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0 部分阅读

未知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这不过是同情心而已,阿碧太善良。

    “江南女子,一美之斯”这是对阿碧最好的评价。

    第137章碧螺春

    一刻钟过后,崔建新走了两步,来至阿碧跟前,笑道:“阿碧姑娘,路途还甚远罢

    让我来划船”

    “这怎么可以呢,楚公子,还是让我来吧,你是客人呢。”

    阿碧温柔笑着摇头。

    崔建新笑了笑,温声道:“笑话,我堂堂男子汗大丈夫,有手有脚,如何能让你一个娇柔女子为我划船

    万一累着我们家娘子怎么办”

    “谁答应做你的娘子了,说话也不检点,看不出你还是一个登徒浪子。”

    听到崔建新这样说,阿碧忍不住娇笑起来,心中悄悄滑过一丝甜蜜,手中的木浆不由自主的交给崔建新。

    可是,崔建新虽然结接过了木浆,但他又哪里会划船了,这不,他才划了两下,船就打起了转儿。

    看着阿碧惊讶的眼神,崔建新讪讪的笑了笑,摇头道:“第一次划船,让阿碧娘子见笑了”

    崔建新的坚持,阿碧羞涩的瞪了崔建新一眼,然后那双三寸金莲再蹬一下木船,似乎是默认了崔建新对她的新称呼。

    阿碧嫩白的脸蛋红扑扑的,不时偷偷的望向崔建新的方向,看他不懂划船的笨笨的样子,闪过一丝笑意,随后眼睛只能看到崔建新模糊的样子,却是她的清泪模糊她的眸子,心底甜甜的,很舒心的感觉。

    她只不过是一个小丫鬟,但崔建新却愿意放下身段为她撑船,她从来没有见过像崔建新这样一个亲切近人的男子,在她的眼里,崔建新是一个贵家公子,而一个男子能够这样这样尊重她,体贴她,她感动了

    看到阿碧娇羞的表情,崔建新心中暗呼:有戏。

    崔建新智商无人能比,学习的能力也无人能及,刚才的几下已经让他掌握了划船的技巧,只见他轻轻一划,小船便向前冲出,平稳异常,不复刚才的转来转去,只在原地。

    阿碧之下更惊讶了,心中赞叹,楚公子比自家公子还要聪明得多呢,不知道谁人这么幸福能做他的红颜知己呢

    楚公子这么待自己这么温柔,而且人长得英俊,嫁给他一定很幸福吧

    阿碧如此想着。

    想到刚才自己拒绝了崔建新,此时阿碧的心别提有多难过了,不仅是因为自己也对他有了好感,更重要的是,她觉得她伤害了他,她是一个心地很好的女孩,怎么忍受得了自己伤害一个这么好的男人呢

    在她的心中,崔建新是一个百分百的好人了。

    她想,如果楚公子还要她当他的娘子的话,她未必能拒绝得了,她怎么能再次伤害一个这么好的男人呢

    她承认,她对崔建新很有好感,可能也有一点点的喜欢,不过,她只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姑娘而已,也不知道什么叫做喜欢,反正她很喜欢和崔建新在一起的感觉就是了。

    崔建新很快就领悟到木桨与水流地劲力,如臂使指般在湖上移动,虽然划得顺心但速度却一般,崔建新心中一动,有了一些想法,想到就做,不由将内力通过木浆传到水下,使出霸王抓的功法,顿时木浆与水面接触的地方产生一股巨大的吸力,那股吸力就像发动机排水一样,推动小船前进,随着崔建新对内力的增加,小船宛如掠着水面飞一般,速度甚至比起后世地水艇还要快,而且还要来得沉稳,端得时神奇无比。

    此时崔建新手中的木浆不再滑动,就那样插进水中,阿碧站在船上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样,她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呢,这么这小船不用划也能如乘千里马一般飞快的移动。

    不过她没有多想,看着两旁荷叶飞快倒退,心中却是欢快无比,凛凛清风吹得衣衫猎猎作响,在这夏天,她竟然感到了一股寒意,她兴奋地欢呼,清脆的笑声不断传来,她从未见过小舟行驶得如此之快呢,她虽然知道是崔建新做的,却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的

    她家公子慕容复自然是没有这个能力的,虽然慕容复很厉害,被成为江湖两大绝顶高手之一,但绝对不能不动声息的让木船如此极速行驶,她就是这样认为的。

    看着崔建新英俊的脸庞,深邃的眼眸流露出对她的温柔她是这样认为的她不由迷失了一下,他比公子好看多了,阿碧非常肯定。

    崔建新依阿碧所言将小舟划入一处小港,但见水面上生满了荷叶,崔建新暗暗咋舌,若不是阿碧带路指点,哪里知道荷叶间有通路。

    由于这段路太过曲折,所以崔建新就只能动手划了,划过去后,但见水面上全是菱叶和红菱,清波之中,红菱绿叶,鲜艳非凡。

    菱塘尚未过完,阿碧又指引崔建新操持小舟从一丛芦苇和茭白中穿了过去。

    一眼望去,满湖荷叶、菱叶、芦苇、茭白,都是一模一样,兼之荷叶、菱叶在水面飘浮,随时一阵风来,便即变幻百端,就算此刻记得清清楚楚,霎时间局面便全然不同。

    似乎这许许多多纵横交错、棋盘一般的水道,便如她手掌中的掌纹一般明白,生而知之,不须辨认。

    如此曲曲折折的划了半个多时辰,未牌时分,遥遥望见远处绿柳丛中,露出一角飞檐。

    阿碧娇笑:“真是快呢,往日我要两个多时辰也未必划得来呢,楚公子真是太厉害了”

    这时 崔建新已经能够看见疏疏落落四五座房舍,建造在一个不知是小岛还是半岛之上。

    房舍小巧玲珑,颇为精雅。

    小舍匾额上写着“琴韵”两字,笔致颇为潇洒。

    隔着这么远的距离,还真没有几个人能够看得见“琴韵”二字。

    崔建新把桨送到阿碧手上,笑道:“小事一桩,阿碧娘子莫再客气”

    阿碧这时已经习惯了崔建新对她的亲密叫法,美丽的大眼睛稍稍瞪了崔建新一下就飞快的移开了,她发现崔建新的眼睛似能看透人心一般,她的目光一与他对视,便觉心中慌慌的,难道楚公子已经知道自己骗了他

    早知道不要答应楚公子带他来了,她心中后悔极了,她也不明白为什么当时就糊里糊涂的答应让他见见自己的“心上人” 阿碧接过木桨,将船直向柳阴中划去,到得邻近,只见一座松树枝架成的木梯,垂下来通向水面。

    阿碧将小船系在树枝之上,忽听得柳枝上一只小鸟“莎莎都莎,莎莎都莎”的叫了起来,声音清脆。

    阿碧模仿鸟鸣,也叫了几下,回头笑道:“楚公子上岸吧”

    崔建新道:“阿碧娘子不如叫我楚大哥吧,别公子公子的叫,那样多生分啊”

    阿碧犹豫了一下道:“楚大哥。”

    声音小得几乎听不见,比蚊子的声音还小一点吧。

    崔建新笑道:“阿碧娘子,这里是你和其他姐妹的住处吧

    而那间名为琴韵的屋子就是你的闺房,我说的可对”

    阿碧惊讶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崔建新笑道:“我猜的呀” 看着阿碧百思不得其解的模样,崔建新解释道:“这里清幽宁静,屋舍简陋却静雅,以慕容复的为人定然不会住这种屋子,最重要的是他住的地方必定有练武场,这里并没有空地,所以我猜这里定是女子房舍,而且刚才你不是说你是慕容复的抚琴丫鬟吗

    所以我猜“琴韵”就是阿碧娘子的闺房,我猜得可对”

    “楚大哥真是聪明呢。”

    阿碧是越来越佩服崔建新了,一对明亮的大眼睛正冒星星,一颗心渐渐挂在崔建新身上却不自知。

    “对了,阿碧娘子,你的“心上人”呢

    快点带我去见见他,我真想知道是什么样的才俊俘虏了我家阿碧娘子的芳心呢”崔建新一副期待的样子,内心却在想道:看你去哪里找一个心上人给我,算算时间,慕容复现在估计在一品堂做他的将军吧

    嘿嘿,崔建新就是想逗逗阿碧。

    “啊

    哦”

    阿碧这才想起了带崔建新来燕子坞的目的,恍恍惚惚之中便应了一声,待她反应过来后,一张小脸红扑扑的,快要滴出水了,迷死人了,她哪里有什么心上人了,心想:楚大哥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呢,我还以为他会忘了这事呢。

    她只好暂时转移话题道:“啊,楚大哥,刚才划了这么久的船,你肯定饿了吧,我先去给你端点点心来,我们这里的糕点可好吃了,你一定会喜欢的。”

    阿碧匆匆忙忙的去弄点心了,一路上不断的呢喃着,怎么办

    怎么办

    这可怎么办呢

    都怪崔建新当时装得太可怜了,她一心不忍竟点头默认了,现在后悔也没处诉说。

    “阿碧娘子,你在说什么

    什么怎么办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崔建新有意无意的问了一句,实际上他心里早就笑翻天了,阿碧太有意思了,他当然知道阿碧在烦恼着什么。

    原来阿碧把糕点端来的时候,还没有想好怎么将自己的心上人变出来,直到来到崔建新面前时还在呢喃着“怎么办”崔建新拿起一块点心,轻轻咬了一口,只觉入口即发,口腔留香,确是上等的糕点。

    四色点心是玫瑰松子糖、茯苓软糕、翡翠甜饼、藕粉火腿饺,形状精雅,每件糕点都似不是做来吃的,而是用来玩赏一般。

    “啊,没什么,我给你泡茶。”

    阿碧害怕自己的心思被看破,连忙转移话题。

    崔建新端起茶碗,扑鼻一阵清香,揭开盖碗,只见淡绿茶水中飘浮着一粒粒深碧的茶叶,便像一颗颗小珠,生满纤细绒毛,不由脱口而出道:“碧螺春”

    “什么碧螺春”

    阿碧正在苦思着如何变一个情郎出来,却被崔建新打断,不由打了一个激灵,想到自己刚才的走神,又不知道他说什么,更是害怕被他看出自己的心思,只好迷迷糊糊的问一句。

    第138章还施水阁

    崔建新不知道阿碧的复杂心思,见她问话便微笑道“这茶叫什么名字”

    崔建新虽然不懂茶,但不代表他没有喝过茶,相反,他喝过很多茶,这茶给崔建新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喝了一口,只觉满嘴清香,舌底生津。

    与后世喝过的碧螺春相似,故而有此一问。

    崔建新猜得不错,这茶确是后世的碧螺春,这珠状茶叶是太湖附近山峰的特产,北宋之时还未有这雅致名称,直到清朝康熙皇帝南巡苏州才赐名为“碧螺春”的。

    阿碧笑道:“这茶闻起来很香的,所以大伙都称她为吓煞人香,就是很香很香的意思。”

    终于成功地转移话题,她不由开心了起来。

    崔建新深情款款的看着阿碧他在装逼眼神流露出的既是柔情又是留恋,阿碧可不知道崔建新眼神所表达的感情,她知道她不敢看向崔建新的眼睛,她生怕自己会陷入那漆黑的深渊之中,脸蛋一红便低下俏首,那张性感的樱唇几乎要闻道她的酥胸了。

    崔建新抿了一口茶,微笑的注视着阿碧,温声道:“碧螺飞翠太湖美,新雨吟香云水闲,以后这茶就叫碧螺春吧,这茶就像阿碧娘子一样香气飘飘的呢”难道后世碧螺春的名字是我起的

    崔建新yy的想着。

    阿碧低头一想,心中无限甜蜜,感觉这茶名就像特意为她而取的一般,望向崔建新那充满爱意的眼神顿时明白崔建新确是用她的名字起名的,心中更是甜蜜无比,仿佛被蜂蜜浸过十年一样,感到前所未有的幸福,娇羞道:“碧螺飞翠太湖美,新雨吟香云水闲,楚大哥,这诗句真美呢,我看那些自喻清高的才子没有一个比得上楚大哥的,这碧螺春可比原来的名字好听多了,茶如其名,这茶条索紧结,蜷曲似螺,边沿上一层均匀的细白绒毛,名为碧螺春最适合不过了。”

    阿碧此时对崔建新崇拜得不得了,武功高强,文采出众,一表人才,而且对她又温柔,她在崔建新的身上体会到了一种被重视的被宠爱的感觉,作为一个丫鬟,哪里有人待她这么好了

    崔建新笑道:“喝一杯碧螺春,仿如品赏传说中的江南美女,如今不但有好茶,更有一位绝色的江南美女可以任意欣赏,此生无憾矣”

    面对崔建新含情脉脉的眸子,深情款款的情话,阿碧娇羞万分的地头她那可爱的小脑袋,心中甜蜜的波浪一浪比一浪高,只是听到那句“美中不足的是这位美女不属于我”时,她感到了一丝心痛,她的心仿佛出现了一丝裂痕,忽然有一种冲动,她想对崔建新说,其实她没有意中人,她刚才是骗他的,当她想起慕容复的时候,她又犹豫了,在她的心目中,崔建新和慕容复都是时间难得的奇男子,她自小在慕容复身边伺候着,从来没有接触过比慕容复更多优秀的男子,自然比较崇拜慕容复,将慕容复作为自己的怀春对象那是应该的,而现在她终于遇到了另一个堪比慕容复的男人,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个男子对她很好,很温柔,她的心开始乱了,脑子里一会儿是慕容复冷漠的语言,一会儿是崔建新温柔的眼神,一番世纪大战之后,慕容复的面容渐渐的模糊了,崔建新的样貌逐渐变得清晰了起来,她终于看清了自己的心。

    “阿碧娘子,你的如意中人呢

    他是不是出去了

    要不,我以后有空再来吧”

    崔建新突然站起来,做出要告辞的样子。

    崔建新突如其来的一出,阿碧一下子慌了起来,忙道:“他的确外出了,要不楚大哥你先在这里歇歇脚,住上三两天,过几日他就会回来了。”

    阿碧见到崔建新说要走,心中极是舍不得,连忙出声挽留,她害怕此一别会永远看不到崔建新了,她还想做崔建新的娘子呢,她本来想着让阿朱假扮她的如意中人的,但此时的她却不想让崔建新看到这个纯属子虚乌有的人物,她不想让他伤心。

    “也好,那我就暂时住下吧”听到阿碧的挽留,崔建新偷偷露出一个诡计得逞的笑容,不过阿碧没有注意到,她正在为欺骗崔建新的事情烦恼着呢。

    参合庄建在岛上,占地极大,整个庄院便占了这座小岛的四分之一,所在地是小岛前半部分的平坦开阔处,此处也方便于动土建造,小岛后半部则是高地和几座不高的小山,还有一些分布不均的树林。

    崔建新向周围仔细地打量着,看看哪里既有花园又有小湖,因为“还施水阁”就在那里。

    最后他把目光锁定在了后花园处的一座小阁楼上。

    那后花园占了有整个庄子的三分之一还要多一点,园中有个小湖,而那座小阁楼就正建在小湖的正中心。

    如果金老先生不坑爹的话,那么,那座小阁楼就是还施水阁的所在了。

    还施水阁是慕容家祖辈藏书的地方,那里面全是天下各门各派的武功秘籍,刀法剑法,口诀真经之类的书籍,天下学武的人都想去的地方,但是那在慕容家,不是谁都能去的,以当年土蕃国师大轮明王纠摩智那么高的武功修为尚不敢贸然的闯入,更何况那些武林中的一众小角色了。

    这个时候的慕容家防守最薄弱的,慕容博假死,正躲在少林寺内偷学七十二绝技,慕容复在外面搞阴谋。

    四大家臣武功太次,所以现在这参合庄内已经是没有什么高手。

    但有一点值得怀疑,慕容家数十代处心积虑,一心想复国,没有一点能量那绝对没有可能,不说其他,单论慕容家数十代积累的财富就算没有达到富可敌国的地步但也不容小觑,慕容家在江南号称第一世家,在江南一带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单凭慕容复一个人是远远不够的,而原书中对慕容家的描述并不多,崔建新也不知道慕容家到底有多少势力,不过,这些不是崔建新要理会的,他已经确定,此时的参合庄千真万确没有高手了,虽然有可疑之处,但也不是不可能,唯一的解释是这些势力已经被隐藏起来。

    此时崔建新正躲在一拐角处,在小阁楼守卫的是两个丫鬟,长得眉清目秀的,虽然比不上阿碧,但也不错了,对于美女,崔建新当然懂得怜香惜玉,所以,他并没有下杀手,找死趁她们不注意时打晕了她们,顺便在那耸起的玉蜂抓了一下,自言自语道:手感不错。

    如果有人看到的话,还以为崔建新是一个采花大盗吧。

    崔建新连忙搂住两个丫鬟的小蛮腰,他可舍不得让她们跌倒,于是扶着她们靠在墙壁上便大摇大摆的向阁楼上摸去,也不算是摸去,他是看得见的,自从被金丹改造后,他便无视黑夜了。

    崔建新打量着还施水阁内书架上陈列着的书籍,当真是琳琅满目者,不过都是一些三流秘籍,算不上什么秘籍,只见第一架上用书签标明“中原属东十三大门派”自北而南依次是山东蓬莱,济南飞刀,金陵金沙,江苏盐帮等这些对崔建新来说根本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他身怀霸王令、六脉神剑以及无意中创出的霸王抓,对这些三流秘籍当然没有什么兴趣,自然没有心思一个个的看下去,只见还有小注曰:东海有两大教派,三仙与青鸟,但久不入中原

    崔建新随手拿了一本三仙教下面的书,只见上面满是尘土,好像经久没有人翻阅过了,他轻弹上面的灰尘,用嘴再仔细的吹了一吹,而后翻开一看,第一页注明:东海三仙岛有一武林门派曰三仙教,系道教,教中皆为女弟子,乃属正阴之门派,大为江湖中人所忌讳,但其久不入中原,遂被中原武林所遗忘,而其武功却亦有可圈可点之易,其中天女织锦与嫦娥奔月,王母投梭是为其门派武功之精要所在,当以习之。

    再向下看,是一系列的武功要决。

    崔建新弃之不理继续向前走,走到南字阁的书架之前,特意留神了大理段氏,见标签上却注明:大理段氏六脉神剑当为天下武功第一,奈无缘窥得其颜,甚憾

    下面还有缺一阳指指法甚憾等字样,字迹模糊,看来年代久远,又是在此阴暗的斗室之内,字迹模糊是理所当然的

    崔建新又继续向前北字阁的书架旁,上面第一阁,赫然竟写着:丐帮,天下第一大帮,丐帮弟子遍布天下,丐帮世人皆知两大绝学,打狗棒法,下面有打狗棒法的精要与修习的法门要领,还配以形象的图画来使更加的清晰,而后又空有一阁,曰:缺降龙十八掌掌法,甚憾等字样,崔建新微微动容,想不到慕容家竟然能得到丐帮从不外传的打狗棒法,的确有点能耐。

    第139章

    崔建新继续向前走,除了丐帮的打狗棒法有点看头,其他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不值一看,虽然还有许多的门派的相关介绍和武功秘籍,包括山西王家,郝家,华山昆仑,崆峒,青城,秦家,王屋派等好多的门派的武功秘籍,但这不是崔建新需要的。

    崔建新此时不由心生疑惑:难道慕容复的“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不是靠武学渊博

    因为这里的秘籍不但少而且没有质量。

    如果慕容博以及慕容复是靠渊博的武学,但他们也绝难将天下武学全都学全,天下武学何其多

    天下奇才层出不穷,心招法也源源不绝,慕容家何以还施彼身

    这已经不仅仅是聪明可能办得到的。

    唯一的解释是慕容家的“斗转星移”但既然斗转星移有这么大的威力,为何慕容复以及慕容博两父子还要费尽心思去钻研其他门派的武功呢

    这实在是令人不解。

    记得原书中的慕容复,对于一阳指,降龙十八掌,六脉神剑这些顶级武功,从来没有使用过“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当下也不再想那么多,继续寻找武林秘籍,但找了半天,还是那些三流秘籍,崔建新也想到有密室,根据看小说的经验,他见到凡是花瓶,或者突起的雕刻,都去顺时针反时针扭转几下,或者上上下下的按几下,可惜没有小鬼。

    苦恼之下,崔建新狠狠拍在书架上面,震倒几本书。

    循声看去,崔建新不由得咦了一声。

    没别的,就因为这书架上的书里面,就这几本书比较干净,也比较破旧,似乎经常有人动它们一样。

    崔建新心念一动,立刻将那几本书拿开了来。

    放眼一看,果然,这后面藏着一个不甚显眼的铁制虎头。

    崔建新微微一笑,当即捉住那虎头,反手一转,不行,顺手一转,果然听到吱嘎吱嘎的声响,书架另外一边当即转开来,露出一道石门,崔建新迅速闪身进去。

    这密室到也不大,里外三层,环绕墙壁都放着书架,崔建新走到第一排,上面写着河南嵩山少林寺,竟整排都摆满了少林寺的绝学和宝典,最后却写着缺易筋经字样,想不到少林寺的七十二绝技全部在参合庄的还施水阁里面,如果让人知道那还得了

    看得出,少林寺的绝技全是手抄版,看来这是慕容博在少林寺偷回来的,看到少林寺鼎鼎大名的七十二绝技在此出现,崔建新当然见猎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