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部分|神功(2)

花间浪子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

    陈秀媚早有准备,她迫不及待地脱下自己的衣服,躺到床上。郑一虎睁大眼睛,望着这具美妙的**,心中的欲火燃烧得更旺了。陈秀媚两条雪白的大腿登在一超,形成一个极具挑逗的姿势。她的秀发披垂素肩,娉婷婀娜,有如柳杨醉舞东风,月貌花容,艳色照人,肩淡拂青山,杏目凝聚秋水,朱唇缀一颗樱桃,皓齿排两行碎玉,玲珑嘴角,噙着媚笑,一望明眸,却是水光流转。

    她已经一丝不挂,**袒呈,酥如脂,玉峰高耸,那峰尖上的俩颗紫色葡萄,那圆圆的小腹之下,两山之间,一片令人迥肠荡气的茸茸芳草,盖着**的神妙之境。郑一虎已周肯血沸腾,热流潮涌般冲击看小腹,他已控制不住了。

    秀姐姐郑一虎爬上床,急迫地抱着她,如雨点般地吻其娇容,两唇相合,热烈的吻。

    很快的,陈秀媚就由一个少女变成了少妇,令郑一虎意想不到的是,开苞居然出奇的顺利。要不是点点落红和破瓜瞬间的明明白白的冲破处女膜的感受,郑一虎真不相信会有这么热情的少女。陈秀媚热情如火,骚浪现形。郑一虎彷佛进入另一次决斗,他的「青锋剑」再次出鞘,坚硬无比,二人如猛虎搏斗,战得天翻地覆

    陈秀媚的玉被一双大手搓揉着,捣得魂飞魄散,又酸、又甜、又酥、又麻。脸似桃花,媚眼水汪汪,心房急跳,不停地预抖,酸软无力的呻吟。郑一虎渐觉她情动,于是,他一点一点慢慢往内送。陈秀媚此时春上眉梢,欲焰高升,横流。她娇羞扭动,似迎似拒,婉转娇喘。

    郑一虎紧紧搂抱着她,甜言蜜语,恩爱偎依,仔细研磨,作进一步挑逗。陈秀媚遍体酥麻,奇酸钻心,如蚁咬虫钉,心火如焚,又在按捺不住。她轻摇慢幌,双腿环绕其腰,不停地挺着,又夹又转,承迎配合,尽其所能。

    郑一虎在陈秀媚浪态之下,使出浑身本领,以其巨大坚硬的宝贝,时而挺、撞、,时而疾风扫落叶,时而在洞口辗磨,陈秀媚被郑一虎的攻击征服了。迅速快捷,凌厉无比,猛力抽,玩得她酥麻奇痒,畅快疯狂,骨酥疲,神魂瓢荡,浪不绝,尽湿床褥,逗发了天赋女人的骚媚。

    好弟弟你太壮了陈秀媚手抚郑一虎的面,注视着他,一对修眉舒展得像柳叶,一张大小适中的嘴,展露出一丝蜜样的微笑,两鬓和额角,留着一些汗珠。他壮实健美的身体压住她,那男特有的突起的肌,随均匀的呼吸,一超一伏。

    陈秀媚情不自禁,抱着郑一虎的头,一阵狂吻,一股男气息诱惑,使之心中一阵神荡。郑一虎更加抖擞神,提起宝剑,狠抽猛,急攻下,她已经欲仙欲死。

    好弟弟大宝贝弟弟不能再了我没命了哎唷陈秀媚的**,更激起郑一虎的疯狂,他又用力地了数十次。

    小虎姐姐被你玩死了舒服啊哎唷全身散了一阵阵的怪呻**,激起郑一虎像野马一样,在草原上尽力驰骋。他紧搂着瘫痪似的矫躯,用足气力,一下下狠冲进去,急风级雨,剑花像雨点般洒在她最敏感的那一点。

    陈秀媚死去活来,不住的寒噤,颤抖着,樱口张着,直喘气,连「哎唷」都叫不出来。郑一虎感觉到她的小洞急促的收缩,内热加火,一阵发滚,知她泄了。

    我又丢了冤家啊你饶命好弟弟姐姐不行了郑一虎也控制不住了。

    秀姐姐你夹得好紧我要出来了

    小虎快噢啊舒服姐姐舒服死了一阵酥麻,寒颤连连,二人都舒畅地泄了,躲着喘息,谁也不愿再动了。

    暴风雨过去了,郑一虎搂着怀中的陈秀媚笑道:我开了那么多姐妹,从来没像这一次那么舒服,秀姐姐,你真是天生小娃。

    陈秀媚静静躺着,低低地喘息着,脸上不由泛超一阵羞红:你还说呢,人家怕做不好,所以才不顾羞耻,难道你怀疑姐姐

    秀姐姐,你多心了,姐姐是冰清玉洁的好女孩,弟弟心中清楚的很。弟弟并没有其他意思,姐姐的表现弟弟十分满意,秀姐姐,你还要么郑一虎笑着问道。

    陈秀媚羞红着脸,爬下床来,跪在郑一虎面前,把头埋在他的大腿之中,伸出了舌头,这意思还用再说么,岂不明白地表示了她还要么。

    小虎,你这宝贝使我又爱又怕。陈秀媚专心致志地含着,吮吸着。

    啊啊秀姐姐你郑一虎的宝剑又慢慢出鞘了,陈秀媚像个清洁工人,仔细舔看宝剑,舔去上面的体,舔看剑尖。

    啊秀姐姐好舒服陈秀媚又爬上床去,把两条大腿架在郑一虎的肩上,荡地分开。

    好弟弟快来吧姐姐又空虚了好弟弟给我止痒吧郑一虎低吼一声,又把宝贝入仙人洞中。

    秀姐姐你夹得好紧磨擦得好舒服郑一虎情不自禁呻喊着。

    两人的第二次交锋更是惊心动魄,郑一虎一连抽了数百下之后,两人才同时到达**,结束了这场惊天动地的大战。

    陆柔是一个美丽之极的姑娘,可是在她的一生之中,再也没有比现在这一刻,更美丽动人过。这时,她的双颊是通红的,那种艳红,自她雪白娇嫩的肌肤之中,直透了出来,她的双眼是水汪汪的,看来使人**蚀魄,再加上她的气息急促,脯在起伏著,那么饱满的脯,郑一虎不由自主,紧紧咬住了牙。

    她在向郑一虎一走过来时,那一阵沁人心肺的香风,已令得郑一虎几乎昏了一下,郑一虎只感到如同触了电一样,全身酥麻。陆柔走近床边,微微喘着气,背对着郑一虎。

    郑一虎慢慢走了过去,直来到了陆柔的身后,两人的身子,几乎是可以碰在一起了,但是陆柔并没有闪避郑一虎说了那一句话,双手轻轻一伸,便环抱住了陆柔的纤腰。陆柔「嘤咛」一声,整个人柔若无骨地向后靠去。她整个人靠在郑一虎的身上,头向后仰,斜倚在郑一虎的肩上,双颊酡红,气息微喘,星眸紧闭,长长的眼睫毛,却不断抖动着。

    郑一虎俯下头去吻,先在陆柔的粉颊之上,亲了一下。陆柔的双颊,竟是其热如火,她也只是发出了另一声娇喘声,仍是紧闭着眼,一动也不动。郑一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搂住了陆柔纤腰的手,渐渐向上移,伸进了纱衣,伸进了肚兜的丝带。当他的手,终于握住了陆柔的脯时,陆柔的身子,发起抖来。陆柔喘息着道:哥哥我她的声音也发抖,双眼闭得更紧。

    陆柔想说,她的身体,从来也没有一个男人碰触过。但是这时,她已经全身发软,郑一虎的手指,只不过轻轻地搓揉着,对陆柔而言,就像是一道又一道的雷电在通过她的身子,她实在无法将自己要说的话表达出来,她完全变得迷糊了。

    就在她觉得迷迷糊糊之际,她觉得自己已经被郑一虎抱了起来。她双眼闭得更紧,气息也更急促,她觉得自己已经被放在床上。她心跳得更剧,她没有勇气睁开眼来,等到郑一虎的身子压上来时,她只知道紧紧地抱住了郑一虎,那是一个男人的身体,那么结实,那么强壮。

    陆柔闭着眼,喘着气,直到她觉得郑一虎灼热的唇,吻在她的眼上,她才微微张开眼来。而当她睁开眼来的时候,她的眼红得像火烧一样。郑一虎壮的体魄,使她意乱情迷地紧紧环抱着。她感觉到下体有一种被撕裂的疼痛,但是她运气忍住了。

    陆柔裸露的**具有一份高度的弹和健康的曲线。她的香肩有非常优美的弧度,一对大房呈吊钟型一般高傲地挺着,她的小腿劲健有力,大腿浑圆有致。郑一虎一面欣赏着她的身子,一面缓缓将宝贝推进,只听陆柔娇声媚息地轻叫着:哥哥呵人家人家呵哥哥呵她是存心献身而来的,破瓜之痛,也尽力忍耐着。

    郑一虎温柔的安慰道:柔妹妹,哥哥爱你,你要忍着点。他说完又将宝贝往前塞了进去。陆柔咬紧牙,她眉头紧皱,额头上已迸出些微汗珠。

    呼真舒服柔妹妹我我整个进去了郑一虎心头一阵甜蜜的感觉,他说道:柔妹妹你真好呼你的那里头又紧狭又温暖呼

    嗯轻轻一点嗯人家哎呀人家哥哥嗯轻一点

    我知道,我会慢慢来,柔妹妹,你真美,你这对子真叫人喜爱。

    嗯哥哥妹妹是你的郑一虎俯下身来,将膛紧紧压住她的房。他吻住了她的樱唇,腰部开始运力挺冲。

    嗯嗯唉呀哥哥唉呀人家陆柔叫着。

    你别难过,我会好好疼惜你的,我慢慢来,柔妹妹,疼痛是很短暂,马上会过去的。郑一虎解释着,同时已开始一进出地抽送起来。郑一虎埋头苦干,他感觉全身发热,气血沸腾。如此抽了数百下,陆柔已经是一种惊喜和舒爽的娇媚表情,她嘴里哼着:嗯嗯呵嗯哥哥嗯

    郑一虎知道她那痛苦的关头已过去了,于是加紧力道,直将那宝贝顶在她的花心之上。陆柔的全身哆嗦着,腰部也开始配合著缓缓摆动。郑一虎吸了一口气,又开始大张挞伐。陆柔的**火烫烫地,水已如泛滥春潮。

    啊啊柔妹妹呼郑一虎感觉头被一阵热水浇着,腰部一麻,那股浓就激而出了。陆柔发出「嗯」地一声,她的头发乱了,然而头发乱了之后,却更增风韵。

    郑一虎在她的耳际,又低声道:柔妹妹,奇妙不奇妙,我们两个人,是一个人。

    陆柔将郑一虎抱得更紧,紧紧地贴在郑一虎的身上,这时她反倒舒了一口气。她意料中的事已经发生了,在未曾发生时的紧张已然消失,她用娇媚**蚀骨的声音道:哥哥我终于是你的人了

    只剩下唐明芳了,看见郑一虎的目光盯在自己身上,唐明芳羞涩一笑,脱去外衣,露出莲藕般的双臂,雪白粉嫩,傲人的双峰几乎要将雪白的肚兜撑破似的,郑一虎也禁不住夸赞道:芳姐姐,你的身材真好。

    唐明芳当然知道自己的优势,心中大是得意,紧接着又将长裤脱下,郑一虎更是眼前一亮。两条修长的**白嫩光滑,紧夹着一个让人疯狂的私人花园,郑一虎的小弟弟已经开始举手致敬了。郑一虎瞪大双眼,生怕错过了眼福,只见唐明芳双手举到颈项要解肚兜的绳结,「噗」的一下,一双不安份的大白兔跳了出来,金字塔形的双傲人挺立。

    由於练武的原因,唐明芳的玉女峰非常的坚挺,雪白的双峰上两颗红樱桃煞是可爱,双峰随着唐明芳的娇躯颤动。郑一虎心中大呼过瘾,就是桃源密地还被一条亵裤遮盖。亵裤是使用质地很薄的真丝做成,由於出汗,浅黄色的亵裤已经成为半透明的了。只见唐明芳的小腹下端一片茂密的黑森林,唐明芳的身体透出一股成熟女的魅力,举手投足之间无不感十足。尤其是一双丹凤眼,透出无限风情,目光朝郑一虎一扫,郑一虎顿时觉得全身燥热,心中早已燃起熊熊火焰,几乎要立即冲上前去,狠狠捏一捏那迷人的房,还有丰满的双臀。

    郑一虎终于忍不住将唐明芳搂入了怀中,双手捏住了高耸双峰,随着抚,头已经很敏感的立起了,同时双白嫩的皮肤上起了小小的颗粒,因为唐明芳的房较大,而且很敏感,平时自己一下都要酥麻半天,今天被郑一虎一亲芳泽,更是膨胀酥麻。

    感到手中女峰的无比弹,两只手才能握住一只,郑一虎不由得发出赞叹,滑腻酥,真是极品。郑一虎火热的双唇在唐明芳的脸颊上亲吻数下,唐明芳顿觉心弦彷佛被一支鹅毛轻轻拨动了。郑一虎又亲吻了唐明芳致的耳垂,最後落在迷人的红唇上,被郑一虎火热的双唇攻击,唐明芳感觉自己好像此时在梦中一样,因为这样感觉只有在梦中出现过。所以当郑一虎的舌尖分开自己双唇时,并无丝毫抵抗的意念,当郑一虎的双唇与自己香舌缠绕到一起时,口中竟然分泌出津。

    郑一虎感受到这个变化,更加与唐明芳抵死缠绵,他被唐明芳的雪白、颤动、趐软无比的双峰所沉醉,低头吻上尖,只觉口中甜美。再看唐明芳娇羞不可方物,心中大乐。很快,唐明芳的亵裤也被除去,郑一虎向下探索时,毫无阻碍,一路滑过平滑的小腹,渐渐达到芳草地。一个近乎完美的女体展现在郑一虎面前,郑一虎不由得发出赞叹,只见瓜子脸上目如点漆,娥眉如画,瑶鼻樱口,吐气如兰。

    郑一虎早发现唐明芳身上有一股特殊的清香,现在一动情,更是暗香流动,雪白的酥在微微颤动,两点嫣红点缀其上,平滑的小腹紧绷。再向下就是桃源圣地了,一大片毛,长得很茂密,饱满的阜微微裂开一条细缝。

    郑一虎用手指轻探宝蛤,已然潺潺流水,掰开大唇,两片嫩红的小唇静静守护着小,等待着新主人的到来。小仙女不甘寂寞,偷偷探出来张望,没想到被郑一虎逮个正着,中指轻揉小仙女,唐明芳如遭雷击。突然郑一虎的嘴唇已经吻上了小仙女,灵巧的舌尖把小仙女搞得欲仙欲死,一股股水从蜜洞口流出,唐明芳不由自主的全身颤抖,一双粉腿不知放哪里好了。

    舌尖放过小仙女後,又顺流而下,进入浅沟,挑开两片赤贝,向蜜洞里探索,唐明芳顿时觉得自己有一种快感,潜意识中要它再深入,但口中却说:别别进去

    这种反话所有的女人都会说,尤其在欢好之时,唐明芳就处在这个状态,所以当郑一虎将热腾腾、凶巴巴、威猛无比的宝贝掏出时,唐明芳心中一喜,嘴上却说:嗯我不要不要放进去嗯

    郑一虎的玉杵由於练功的原因,较以前有了大大的不同,不仅,更重要的是热。看到这麽一条大宝贝,很少有女人能无动於衷的,心中的期待已经让唐明芳浑身紧绷。郑一虎并不急於进攻,只让宝贝在前沟上来回摩擦,搞的唐明芳越来越肿胀,就快崩溃了。

    唐明芳忍不住了,低声哼道:求求你好不好

    郑一虎故意问:求我什麽

    唐明芳满脸绯红,用低得不能再低的声音呢喃道:求你把宝贝进我的小中吧嗯别折磨姐姐了

    郑一虎得到了极大的满足,缓缓将宝贝入唐明芳的迷你小。别看唐明芳的房是超大号的,可小却是紧窄无比,郑一虎将热腾腾的宝贝破开两片赤贝前进时,感到并不容易。前行不久,宝贝碰到了一层薄膜,那自然是处女的宝贵的处女膜。

    唐明芳娇羞地轻抚郑一虎的虎背说:小虎,姐姐要将处女宝给你了,你可一定要珍惜啊。来吧,来吧,要了姐姐吧。郑一虎不再犹豫,宝贝抵住处女膜,再一用力,终於贯穿了唐明芳紧守的最後一道防线。

    啊在唐明芳的痛呼声中,郑一虎又将一位处女转变成了女人。这是一个伟大的转变,唐明芳经历了这样的转变,下身的痛楚已被成为女人的快乐所击退:喔我

    胸大有罪无弹窗

    是弟弟的了来吧彻底的占有我吧

    郑一虎真的觉得自己太幸福了,能拥有这样的女人,夫复何求,将宝贝推进至花心,抵在花心上使劲研磨。这下可要了唐明芳的命了,一下接受这麽强力的刺激,加上郑一虎的宝贝热力非凡,烫得花心彷佛开了花一样。

    喔喔喔烫死我了真烫爽透了干我吧啊啊啊使劲我吧要丢了喔喔喔压抑了近二十年的**一下爆发出来,让唐明芳无法形容的快乐,语已经连成片。

    唐明芳拼命的挺身迎合郑一虎的抽,一阵阵波臀浪,全身散发着**的味道,雪白的躯体一层细汗渗出,完全丢掉了侠女的身份,甘心做一个荡妇。郑一虎在也开始叫喊:芳姐姐喔你是我的女人好爽啊

    两人的器紧密结合,无半点缝隙,郑一虎已经是床上老手了,知道要深浅结合,快慢结合,并且刺激女人的动情点,尤其是蒂,那可是所有女人的共同的兴奋点。在郑一虎大宝贝的抽下,唐明芳感觉全身坐在一条船上,有时风和日丽、有时狂风暴雨,无论哪种情况,都给自己带来身心俱焚的快感,只听到「噗滋」、「噗滋」的抽声,两人忘情地快乐着。

    经过了一段蓄水期,两人的水库中都已蓄满水了,就等开闸防水了。终於,唐明芳两眼翻白,双腿紧夹郑一虎:啊弟弟姐姐不行了啊啊啊丢了攀上快乐的顶点。

    从花心中急冲出来,同时道中的壁一阵阵的紧缩,郑一虎的大头被滚烫的浇得很舒服,同时感到宝贝被一个个圈圈箍紧,越收越紧,敏感的大头在双重压力下,终於打开闸门。热流直冲唐明芳的子,烫的唐明芳哇哇大叫:喔喔丢了丢给弟弟了

    郑一虎也大叫一声:啊丢给芳姐姐了欢娱过後是身心俱疲的舒畅,两人相拥而卧,郑一虎人念念不忘唐明芳的一对豪,双手仍爱不释手的把玩那充满成熟魅力的酥,唐明芳还在回味**时的馀韵。

    郑一虎亲吻了一下唐明芳的红唇,唐明芳回亲了他一下,说道:小虎,时辰不早了,咱们睡吧。郑一虎点点头,两人相拥而眠。

    没过多久,怀中的唐明芳很快就甜甜睡去,但是郑一虎却了无睡意,只觉丹田之中,气流喷涌,浑身神台清明,突然有一种空灵的感觉。郑一虎扭头望去,大床上陆柔、陈秀媚、韩凤仙早已进入梦乡,于是他小心地从四女的肢体交缠中脱身出来,悄声下床,走到桌子边的椅子上盘膝坐下,功行全身,吐纳翕张,很快就进入了物我两忘的境界

    等郑一虎再次睁眼的时候,他不由大吃一惊,外边是日上中天,众女全都聚在屋里,坐了满满一屋。看到郑一虎睁开了眼睛,立在郑一虎身前的唐明芳不由娇呼一声:小虎,你醒了众女呼啦一下子全都围了过来。

    郑一虎奇怪地道:你们怎么啦,我不过是行功而已,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韩翠玉道:你还说呢,我们都担心死了,你自己还像个没事人似的。顿了一顿道:你知道你行功多长时间了

    郑一虎看看窗外道:现在已经中午了,我居然行功了大半天时间。

    唐明芳笑道:大半天这已经是第五天了,你这一坐可不打紧,我们可受了不少罪。尤其是姐姐我,更是没少受姐妹们的埋怨。

    郑一虎也是大吃一惊:什么,我竟然行功了近五天

    曾漱玉娇声道:是啊,我们都担心死了。唐明芳接道:姐妹都问我,你怎么会坐在椅子上行功,为什么没有睡在床上你说我怎么回答,我本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下的床。

    郑一虎歉然一笑道:让各位姐妹们担心了。

    巫红绢道:哥,那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郑一虎看看众女,然后道:那夜等芳姐姐睡下之后不久,我就觉得丹田气流奔涌,感觉浑身有一股热流,直欲冲出体外,于是我就下床来运功,谁知竟然用了这么长的时间。

    陆柔娇声问道:哥,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郑一虎道:我现在感觉浑身是劲,我能够感受到,我的功力又上了一个台阶。

    韩翠玉突然道:小虎,难道是「金阙灵」的功效已经完全发挥出来了,你已经和多少个姐妹们下面的话实在说不出口,但大家都明白她的意思。

    郑一虎脸一红,略一计算,心中有数,唐明芳问道:多少个

    郑一虎红着脸道:八十二个。

    众女炫恍书然网,韩翠玉道:恭喜弟弟,终于将「金阙灵」的功效完全吸收,帮主的话果然不错。

    郑一虎突然一脸严肃:我想,现在该是找「春之神」和「须迷子」算帐的时候了。

    此言一出,众女脸上全都一黯,郑一虎心中也是一酸,安慰众女道:虽然我们要暂时分开一段时间,但我想很快就会重聚,到那时候,我们就再也不分开了。

    唐明芳道:小虎,你怎么什么时候走

    郑一虎道:事不宜迟,我想立即就走。

    韩翠玉眼眶一红:那我们一起吃过反之后,你再走吧。

    郑一虎点点头道:我走后,你们也要多加小心。

    众女点头答应,一一送上香吻。

    且说白紫仙诸女一路,也平安无事,而且她们也知道了有关小虎的消息。白紫仙向刘青萍道:原来小虎已经替姐姐报了仇,他自己现在可能还不知道呢。原来她们得到了小虎的消息之后,几下一判断,就知道小虎已经替刘青萍报了仇,而且与自己一行相差不过半天,没有碰上。

    刘青萍向白紫仙等道谢道:请诸位妹妹向我多谢郑大侠,姐姐我真是感激不尽。

    马玲玲娇笑道:还是姐姐自己去说吧,我们可不管。说着向白紫仙挤眉弄眼。

    白紫仙是玲珑心,岂会不明白她的心思,笑着道:是啊,这事我们可不管。刘青萍不由粉脸微红,低头不说话。

    黑女娜姬不解道: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牡丹早就看出白、马二女之意,当下笑道:两位姐姐是想多找一个姐妹。

    马玲玲娇笑道:不是一个,是两个,我们也很欢迎妹妹。如此一说,天香狐牡丹一下子娇靥酡红,螓首低垂,说不出话来。

    白紫仙笑道:既然话说到这个份上,大家就挑明了说。我先问一下三位妹妹,你们喜不喜欢青萍姐姐和牡丹妹妹。她如此一说,白女蒙蒂、黑女娜姬、慕容妮师姐妹三人都明白了。

    慕容妮道:我们当然欢迎青萍姐姐和牡丹姐姐。蒙蒂和娜姬也都点头表示了自己的意思。

    刘青萍羞红着脸道:愚姐自知蒲柳之姿,不敢痴心妄想。

    马玲玲急道:姐姐不愿意

    刘青萍正色道:郑大侠一代天人,为奴为婢愚姐都甘之如饴,岂能不愿愚姐实是自惭形秽,不敢以贱体污君子耳。

    马玲玲道:姐姐此言差矣,只要姐姐心甘情愿,其他一切事情都包在妹妹身上。

    与此同时,白紫仙也在询问天香狐牡丹,牡丹羞红着脸道:只怕他不愿意她其实与刘青萍的担心是一样的,担心郑一虎不愿意。

    白紫仙笑道:青萍姐姐和牡丹妹妹不必多心,小虎一定会愿意的,咱们这事就说定了。

    刘青萍笑着道:人家是生怕自己的相公被人抢去了,你们倒好,自己往别人怀里送。

    马玲玲笑着道:我是不舍得萍姐姐和牡丹妹妹花落别家,你们是不知道,小虎的胃口可大得很。她一不小心,说漏了嘴,众女都是脸上一红。

    白紫仙咯咯笑道:这是实话,以后你们就会知道。

    众女一路说笑,不久又得传信,谓衡山将有大事发生,于是诸女火速动身。蒙蒂道:还没休息一天又要东跑西奔了,嫁给你们中国人真倒霉。

    白紫仙格格笑道:现在就悔了

    白女蒙蒂微喘道:还没结婚哩,悔什么

    黑女道:这样可以多游历不少地方,我不怕累。

    蒙蒂笑道:黑美人,你是吃定中国人了,总有一天你会受不了。

    她们说说笑笑,立即上路。

    而此时郑一虎也已经离开了「巾帼帮」众女,这天黄昏,他到了一条河边,发现河岸上竟有一大批人群在那儿哄哄闹闹,不知出了什么事。郑一虎开始以为有人打劫,再一细看,发现是贡车,车上有「天朝进贡」字样的大旗。才明白是缅甸国进贡,在这儿等官府迎接。

    原来凡是进贡的东西都是稀有的,进贡的国家自己往往派出大批武林高手押运,官府也要派武功高的人员护从。这处过了镜,那处就派人来接。沿途各府州县都有护送和迎接,表面上是比貌,实际上各府州县是怕在秘书境内出事情。说穿了,就是怕强盗打劫。

    郑一虎突然心中一动,心说:不知那个春之神会不会眼红,搞不好他可能会派禁谷手下来劫哩。当下决定暗中跟随。当然他准备先看个清楚,打听是什么贡品。心中在想,人已渐渐接近过去,忽见两个大汉走出拦住道:此路不许通行。

    郑一虎道:在下是游学的,兄台们不必多疑。

    一个大汉喝道:大爷看得出,知道你们不是歹人。

    郑一虎道:天黑了,在下还须阁下多照顾,务请准许随行是幸。

    另一大汉道:我们敬重读书人,那你就在这里等着,过一会有官兵到了你们才可随行。

    郑一虎连声道:多谢,多谢。

    这时距车队还有十余丈,但已可看得十分清楚,一共是七辆车,每辆车上有四个大汉,他们都严密的守护着。此外还有三十余匹马,每匹马旁又是一员大汉,可就分不出何为缅甸人,何为中国人。天黑了,人的面目很难辩别。

    过了一个时辰,忽听过处发出群蹄奔驰之声,估计有百余骑赶到了。官兵共有百余骑,其中夹着二十余骑江湖人,居然还有七八位老人。一个将军模样的人物这时离队和车队里一个中年人略一交谈,办完手续,接着就整队待发了。当车队开动时忽由最前面林子时驰出三辆马车,车上似是坐着重要人物,郑一虎猜想那一定是进贡国派来的使臣。

    正在这时,那个将军带了一个江湖人向郑一虎这边走来了。郑一虎知道一定是前来查问他的。思忖之间,那将军驰马先到,他向郑一虎道:读书人,你要去哪里

    郑一虎作揖道:学生去洛阳。

    将军是个三十余岁的人物,生相儒雅,似亦有三分书生气,闻言笑道:读书人,阁下没有重要行李,何必担心歹人

    郑一虎概然道:学生近来遇了几次惊险,真把胆都吓破了,将军如许随行真是感激不尽。

    将军后面的江湖人忽然上前问道:你也会武功

    郑一虎知道他看到身上的宝剑,笑道:读书人配剑,那是装装门面的,阁下可曾见过几个游学之人不配剑的

    大汉道:你没有马,如何跟得上

    郑一虎道:这就希望将军照顾了。

    大汉回头向将军道:范将军,这位公子满面正气,不必怀疑。

    将军哈哈笑道:张大侠的目力当然不会错。他向郑一虎道:读书人,你能不能骑马

    郑一虎笑道:御书数莫不懂得一点。

    将军向姓张的道:张大侠,你向南昌府的大步头说一声,叫他们借匹马一用。

    姓张的笑道:将军真是爱护读书人。他向郑一虎笑道:阁下稍等一会罢,在下去替你借坐骑。

    郑一虎朗声道:学生今天遇上贵人了。

    将军勒转马头,回首笑道:马到时你们跟着车队前进,今晚要赶夜路。

    郑一虎道:多谢将军照顾。

    不久,真的有两个大汉送来一匹马,鞍上还有水壶和干粮,可说一应具全。郑一虎道声谢,上马随行。车队行进的速度甚急,不到半夜,估计已走了五十余里,郑一虎虽落在最后面,但那将军却经常派人回头照顾。将近四更时,忽然听到最前方传出大喝之声。

    郑一虎心说:有事情发生了。正在这时,忽有一个兵卒奔了回来,只见他向郑一虎道:前途已有强盗出现,你火速离去,将军怕你受惊吓。

    郑一虎连声道:是的,请问前途有多少强盗

    兵卒郑重说道:沿大道两旁山峰已升起无数火光,同时又发现好几处讯号火箭,估计不止来了一批强盗。

    郑一虎道:车队怎么停了

    兵卒道:在这种情形之下,为防贡品遭劫,将军已下令扎营了。

    兵卒走了之后,郑一虎心中思忖:升烟火,放号箭的,决非武林邪门,必是一般绿林而已。如此一来,我不必出手,跟上去暗护车队即可。主意打定,驰进车队,只见将军正在分派人员布阵。一看他到,仍加照顾道:读书人,你就在车队中间藏起罢,贼人尚未来攻,但不可乱走动。

    郑一虎拱手道:将军是否打算以逸待劳

    范将军噫声道:看不出,你还懂得打仗之道

    郑一虎道:将军过奖了,学生只是纸上谈兵罢了。

    范将军哈哈笑道: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读书人,还未请问贵姓呢

    郑一虎道:学生郑时,将军请主持大会要紧。

    范将军道:现在无妨了,刚才派出十位侠士到两面察看去了。左面山头突然传来打斗之声,将军郑重又道:张大侠这面找上贼人了。

    郑一虎道:张大侠是何派门人

    范将军道:他是崆峒派的高手,修炼不凡,剑法尤其绝,读书人,你放心吧,贼人决非咱们的对手。

    郑一虎口中应是,暗是却忖道:希望他不遇上邪门高手,否则只怕活不成哩。想还未了,忽见左面奔回一条黑影,直逼车队。

    范将军一见,心知有异,沉声问道:何侠士,有什么事吗

    那黑影一到大声道:贼势太强,张大侠等遭困了。

    范将军大惊道:快叫大侠带人赴援,但不知对方是何方贼党

    姓何的是个明的中年人,见问禀道:贼人都是蒙面的,目前还查不出来路,将军,今晚非常危 3u.com险。

    姓何的去后,范将军也沉不住气了,他向郑一虎道:读书人,你就快藏起来吧,希望快点天亮。

    范将军走后,郑一虎自然呆不住,悄悄溜出去,除了打听清贼人之外,顺便替那个张大侠解围。天亮之前,郑一虎又神不知鬼不觉地回到车队中。