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6 无尽传说(大结局)

滚开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佣兵工会大厅内,安格列静静听着周围同伴的说话声,赫拉清澈的声音不断在耳边回荡。

    哗!

    他忽然站起身,直接走到赫拉身边。

    “怎么了萨拉丁?”赫拉怪异的看着突兀走过来的安格列。

    其余人也莫名其妙的看着他,都等他解释这个动作的原因。

    安格列平静的扫了周围人一圈。

    “赫拉,我喜欢你很久了,能给我个机会么?”

    瞬间,喧哗的大厅内,这个原本热闹的角落顿时安静下来。其他三人一脸呆滞的看着安格列。

    赫拉似乎还没反应过来。“你刚才说什么?”她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喜欢你。”安格列上前一步,忽然伸手揽住赫拉的腰,往自己怀里一带。

    两人毫无阻碍的紧密靠在一起。

    赫拉原本白皙的皮肤瞬息间转为粉红。皮肤温度从冰凉迅速升到温热发烫,一脸不知所措的模样。

    安格列细细感受着内心深处再度涌出的一股欣喜和迷恋感,他知道自己成功了,确确实实的激发了无限始祖对于记忆中这个女子的感情。

    他目光一闪,霸道的将赫拉的下巴捏住,狠狠吻上去。

    叮!!

    一道黑光刺在他胸口,发出金属交击的声响。

    “你不是萨拉丁!!你到底是谁!!”赫拉猛然挣脱按各类怀抱,厉声盯着他大吼。

    “我就是萨拉丁啊,不然还能是谁?”安格列耸耸肩。看着其余几人也警惕的站起身,缓缓握住武器把柄。

    “赫拉,我爱你,成为我的人吧。你应该知道,我在这个团待了这么久不就是为了你吗?”安格列坦然把无限始祖的心思说了出来。

    顿时大厅内其他桌边,响起一阵口哨声和叫好声。闲得无聊的佣兵们顿时有了新的趣味打发时间。

    赫拉看着安格列的面容,一时间心乱如麻。她不知道今天到底是怎么了?一向老实的萨拉丁,居然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做出这种突然表白的事。

    安格列看着赫拉犹豫不决的表情,心底的那一丝悸动居然又缓缓沉寂下去。心里不由得微急起来。

    “赫拉”“不要说了!!”

    赫拉打断他的话。“今天的事,能给我点时间么?任务完了我会给你答复。”赫拉撇过脸。

    任务过了就没机会了!

    安格列已经感觉到自己内心的那一丝无限始祖情绪,正在迅速的冷却。

    既然正常手段没用,那就别怪我用非正常手段了!他心里一狠。

    “赫拉!你是我的!”

    他猛地伸出手,闪电般捏住赫拉的肩膀,将她揽进自己怀里抱住。

    “你干什么!!放手!”赫拉身边陡然浮起两道黑光,狠狠刺向安格列。

    叮叮!!

    两声轻响后,黑光化为两把匕首从安格列胸口弹开,无力落在地上。

    安格列冷笑一声,双手横抱起赫拉。

    “我要干什么?我要你成为我的人!!”

    不等其他人反应过来,他瞬间化为一道红光射向佣兵大厅。同时手刀砍在赫拉后颈,直接将其击晕。

    十多分钟后一栋普通住户的别墅地下室内。

    安格列将赫拉绑在一张金属床上,静静等待着她清醒过来。

    “唔”赫拉缓缓醒转,被用了药的她全身无力,“你对我做了什么?”

    “从现在起,你属于我,你的一切都将是我的私有物。”安格列站起身淡淡道。果然,说完这句话,他内心深处猛然涌出一股愤怒的情绪,仿佛是有人在咆哮,在怒吼。

    没用的你所珍视的我会彻底毁掉。

    安格列上前一步,手捏住赫拉衣领,撕拉一声,直接将其全部撕烂丢开,露出下方**的娇躯。

    “其实我也不想做这样的事,但命运总是无可奈何。谁叫你拒绝我了呢?”

    “你果然不是萨拉丁。”赫拉此时居然没有害羞的表情了,只是狠狠的盯着安格列大声道。

    “我就是他。”安格列笑了笑,身上衣服瞬间燃烧成灰烬,露出**强壮的身躯,他走过去,缓缓俯身吻向赫拉的胸部。

    轰!!!

    陡然间,他脑海里猛地一震,整个人不由自主的往后退出几步,差点没站稳。

    “来了!”安格列猛地倒在地上,眼前陷入一片黑暗。不知道过了多久。

    嗒!

    又是一声轻响,他再度站在十字路口中间,周围是一片大亮的街道和人流。淡金色的阳光均匀的洒在地面上,有种淡淡的暖意。

    “又重新开始了么?”安格列淡淡露出一丝笑意。

    他已经隐隐感应清楚这个世界的轨迹了。

    没有站在原地等待事情发生,他直接挤入人流,趁着其他人没注意的时候,身形不动声色的隐形起来,然后嗖的往天空飞去。

    直冲上数万米的天空中,周围全是白色的云气,下方地面隐隐现出一种圆弧的弧度,大地表面还泛着一层淡淡的蓝光,那是大气保护层的色泽。

    安格列感觉自己就像是站在一个巨大的地球仪上,他没有多做停留,只是继续往上,往太空飞去。

    飞出大气层,冲入漆黑的宇宙太空,安格列循着一个方向,直接开始空间跳跃,接连数十次跳跃,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又是一声轻响。

    他眼前一黑,再度亮起来时,自己已经重新站在了十字路口中间了……

    “果然”他嘴角泛起一丝淡淡的微笑。

    接着,便是一次又一次的试探。

    先是往不同方向全速飞行跳跃,没什么结果。

    然后是直接主动跑去单独找赫拉表白,被委婉拒绝。

    接着随意的在城里制造大屠杀,甚至刚见面就直接动手杀掉赫拉等四人。

    还有绑架赫拉,将其直接虐杀强暴。或者换成折磨致死。

    甚至最激烈的一次,是直接对着城市地面释放一次大范围巫术。恐怖的高温领域,直接将整个城市瞬间化为岩浆焦炭。

    按各类用不同的方式试探尝试着这个世界的极限,数十次,上百次,上千次。

    各式各样的方法都被他用遍了,收集的资料也越来越多。而重复次数越多,他能够感觉到的痕迹也越多。而诡异的是,心底深处的那股无限始祖的精神波动也越来越明显。

    “是想利用我作为重生的载体么?”安格列冷笑一声。他知道,如果不尽快离开这里,或许他会被彻底眼魔在这个记忆世界内,变成无限始祖的一个傀儡分身。

    随着重复次数越来越多,安格列眼中的金色沙漏重新缓缓浮现,开始了金色细沙的继续流逝计时。

    不知道过了多少次。

    忽然间,他隐约听到耳边响起一声清澈的金属剑响。

    一股熟悉的气息瞬间从脑海深处一闪即逝。

    “是昆季他也进来了。”

    紧接着的,是一股淡淡的冰冷寒意,从气息上分辨,应该是另外那个审判之眼。

    随着一次次轮回,重复着这一天的内容,安格列心中的明悟越来越清楚。他其实已经隐约清楚了始祖的无根之源的核心。

    嘶!!

    随着赫拉再一次被自己一下撕成两半,安格列沐浴在血雨中,周围整个城市再没有半个活人,所有的建筑,所有的一切,都成了一片废墟。

    他仰头望着天空,眼中金色沙漏已经往下漏了大半的细沙,只剩下一点点就要漏完了。当彻底漏完时,就是他彻底被无限始祖消化,失去自我灵魂的时刻。

    “时空永恒”他伸出双手,看着自己细密的掌纹和皮肤。

    恍惚间,一幕莫名其妙的记忆从他心底流过。

    他坐在一件宽敞的图书馆内,面前桌上放着一本翻开的巨大书本。

    页面中缓缓浮现出一张白色女人面孔,女人伸出双手,从书面里缓缓探出,居然如同离开水面一般,轻轻将他的面部抱住。

    “是谁在呼唤我”柔美的女声轻轻回荡着。那是赫拉的声音

    哗

    他轻轻在竖琴上一划,发出一串清脆悦耳的连续升调。忽然发现自己正坐在一座清冷的宫殿内,周围没有一个人陪伴自己。只有手中冰凉的银色竖琴。

    “赫拉”他听到自己在轻声叹气,如同爱抚恋人一般轻抚着竖琴。

    哗啦的浪潮声从宫殿外传来,侧面的窗口处可以清晰的看到,宫殿周围是一望无际的蔚蓝海洋。

    千辛万苦复活赫拉,得到的却只是一个傀儡。想尽办法收集成功灵魂碎片,却因为其太过脆弱,只能将其融入竖琴永远陪伴自己。

    孤寂的在蔚蓝王殿内生活了数千万年,直到走到世界的尽头,这一纪元的尽头。

    无数的记忆从安格列眼中流过,那是无限始祖的记忆。金色沙漏终于缓缓漏下最后一点细沙。生与死最后的界限极端清晰的在他心底浮出来。

    安格列回过神来时,自己正站在一片树林阴影里。林间,无数泛着蓝色荧光的羽毛漂浮洒落,仿佛大雪。

    “永远重复一天的轮回永远坚固的意志和灵魂。”他轻轻捏住一片羽毛。

    他的皮肤开始迅速苍老起来,密密麻麻的皱纹迅速蔓延到身体的任何一寸,身上强盛的生命气息也开始逐渐衰竭,强大的力量波动,从八级顶峰,迅速降落到七级,然后是六级,五级,三级,一级直到完全没有任何气息波动。

    只是一眨眼,安格列便从一个健壮的年轻人变成了一个苍老濒死的普通老人。甚至连生命之火也开始逐渐黯淡起来。

    蓦然间,先前无数次尝试得到的点点滴滴感悟。轰然汇聚在一起,犹如散乱的珠子被一根细线全部串起。全数涌进安格列心中。

    “原来,这就是无根之源”

    他松开羽毛,眼中亮起不可名状的无色光泽。

    他的脚下,原本是翠绿的青草开始迅速枯萎。而他的皮肤也从苍老满是皱纹,缓缓恢复原本的活力和弹姓。

    忽然间,安格列浑身居然泛起一丝丝玻璃一样的裂纹。

    咔咔声缓缓从他体内响起。

    陡然间,安格列整个人直接哗啦一声,碎成无数块碎片,就像突然碎裂的瓷器,散落在地面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

    安格列缓缓从黑暗中醒来。他睁开模糊的双眼。自己正身处无尽的黑色虚空中。

    一颗巨大的白色星球,缓缓在他胸前旋转。

    他知道,这就是先前他进入其中的无限世界。他伸出双手,轻轻虚握这个白色星球。金色的双眼仿佛穿透星球,看到里面无尽的星空和宇宙,一条条白色的网络布满整个宇宙,那是世界的运转规则。无数的星球,无数的国家,无数的城市,还有无数的生物。

    文明和荒芜,战争和和平,混乱和秩序,生存和死亡无数的循环清晰的浮现在安格列眼中。

    忽然间,安格列抬起头望向前方。

    前面缓缓飘来一颗巨大的黄色竖瞳眼球。

    “恭喜。”眼球发出淡淡的低沉嗓音。

    “你也一样。”按各类露出一丝微笑。

    他们两者的身边虚空中,缓缓漂浮着一颗颗不同色彩的圆球,那是一个个不同坐标的世界。其中有大有小,不计其数。

    成就始祖后,他们的真身已经比整个世界还要庞大了。始祖真身再也没办法进入狭小的世界中,只能以投影和其他方式进入。

    忽然一颗人头大小的红色圆球缓缓飘到安格列身前。

    “这是巫师世界?”安格列恍然认出圆球的气息。“想来我也很难回去了”

    “是啊我也一样。”审判之眼也有些无奈,“以前的躯体已经彻底毁灭了,重获新生的是以我们的灵魂和意志能够体现的最完美形态构建的身体。中低等世界已经无法容纳我们进出了,或许稍微不小心,就可能毁掉一个世界。”

    “这或许是得到这一切的必要代价。”安格列笑了笑。

    审判之眼转过去,瞳孔中射出一道白色光幕,里面缓缓浮现出一个圆拱型七彩光门。

    那是一扇一人多高的彩色光门,门框是未知的白色骨质构成,无数的文字和符号图案刻画在上边,带着极其悠久古老的气息。

    “时空黑域中,无数世界浮沉,你有什么打算?”安格列询问。他不知道那扇门是通往什么世界,但绝对只可能是高等世界。

    “我想看看无尽时域中,到底还有多少奥秘和神话这是我一直以来的希望和梦想。”

    审判之眼看了他一眼。“一起?”

    按各类愕然一下,随即笑了起来。

    “当然。”

    两者一起缓缓飞向七彩光门,安格列最后回望了一眼红色的巫师世界。

    没有人知道,他真正领悟的权能到底是什么。

    左眼浮现生机盎然的春天翠绿原野,右眼则是万物沉寂的雪白冬季虚像。春夏秋冬,四季变换,不断在按各类双眼中替换轮回。

    循环,一切都包含在无尽的循环中。安格列彻底掌控万物循环交替的权能,或许他不会是最强大的始祖,但绝对是最为恒久不灭的始祖。

    两位始祖缓缓踏入七彩光门,彻底淹没在彩色光晕中。

    从这一天起,再没有人见过安格列和审判之眼,他们的身影彻底消失在无尽时空黑域中。

    有人说,时之环始祖安格列,眼中是交替寂灭的四季变换,身边是纪元生灭的时空洪流,环绕在他身边的是无数谜团和传说。或许他的事迹,只是随意编造出来的一个虚无缥缈的故事。

    但大部分邪神和守护者都不赞同这个观点。这位始祖成长的足迹每一步都可以清晰寻到痕迹。

    作为从巫师世界和梦魇世界出生,最终成功成就巅峰,第一个成为始祖的存在。时之环安格列的传说成了两大世界永恒流传的神话。

    一代代的邪神和守护者们开始将天蝎符纹作为世界印记标志,作为世界的骄傲和勋章。

    始祖,他们是一切开始的源头。是一切灵魂的源头。所有的力量和灵魂从他们身上流出后,又会从不知名的途径回到他们体内。他们是时空的缔造者,是生命的源泉。是无尽的传说,也是神秘的神话

    时之环安格列的传说,只是其中之一。

    〖大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