶大大的绿帽,钟万仇就是这种不共戴天的恨,不过也看得出钟灵她老娘是极为漂亮的,否则又怎么值得段正淳和钟万仇都为之而倾心呢想到甘宝宝,崔建新是无比的期待的呢,不过要怎么收服她还是一个难题,他是不愿看到可爱的钟灵泪眼婆娑的样子的。

    木婉清惧然问道:“钟灵妹妹的爹爹为什么这么恨姓段的人啊

    崔建新道:“因为姓段的偷了人家的老婆啊,你说钟灵的爹爹会不恨他么”

    木婉清以为崔建新在说笑,嗔道:“你坏蛋,没点正经”

    崔建新道:“你怎么总是要冤枉我,我说的是真的,以后你就知道了”

    崔建新突然问道:“你觉得我像是那种不正经的人吗”

    木婉清歪着小脑袋修炼想,说道:“不像。”

    崔建新极为认同,但很快就见木婉清正色道:“你根本就是那样的人”

    崔建新突然把木婉清拥入怀中,道:“好你个婉儿,居然敢捉弄你夫君大人,你居心何在”

    木婉清肃然道:“启禀青天大老爷。民女的确是实话实说,还请青天大老爷明鉴”

    崔建新yin笑道:“这个好办,今天晚上你为我吹箫,我就判你无罪”

    木婉清的俏脸瞬间变得通红,和崔建新相处了这么久,过了这么多天甜蜜的日子,她当然知道崔建新所说的吹萧是什么意思,羞道:“色狼,大大色狼”

    崔建新贴耳说道:“娘子,可以么你先用这一招,可以加速夫君泄的时间哦,到时候我夫君就射给你了,而你也生宝宝了”

    木婉清心动,问道:“真的么”

    崔建新道:我会骗你么

    木婉清羞道:“那今天晚上你来找我”她又补充道:“我可告诉你,我是看在宝宝的份上才答应你淡淡,等我有了宝宝,我才不会这样随你的了。”

    崔建新信誓旦旦答应了。

    嘿嘿,万事开头难,这个道理崔建新还是懂的,与了第一次,自然是免不了第二次的,木婉清嘴硬心软,只要自己说几句好听的话,她一定会答应的,这些天他和木婉清什么姿势都试过了,但就是不能让她为自己吹箫,想到今天晚上就能得偿所愿他怎会不高兴不过如果早知道这么简单的话,就不用飞了那么多的心思了      按照书中所说,要在那九个大字的第二字上敲击三下,才能进入万劫谷内,崔建新拿起那一枚铁钉上悬着一柄小铁锤,便提起来向那“段”字上敲去。铁锤击落,发出锋的一下金属响声。

    过了一会,只听得松树后一个少女声音叫道:“楚大哥,是你来找我了么”

    语音中充满了喜悦。

    崔建新笑道:“是灵儿么”

    听到崔建新的声音,钟灵从松树的一旁转了出来,一瞬间的功夫就扑进了崔建新的怀里,挂像个树袋熊一样挂在他的身上,嘴里呢喃道:“楚大哥,灵儿不是在做梦吧你终于来找灵儿了,灵儿好想你哦”

    崔建新笑道:“楚大哥和你木姐姐都很想你呢”崔建新看着钟灵那性急的样子,心情大朗,特别是看到她居然这么快就将凌波微步学得似模似样,更是心怀大悦,钟灵绝对是一个练武奇才,只可惜她小时不喜习武,钟万仇以及甘宝宝也没有好的内功心法给她练,所以现在才会这么次。崔建新不知道的是,钟灵之所以进步这么快,不仅是因为她对凌波微步的天分极高,还因为她练凌波微步极勤奋。钟灵回到万劫谷的时候,无所事事,想起崔建新传给她的凌波微步,就专心致志的练习步法,每日自朝至晚,除了吃饭睡觉,大便小便之外,竟是足不停步。每次总是想到:“如果楚大哥看到灵儿还没有完全学会这仙女步法,他肯定会生气吧,到时候他不理灵儿怎么办”所以她苦练了起来。

    这般练了数日,凌波微步已走得颇为纯熟,不须再数呼吸,纵然疾行,气息也已无所窒滞。心意既畅,跨步时渐渐想到洛神赋中那些与凌波微步有关的句子:“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忽焉纵体,以遨以嬉”“神光离合,乍阴乍阳”“辣轻躯以鹤立,若将飞而未翔”“体迅飞凫,飘忽若神”“动无常则,若危若安。进止难期,若往若还”尤其最后这十六个字,似乎更是这套步法的要旨所在,只是心中虽然领悟,脚步中已经接近做到动无常则,若危若安,进止难期,若往若还,但屈指算来和崔建新相别已有数日,心中大是想念,便决意今日出去走走,意在寻找崔建新,她却是等不及了,但没有想到出来的时候就遇到了崔建新,此时她可高兴了。

    钟灵低头想了一会道:楚大哥你和木姐姐这些天在做什么重要的事么

    崔建新道:那当然,楚大哥天天都在和你木姐姐谈论人生大事呢

    木婉清一听,脸蛋通红,她哪会不知道崔建新的“人生大事”是什么意思,想到这些天自己天天和楚郎缠绵,不由脸红耳赤。

    钟灵发现了木婉清的异样问道:“木姐姐,你不舒服么”

    木婉清连忙道:“没我没事”

    这时一个极为动听的声音,传进崔建新的耳中:“你是谁为何闯我万劫谷”

    崔建新听到这个声音,心中已经确定此人就是甘宝宝了,试问万劫谷除了甘宝宝,还有谁会说这话

    钟灵立刻解释道:“娘亲,楚大哥是灵儿的救命恩人呢,而且木姐姐也是灵儿的好姐妹”

    甘宝宝道:“你小小年纪懂什么怕是被突然骗了都不知道,我看你为什么这些天总是魂不守舍的,看来都是这小子惹的祸灵儿,你告诉娘亲,你有没有被他占便宜了”

    钟灵不依道:“娘亲,楚大哥对灵儿很好的”

    甘宝宝一听火气大曝三丈,女儿的意思不就是说被人家占了便宜了么大喊:无耻之徒,纳命来

    崔建新没想到甘宝宝脾气竟是如此的火爆,看对她对段正淳可是极尽温柔的,看来女为悦己容这话委实不假。但甘宝宝的武功平平,哪里打的中会凌波微步的崔建新。甘宝宝使出全部实力,见崔建新还是只守不攻,但自己没有动到他的一根汗毛,不由停下来道:不过没想到你的步伐竟是如此的神奇,你为何不还手

    崔建新道:“我的步伐叫凌波微步,灵儿也会,而且灵儿是我妹妹,你是灵儿的娘亲,我自然是不能对你出手的。”

    崔建新这才有时间打量甘宝宝,甘宝宝很美,原著说她不过三十多岁,现在看来却是像一个二十多岁的成熟美女,眉目间依稀与钟灵甚是相似,两人看上去比较像一对姐妹,而不是母女。怪不得钟万仇如此喜爱她了

    甘宝宝拉下面皮道:“哼”

    随后问道:“灵儿,他说他把那个步伐也叫给你了,是真的吗”

    钟灵笑道:“当然是真的咯,娘亲,你看”

    钟灵在众人面前演示了起来,钟灵一边走,一边笑,极像了一个小女在漫步。木婉清看得羡慕不已,眼神的渴望,任谁都能啊看得出,崔建新轻轻道:“婉儿,有空我也叫给你”

    木婉清这才甜蜜的笑了,她发现崔建新真的对她很好

    第048章

    不止是木婉清,甘宝宝也是极为羡慕的,看到女儿把这步伐走得这么好看,她也心动了,心想:那个臭小子,既然能把这么奥妙的步伐教会灵儿,看来他是真心喜欢灵儿的了。

    钟灵笑道:“娘亲,看到没有,这凌波微步可好看了,楚大哥说了,练到高深之处还可以凌空漫步呢”

    甘宝宝一听这么不靠谱的事,立即啐道:“”灵儿,你别让他骗了,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轻功甘宝宝似是想起了什么,问道:“灵儿,你说实话,你到底有没有被他骗了身子”

    钟灵雷人的问道:“骗了身子那会有宝宝的么”

    甘宝宝一愣,她想不到女儿会会问这么一个问题,她当年是被段正淳骗了身子就怀了钟灵的,所以她道:“不错,如果你被他骗了身子,就会有宝宝”

    钟灵失望的道:“可是灵儿没有宝宝,因为楚大哥不肯要了灵儿的身子”

    众人大汗,谁也想不到钟灵居然被飙出这么一句话来,听上去似是钟灵曾经要求崔建新要了她的贞操,但崔建新没有同意似的。

    甘宝宝听女儿这么说,已经知道她委实是对崔建新情根深种的了,现在看来崔建新也不是一点可取之处都没有,于是她悦色对道:“好了,既然灵儿没有**于你,你也是灵儿的救命恩人,那你就进来吧”

    这时木婉清上前行礼道:“弟子木婉清拜见师叔”

    甘宝宝问道:“你是我那师侄木婉清”木婉清解释道:“师傅幽谷客和弟子去刺杀王夫人,后来失败走散了,师傅便叫弟子到师叔的庄子住下,等她过来。”

    甘宝宝笑道:“嗯,你师傅和我说过这事,好,待会师叔为你接风洗尘。”

    甘宝宝亲热的拉着木婉清说悄悄话,而钟灵则是蹦蹦跳跳的拉着崔建新穿过一座树林,沿着小径向左首走去,到一间瓦屋之前。她推开了门,向崔建新招招手,让在一旁,请示意他走进门去,崔建新进去见是一间小厅,桌上点着一对巨烛,厅虽不大,布置却倒也精雅,东壁上四幅屏条,绘的是梅兰竹菊四般花卉,可是次序却挂成了兰竹菊梅;西壁上的四幅春夏秋冬,则挂成了冬夏春秋。看不出钟万仇还挺有文采的,崔建新心道。崔建新坐下后,便有丫鬟献上茶来,说道:“公子请用茶。”

    崔建新也觉得口渴了,便将茶一饮而尽,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