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部分|糊涂(1)

花间浪子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

    第六章糊涂

    石室之内再无可看,郑一虎又领先退回上面,他不见敌人在洞中有何举动,于是笑向朱五叔道:我们被骗来此,居然有所收获,时间不早了,我们出去罢。

    朱五叔郑重道:敌人不能毫无举动

    郑一虎道:到了外面就知道。二人及至洞门外。突见地面上到处都是血,两只金虎守在洞口,却未见一个死人。

    朱五叔骇然道:这是怎么回事

    郑一虎发现金虎的前爪染了血,哈哈笑道:敌人真有不少到来,可是全部又退去了。他指着金虎朱五叔看道:金虎爪下留情,没有要他们的命,但都留了点伤。

    朱五叔想不到两只金虎竟有如此大的力量,大出他意料之外,慨然道:你完全料对了。

    郑一虎道:敌人估计错误,竟把我们看成普通高手,这下子够他们心惊胆战的了。时间还不到半夜,雪停了,天上竟现了朦胧的月光,郑一虎说完又道:我们就侧转正北走罢,无须再回城了。

    朱五叔道:那要通过好几处沙漠。

    郑一虎道:我替你老带了饮食,管它沙漠不沙漠,只你老认识路就行了。

    朱五叔道:在居沿海不一定能找到令尊,因为这里的配军常与贺兰山,雁门关,三海关各配地有调动,同时这四处逃亡的又多。

    郑一虎道:只要是流配地,我都要去看看。

    第二天中午已深入沙漠地,举目一望,真是渺渺无际,不过这时只见银色而不见黄沙。朱五叔向郑一虎道:小虎,这一是红胡子的温床,我们可能会遇上。

    马玲玲道:什么是红胡子

    郑一虎道:就是西疆北疆的沙漠绿林。

    马玲玲娇笑道:就是马贼。

    朱五叔道:在边疆的商旅不敢叫马贼,人人只称其为红胡子。

    马玲玲道:真的都是红胡子嘛

    朱五叔笑道:人都是一样的,哪来红胡子不过他们在沙漠中奔驰,很少有经常刮胡子的,因此都长了落腮胡子,加上黄尘满面,看起来,都变成红胡子了,也许红胡子三字由此而来。

    郑一虎道:北疆的红胡子首领是谁

    朱五叔道:有二大派,各派都有一个总首领,一个叫白龙,一个叫乌龙,这两个为了争地盘,经常火拚。

    郑一虎道:他们人数一定不少

    朱五叔道:无人知道,因为他们有时成大股,有时分散成无数小股。

    马玲玲忽见远处有条黑影在婉蜒,噫声道:那是什么人马

    朱五叔哈哈笑道:那就是红胡子了,这股人数可不少,足有三四百骑。

    郑一虎道:该不是向我们而来的吧

    朱五叔笑道:我们即无马匹,又无行李,而且你两个都是小孩子,马贼绝对看不上眼。

    马玲玲道:他们转变方向了,也走上我们这条去路啦。

    朱五叔道:照他们的人数看,可能又发生什么大决斗了,因为他们有时与各部落间也会起冲突。

    郑一虎道:我们追上去。

    朱五叔笑道:你想看看他们的首领

    郑一虎道:看看他们有些什么武功也好。

    朱五叔道:他们马步两战都能,其中好手无数,换句话说,没有两下子也干不成这一行,尤其是他们的首领,功力之高,简直莫测其深。

    郑一虎道:沙漠中的马贼,历代都有,而且都是些神秘人物,就是不知他们的巢在什么地方。

    朱五叔道:他们住宿没有一定的地方,其行动比游牧人民还难测,不过目前西疆的大金龙据说是住在大戈壁中的一处神秘绿洲上。

    郑一虎道:沙漠等于大海,绿洲就是岛屿,神秘绿洲岂不等于神秘岛屿

    朱五叔道:就是这样才没人知道他藏在什么地方。经过数十座大雪丘,估计追了三四十里,这时忽听前面已传来人喊马嘶。朱五叔道:开始了,我猜得不错。

    郑一虎道:前途有高地挡住,我们快抢上去看看。

    朱五叔首先抢登高地,一看确如所料,另一面也有三百多骑,这时杀成一团,距离既近,就在高地下面,看得非常清楚,回头笑向郑一虎道:小虎,这是难得的热闹。

    郑一虎道:其中只有一个穿黑皮衣,一个穿白衣的,那就是黑白二龙嘛

    朱五叔道:大概是了,人我未会过,想不到他们竟都是二十余岁的青年。

    郑一虎道:他们的手下都是半斤八两,看样子谁也占不了上风,地面还没有一个死人。

    朱五叔道:这一战我们是看不出结果的。

    郑一虎道:通路被阻断,绕道犯不着,还是看看罢。

    朱五叔笑道,他们这种决斗已有数十次了,每次据说都要拚上一两天,而且没有一次分出胜负,难道我们在此看两天不成

    郑一虎道:我想到替他们和解的方法了。

    朱五叔道:你要手去叫停

    郑一虎道:那不行,我既无盛名,又是小孩,这会使双方难堪,顶多只能凭力量阻止其双方决斗,但无法使双方心服。

    朱五叔道:你有什么方法

    郑一虎道:你老看过后就明白了。他立向马玲玲道:你对枯大师的金刚剑已有领悟,我们两个来次演习罢。

    马玲玲格格笑道:打内行架

    郑一虎道:是的,甚至在空中打。朱五叔闻言暗惊,忖道:他们要表演无上打斗。

    马玲玲拔出双刀,笑道:开始罢,由地面先打起。

    郑一虎道:好。他也拔出那两把短剑,大喝道:你追我。

    马玲玲挥刀当剑,娇叱一声,立即展开金刚剑法,逼近郑一虎就攻。郑一虎使的是同一剑,装出全力相迎。两个人都清楚对方招式,打起来更见彩,简直无懈可击。两人的轻功已到绝顶,二招一过,人影与剑光已无法分辨,同时渐渐旋于空中。朱五叔愈看愈惊,愈看愈奇,此时他才知道这一对小男女竟是绝顶的人物。空中滚着两团白光,同时发出破空的奇啸,立即引起了那两批马贼的注意,渐渐的都停手了。

    朱五叔暗暗叹道:小虎的计划成功了,这也难怪,哪些武功,谁都惊奇。忽然由马贼双方各纵出一骑,直向朱五叔奔过来,正是一黑一白两个首领。朱五叔一看,静立当地,不知他们有何举动。黑衣首领先到,在数丈外跳下马来,只见他向朱五叔拱手道:老丈,空中是个什么奇人在打斗

    朱五叔大笑道:阁下贵姓

    黑衣首领再度拱手道:在下马战,老丈尊姓

    朱五叔道:老朽人称朱五叔,原来兄台就是乌龙首领。哈哈,幸会了。白衣首领也赶到了,他自另一方向下马。

    朱五叔迎着大笑道:来者莫非白龙大侠。

    白衣人拱手道:不敢,小小一名马贼而已。

    朱五叔大笑道:贵姓

    白衣首领道:在下龙化。

    朱五叔忽向空中大叫道:二位请下来,表演成功了。

    郑一虎和马玲玲闻唤即行住手,同时携手而下,甚至是一步一步,如下阶梯。两首领和朱五叔同样惊奇的看着,简直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郑一虎一落地就哈哈笑道:二位大哥不打了

    马战一看是两个童子,更是震惊,连忙抢着拱手道:神童似有意替我们排解

    郑一虎大笑道:更且想与二位作朋友。

    龙化急接道:我们敢当嘛

    郑一虎正色道:只要二位不嫌我年纪小。

    马战大声道:我愿听候驱策。

    郑一虎道:这就言重了。

    龙化道:我也愿接受你的指挥。

    郑一虎叹声道:二位都说出不够朋友的话了,如二位能携手言和,我愿拜二位为义兄。

    马战急向龙化行近道:龙老二,我们本来没有仇。

    龙化大笑道:马老大,当初我们还是共游的伙伴呢。

    郑一虎看着大喜道:为了抢地盘,好友都不让了,好在双方无损伤,二位大哥算给我面子了。他急忙介绍马玲玲和朱五叔,之后就请二人握手言和。

    朱五叔最乐,向郑一虎道:一举收下两群虎,看你如何处置啊。

    郑一虎道:你老放心,小子决不会占山称王。须臾之间,两群生龙活虎的好汉都向郑一虎驰到,而且大呼神童。郑一虎立在高地向他们拱手道:你们是我的哥哥,千万勿以我的手下自视,否则我罪过了。

    群雄大声齐喊道:你叫什么名字

    郑一虎道:我叫小虎,你们这样叫我最好。

    众人闻言,再起惊叫道:你是玉门关大战十万番兵的天朝飞龙。

    郑一虎笑道:这是敌人叫出来的字号,诸位怎么也知道

    大群雄豪齐声道:八荒盛传,名盛天下,今天我们有幸了。

    朱五叔面上显出惊骇之情,立向郑一虎道:你真是那个孩子。

    郑一虎笑道:五叔,你没在家,所以不知,我还是皇上的御前侍卫哩。

    朱五叔喜极,哈哈笑道:这样说,主上封得恰到好处了,不过官太小,因此你不干

    郑一虎道:不干是真,但不是因官小。他立即向马战和龙化道:马大哥,龙二哥,请你带着诸位哥哥奔玉门关助官兵打仗,我不久也要来的。

    龙化道:官兵如不相信奈何

    郑一虎道:你们只说是我的兄弟就行了。

    马战道:那我们就打起天朝飞龙旗号如何

    郑一虎道:随便你们怎样都可以,但有一点,你们务必要单独行动,因为你们与官兵合不来的。

    马战闻言,笑向龙化道:他完全懂得我们的心理。他大喝一声,立即领先出动。

    朱五叔一见,这虽只有几百人,但可当

    重生之大涅磐全文阅读

    得十万官兵,便道:小虎,你对朝庭功劳太大了。

    郑一虎道:这些人如不导以正途,为害就大了。

    朱五叔道:你是化腐朽为神奇的大英雄,你不但用上马贼,而且用上配军,这是从来没有人能办到的。说着又笑道:我这次出游,处划最得意的一趟了。

    他们再向前进,又经两天才到居延海。这是早上,他们吃过饭,朱五叔向郑一虎道:你们不要动,我去会会守军将军,先替你打听一下再说。

    郑一虎道:这样也好,劳你老的驾。

    居延镇真不小,那完全是蒙古化,汉人除了开店的有十分之一之外,居家的家找不出一家。郑一虎和马玲玲知道朱五叔不是一时之间可以回店的,于是他们就同外出,打算看看这座极北的重镇。出乎他意料之外,在这个地方他竟遇到了铜头公,见面惊奇不已,大声叫道:老朋友,你竟在这里铜头公不说话,伸手拉住他就朝镇外沙漠中跑。

    郑一虎大惊,急急向马玲玲道:你快跟着来。

    马玲玲不识铜头公,她认为这老头子是个疯子,噫声道:他拉你作什么

    郑一虎道:他是我老朋友,一定有要紧事。

    出了镇,铜头公这才嘿嘿笑道:你被鬼王盯住尚不知道小子,快随我走。

    郑一虎看出铜头公满面紧张之色,知道事情非常严重,忙问道:我与鬼王又没有过节,他为什么盯住我呢是什么时候盯上的,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

    铜头公道:事情可能是为了你身边这两只金丝虎,你到这里时就被他盯上了,但奇怪尚未向你下手

    郑一虎道:你认得鬼王

    铜头公道:不认识,不过他在某地出现时,当地就有他的风旗出现。

    郑一虎道:提起金丝虎,我倒相信了,这两只金丝虎曾杀死他两个徒弟,听说过还有不少死在大金虎爪下。

    铜头公道:你搞错了,他的徒弟只有八大鬼,其余的都是寄名弟子,算不得真徒弟。

    郑一虎道:什么八大鬼

    铜头公道:他八个徒弟都无人知道姓名,武功是鬼王亲自传授,其功力只次于鬼王,武林同人替八人取了八个字号。非常难听,但很适合他们的为人,那就是厉鬼、歹毒鬼,险鬼、欺诈鬼、无耻鬼、好色鬼,势力鬼、糊涂鬼等。

    马玲玲道:这八鬼有人认识嘛

    铜头公道:八鬼中有两个我见过,那是险鬼和糊涂鬼,今后你们如发现有个四十岁上下年纪,两眼半睁半闭,从不正面看人的人,那就是他了。

    郑一虎把在地底湖所见所闻向铜头公说了,问道:这是可靠的消息嘛

    铜头公道:可能是真的,不过以往武林也不是不知,但明知受愚也要去。

    郑一虎道:去是为了八仙秘笈,但为什么真把武功留下

    铜头公道:鬼王是骗不了的,不留下自己华,那就休想入谷。

    郑一虎问道:你老在此作什么

    铜头公道:替你找父亲呀,他不在此地,三处都没有。

    郑一虎激动道:山海关、雁门关都查过了

    铜头公道:查过来了,这事你不要急,千万勿往坏处去想。

    郑一虎道:那就是逃亡了。

    铜头公道:我也是这样想,不过还有一点也很可能。

    郑一虎道:什么

    铜头公道:被敌人俘去了,因为配军俘的已不在少数。

    郑一虎虽知寻找父亲的事愈来愈为困难,但他决心非找到不可,闻言后道:无论如何我也要找到一个着落,你老虽找过山海关和雁门关,但我还是要亲自去一趟。

    铜头公道:你要特别当心鬼王。

    郑一虎道:他到底有什么厉害之处

    铜头公道:我遇上糊涂鬼倒没有动手,那东西真是糊涂到极点,换句话说就是一个大傻瓜。但遇上险鬼就不同了,他的幽冥功一旦展开,我只有挨打的份,每招打出不到边,他打我则全身发寒无力,那比玄冰还寒百倍。

    郑一虎道:那你怎能逃脱的呢

    铜头公道:逃也很困难,他尤如魂附体,逃到哪里他就跟到那里,不管逃得如何快也没有用。最后我幸得大腹公,灵骨公和西域之母赶来,分四面才将他逐走,后来才知道,其幽冥功最怕四面合击,而对手又是功力深厚之人。

    郑一虎道:你老准备去哪里

    铜头公道:我们一共有数人,现在找寻一件东西,找到了就可以对付魔、鬼二王。

    郑一虎惊道:是什么东西

    铜头道:女蜗镜,有这宝镜,魔、鬼二王就无从遁形。

    郑一虎道:除了你老几位,其他就没有人去找

    铜头公道:整个武林高手都在秘密行动。

    马玲玲道:东西落在哪个方向

    铜头公道:谁知道能知道就好找了。

    郑一虎道:好,我们也留心这件事。

    分手后,郑一虎提心吊胆的带着马玲玲回店,刚好看到朱五叔回来。朱五叔一见郑一虎就摇头:此处没有令尊,我们就动身奔雁门关罢。

    郑一虎叹声道:只怕那两处也是空跑。他将遇上铜头公的事情全说了。

    朱五叔大惊道:我们被鬼王盯上

    郑一虎道:我们今后非常危险,鬼王虽不由得亲自前来,但他八大弟子也不容易对付朱五叔,你老到了雁门关就请回京去,千万勿和我走在一块了。

    朱五叔道:我倒不在乎什么的,不过我跟恐怕有拖累,好,到雁门关时我就回京去。

    一夜过后,三人就向雁门关奔去,在中途就发现一个二十岁出头的人物在后面尾随不放。郑一虎知道这人来历可疑,他向朱五叔道:此人其貌虽不扬,但我们怎能提防。

    朱五叔道:他两眼紧盯着我们,你不如派金虎去吓唬他一下

    郑一虎道:金虎早已跃跃欲试,但被我阻住了。那人愈来愈接近,但却没有任何动手的迹象。

    马玲玲轻声向郑一虎道:那人有点傻头傻脑似的

    郑一虎道:也许是装的。

    那人已接近到数丈内,忽听他啊声道:前面那小子,你为什么老是回头看我

    郑一虎灵机一动,顿有所悟,哈哈笑道:防你偷我的金丝虎。

    那人大惊道:你已看出我的具体的企图

    郑一虎又大笑道:兄台可是排行第八

    那人更惊道:你认得我

    郑一虎道:我认得你有很长的日子了,怎么着,令师也来了

    那人摇头道:咱们师徒,师兄弟之间,从不同行。

    郑一虎啊声道:那么风旗是你的了

    那人变色道:你全知道

    郑一虎点头道:老兄,好在你作事沉着,没有冒失出手,否则你就惨了。

    那人道:小弟,你的意思我不懂。

    郑一虎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你连这个都不懂嘛我知道你的一切,而你却不知我是谁,你想你能成功嘛你的幽冥功我清楚,我的神功你却一无知所,试问你是多危险

    那人有点发抖了,叹声道:朋友,你真是个光明人物。

    郑一虎笑道:话得说回来,你们师兄弟之间,假如不是你来,随便换一个我就不会这样对待他了,因为我对你最有好感。

    那人激动道:兄弟,我感激之至。

    郑一虎道:你是奉师命而来的

    那人道:是的,家师对金丝虎已着迷,他非得到不可。

    郑一虎道:因此你们师兄弟展开寻找

    那人道:谁得手回去,谁就能得家师全部真传。

    郑一虎道:现在你作何处置

    那人道:我想求你助我。

    郑一虎道:要我送你一只

    那人道:你如能送我一只,在下永远感激。

    郑一虎道:白送一只未免说不过去,你也得送我一点东西才对,否则算什么朋友

    那人道:兄弟,你要什么

    郑一虎道:那很简单,听说令师寻得一双八仙伏魔剑鞘,你若能偷来给我,我送你一只小金虎。

    那人为难道:剑鞘虽确有其事,不过家师藏得甚秘。

    郑一虎道:总比在我手中夺金虎容易吧

    那人想了又想,最后决然道:好,我试试看。

    郑一虎见他要走,立即叫道:慢点,我的话还没说完。

    那人又立住道:兄弟,还有什么交待

    郑一虎道:你走了之后,我的金虎被你七位师兄偷去了我可不负责。

    那人大惊道:那怎办

    郑一虎道:你不是说过,你来了,你的师傅和师兄就不来

    那人猛的大笑道:对了,你的意思要我留下风旗

    郑一虎道:这旗帜有效嘛

    那人哈哈大笑道:旗帜比人还管用,你只要在那里,凡是我们的人,谁都不能来。

    郑一虎道:那就行了。

    那人出一面黑色小旗,形式奇特,非棉非丝,不知是什么制成的,旗杆是钢,如香杆长不过二寸,他给郑一虎道:不到必要时,你千万勿拿出来。说完转身而去。

    郑一虎收入旗帜,目送其消失后,忽然哈哈笑道:真是糊涂鬼。

    朱五叔郑重道:好险,要是随便换一下,今天就不好对讨了。

    郑一虎道:这家伙怎被鬼王收作徒弟呢,其中一定有原因。

    马玲玲道:你为什么不叫他以幽冥功秘诀换金虎

    郑一虎道:这不行,那是已武林大忌的,也许这糊涂鬼还不至于糊涂到这步田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